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報告:美國需要大戰略平衡中國


特朗普總統和劉鶴副總理在白宮簽署第一階段經貿協議(2020年1月15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4:50 0:00

美中兩國簽署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使兩國實現貿易休戰,但是美國智庫外交關係協會在一份最新的報告中表示,華盛頓需要製定一個對華大戰略,全力以赴,限制北京的經濟、外交、技術和軍事擴張對美國在亞洲以及全球利益帶來的危險。

儘管人們對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中究竟哪一方是贏家有不同的看法,但特朗普政府認為,這項協議是特朗普總統對中國採取強硬政策的結果。

布萊克維爾:特朗普政府看到對華政策的失敗,但沒有大戰略

美國智庫外交關係協會的基辛格外交政策高級研究員布萊克維爾(Robert D. Blackwill) 曾經對特朗普的對華政策予以肯定,但是在他看來,美國缺乏對付中國的整體戰略。

他在最新的一份報告中說:“儘管特朗普政府第一個認識到美國以往對華政策的失敗,但是它沒有製定一個對華大戰略,因此沒有一個整體而詳細的工作計劃。這使美國處於主要的戰略劣勢,因為中國是有一個大戰略的。”

在美國往屆政府裡出任過高級職務的布萊克維爾在一份特別報告中說,中國的對美大戰略包括有意取代美國成為亞洲以及以外地方最強大和最有影響力的大國;削弱並最終瓦解美國在亞洲的同盟體系;利用其經濟實力將亞洲國家拉近與中國的地緣政治政策偏好;加強軍力來威懾美國在該地區的軍事干預;質疑美國的經濟、政治和社會模式以及在今後十年避免與美國爆發大的對抗。

在他看來,鑑於中國的這個大戰略,華盛頓需要全力以赴,對北京在經濟、外交、技術和軍事領域的擴張對美國在亞洲以及全球利益帶來的威脅加以限制。

實施美國對華大戰略的政策建議

這位學者對美國如何有效的與中國競爭提出了包括內政與外交在內的22項政策建議。

在他看來,美國應該從改造美國國內的基礎設施開始,發展經濟,改善教育質量,改革移民制度,解決嚴重的政治、經濟與社會對立;保護美國民主體系的完整性;讓美國民眾了解中國對美國國家利益與民主價值構成的挑戰的性質與持續的長度,但又不引起美國民眾的“紅色恐慌”;制定技術控制制度,限制中國對美國知識產權的盜竊;同時要向當年的“曼哈頓項目”那樣,大力發展人工智能、機器人、量子計算和生物技術等下一代的技術等等。

在外交政策領域,在小布殊總統任內擔任伊拉克問題總統特使以及駐印度大使的布萊克維爾認為,美國應該減少對中東的投入,深化美國在亞洲與歐洲盟友的關係,把軍事資產轉移到亞洲,並尋求與俄羅斯建立更有建設性的關係。

美中對抗並非不可避免,但兩國都沒有治國方略

談到美中之間的緊張,布萊克維爾警告說,“如果雙方都愚蠢地繼續在印太地區積極尋求主導權,華盛頓或北京都不會提出或不會接受任何相應的妥協。只要雙方很少或沒有意願考慮對方至關重要的國家利益,這會通往持續的對抗,甚至在極端的情況下出現軍事衝突。”

不過他認為,如此危險的結果遠非不可避免。

他在報告中說,“通過持續的外交,華盛頓和北京可以通過避免長期對抗的方式來管控這種永久的政策上的爭奪。”

這種治國方略能夠推動美中兩國的目標,包括對什麼構成各自至關重要的國家利益有廣泛的了解;通過外交建立可下的台階,避免在相互矛盾的重要國家利益上發生對抗;避免把小問題當作對國家實力和威望的測試,並儘可能的就那些不那麼優先的問題做出妥協;阻止政府對另一方的政策和行動做出過激的公開言論;積極尋求在氣候變化、世界經濟和不擴散這些全球治理問題上可以合作的領域;接受在可預見的將來,美國和中國將有不相容的政治體系和關於政治合法性來源以及如何最好地組織社會的兩個根本對立的概念;並在言行上都拒絕政權更迭是政策目標。

布萊克維爾認為,這需要在華盛頓和北京都有深思熟慮和審慎的治國方略,而目前的情況並非如此。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