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認定香港不再高度自治 但將盡力不令港人構成負面影響


兩名香港女子在一個商場內舉行的抗議中國人大制定港版國安法的集會上手舉美國國旗和川普總統畫像。 (2020年5月28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13 0:00

華盛頓對北京推動所謂的“港版國安法”做出了第一步的反應。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星期三向國會遞交報告,認定香港不再享有高度自治。分析人士認為,香港失去美國的特殊經濟待遇不僅影響到香港,也會損害中國的經濟。有關專家和國會議員都認為,美國應與英國等西方國家共同採取行動,支持香港。 “修昔底德陷阱”的提出者、哈佛大學教授艾利森認為,北京強推國安法可能是因為他們覺得此舉不會引起什麼後果,尤其是在美英被新冠疫情弄得暈頭轉向的時候。他認為目前的情況極為危險,因為若台灣因香港問題而採取走向更加獨立的舉動,北京可能會對台灣採取行動。

蓬佩奧:香港不再享有高度自治

在中國人大決定推動有關香港的國家安全法後,蓬佩奧國務卿5月27日發表聲明說,他今天向美國國會認定,香港不應繼續享有97年7月之前美國法律給予它的待遇。他說,鑑於目前的情況,沒有哪一個理性的人會聲稱香港仍然享有高度的自治。

根據美國國會去年11月通過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國務卿必須在法案通過後的180天之內向國會遞交報告,評估香港是否享有高度的自治。

中國全國人大會議上個星期推出的國家安全法案將允許北京凌駕於香港地方政府之上,使其能平息示威活動並遏制言論自由。該法案定於5月28日前進行投票表決。

中國強推“港版國家安全法”的舉動被看作是中國領導人習近平迄今為止做出的最大膽的政治舉措之一,儘管此舉會再次引發香港的動盪,並成為與美國發生衝突的新爆點,使已經劍拔弩張的關係進一步惡化。

全國人大審議這個法案的決定已經引起了香港人的強烈抗議,也遭到美國國會議員的譴責。

麥考爾議員:認定香港不再有自治權令人遺憾,但別無選擇

美國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共和黨領袖、德州聯邦眾議員麥考爾(Michael McCaul)星期三在一份聲明中表示,美國國務院認定香港不再具有自治權令人遺憾,但中國共產黨讓我們別無選擇。

他說:“我們必須承認現實。不幸的是,現實是中共無情地破壞了香港人的自由和生活方式,並侵犯了給他們承諾的自治。”

這位國會議員說,他期待著審查國務院的這個認定和報告,並與行政部門討論潛在的後果。他說,美國將繼續與熱愛自由的香港人民站在一起。

分析人士:會損害香港和中國的經濟

華盛頓智庫新美國安全中心的研究員艾胥麗·方(Ashley Feng)認為,蓬佩奧的這個認定將影響到美國如何看待香港的經濟地位。

她說:“這意味著,根據我們的出口管制機制,我們可以開始把香港作為中國的一部分來對待它。到目前為止,在我們的出口監管上,香港享有特殊的地位,而這會受到影響。”

這位分析人士說,美國政府的意圖是要損害中國的經濟。

她說:“中國長期把香港作為投資海外的一個途徑,在香港失去它的特殊經濟地位後,美國政府認為,這實際上會在金融和經濟上損害中華人民共和國。”

她說,這是因為香港是中國最大的外國直接投資目的地。香港失去美國的特殊經濟地位將會給那些在香港投資的外國資本帶來寒蟬效應。

中國官方2017/18年度的數據顯示,在中國大陸全年所獲得的1250億美元外來直接投資(FDI)中,990億通過香港流入,佔總外來投資的80%。 2018年中國非金融類對外直接投資(ODI)流向香港的資金約700億美元,佔比超過了58%。截至2018年底,中國非金融類對外直接投資在香港的存量達到6220億美元。

除了外國投資以外,香港也是中國公司上市融資的首選地。根據國際會計事務所普華永道集團(PWC)2018年的數據,儘管香港作為金融中心的地位受到上海和深圳的挑戰,但是將近60%的中國公司仍然選擇在香港進行首次公開上市(IPO) 。

影響到中共權貴

新美國安全中新的艾胥麗·方還認為,美國對香港採取的舉動也會影響到中共權貴階層。

她說:“對於那些把錢存在中國國內感到不安全的中共權貴來說,香港也是這些資本外流的一個主要出口。儘管中國過去幾年收緊了對資本的控制,但是香港仍然是一個很好的樞紐。”

在國務院認定香港失去自治權之後,預計特朗普政府還會採取進一步針對中國的行動。他此前表示,在這個週末之前會看到“強有力的行動”。

史密斯:美必須制裁中國,哪怕不得不獨自行動

美國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的資深成員、新澤西州共和黨聯邦眾議員史密斯(Chris Smith)認為,現在是對中國採取制裁措施的時候了。

他在一份聲明中說:“習近平的獨裁統治是對中國人民、該地區國家以及長遠來說世界人民的生存威脅。在多年的人權警告和缺少任何有意義的懲罰的廉價言辭後,習近平得出的結論是,西方只是說說而已,沒有任何行動。為了世界各地容易受到損害的人,美國必須實施制裁,哪怕不得不獨自行動。”

專家:美應與英國等國家共同行動

對美國的對華政策進行過深入研究並在2006年出版了題為《中國幻想:為甚麼資本主義不會給中國帶來民主》的孟慕捷(James Mann)認為,北京強推國安法是美中關係進一步惡化的又一舉動。他認為,美國應該與其他國家共同採取行動。

他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在香港問題上,這是西方需要而且可能會與其他國家,尤其是與香港有歷史聯繫的英國共同行動的典型例子。”

美國國會與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的主席、馬薩諸塞州的民主黨聯邦眾議員麥戈文(Jim McGovern)也在推文中說,“特朗普政府必須領導一個全球性的聯盟,因為美國不能獨自有效的支持香港。”

他還認為,特朗普總統本人必須清楚的表達對香港人權的支持,並“戰略性的使用有針對性的裁和經濟槓桿作用來支持香港人民的抗爭”。

艾利森:若台灣因香港問題而採取行動,北京會對台動手

哈佛大學教授、“修昔底德陷阱”的提出者格雷厄姆·艾利森(Graham Allison)認為,北京現在推動國安法是因為他們看到,他們以前對香港採取行動基本上沒有什麼後果;而如果台灣因為“一國兩制”在香港行不通而試圖採取走向更加獨立的舉動,這可能會導致北京對台灣動手。

他在接受美國之音專訪時說:“如果北京做出結論說,新冠疫情把美國和英國都搞得暈頭轉向,在冠狀病毒分散國際社會的注意力並使他們迷失方向的掩護下,我們可以在香港為所欲為,而基本上沒有任何後果。那就是他們現在正在做的。也許我們可以對灣採取行動。”

艾利森:局勢極為危險

這位前美國助理國防部長認為,目前的局勢極為危險,因為一旦北京對台灣動武,美國將不得不協防台灣。

他說:“如果我們協防台灣,美中之間是否會發生戰爭?是的,會的。那麼,這僅僅是一場局部戰爭還是會升級為全面戰爭?沒人知道,但是這場戰爭沒有一個自然的停止點,而且任何一方都沒有絕對的優勢可以阻止另一方採取進一步行動使戰爭繼續下去。所以我要說,這是一個極為危險的情況,現在極為危險。”

這位在2017年發表了《注定一戰:美國和中國能夠逃避修昔底德陷阱嗎? 》的國際暢銷書作者說,由於美國正在限制向中國的華為出售半導體芯片,華為可能認為台積電可能是他們的半導體芯片問題的解決方案,這使得目前的局勢更為危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