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天安門、美中關係以及香港的未來


2019年6月9日在中國香港,示威群眾要求當局廢除擬議中的把犯人引渡到中國的法案。他們手持黃傘,這是過去的佔領中環運動的象徵。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20 0:00

星期四(6月13日),香港的局勢似乎平靜下來,但是,各方並沒有作出改變。香港政府沒有改變執意通過允許將嫌疑人引渡中國大陸的《逃犯條例》的立場,抗議的學生和市民們也呼籲星期天再聚集示威。分析人士說,香港接下來如何走,關鍵要看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如何回應?香港會不會有另一場“天安門事件”?而這又將如何影響美中關係以及香港的未來?香港是繼續當“自由前哨”還是會成為“紅色前哨”,還是成為美中角力後的“焦土”?

會變成另一場天安門事件嗎?習近平很關鍵

不久前,香港人紀念天安門大屠殺30週年。據支聯會統計有超過18萬人參與。6月9日,又有超過百萬香港民眾走上街頭,抗議《逃犯條例》,而這次他們是為自身的政治生存而戰。6月12日,香港多個團體發起罷工、罷課、罷市以及包圍立法會的示威行動,香港警方動用了約150枚催淚彈,香港政府把這次抗議定性為“暴動”。

香港民主黨星期四發表聲明,稱星期三是“林鄭月娥政權被釘在歷史恥辱柱上的日子”,並且將此事件和1989年的六四事件相提並論,稱“林鄭月娥政權向香港人開槍,鎮壓和平示威”。

香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星期四在華盛頓智庫布魯金斯學會一個介紹香港現狀的會議上,一方面表達了對香港人擁有言論自由的驕傲,另一方面也譴責了襲警事件。他也為修訂《逃犯條例》作出解釋,稱修訂條例是為了堵塞現行法律的漏洞。

分析人士說,香港的抗議是否會成為另一場天安門事件,全看中共領導人習近平接下來要如何應對了。

美國的中國問題觀察人士,章家敦(Gordon Chang)星期三(6月12日)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這最終取決於習近平願意在這個問題上走多遠?他願不願意動用解放軍來加強香港的警力?這將是最重要的問題。我們很快就會看到答案了,特別是警方無法控制抗議者時。林鄭月娥幾個小時前說,這是'暴動',這意味著她可能會動用香港的全部警力來對付香港民眾,而這可能還不夠。抗議者人數超過警方的人員。所以,習近平會怎麼做?他會不會使用武力?”

章家敦說,如果習近平動用武力,那香港就變成了第二個“天安門”。他還說,因為香港抗議,因為與美國的貿易戰,習近平現在已經四面楚歌,也許他會採取某種措施,不一定符合中國的最佳利益,甚至也不符合他自己的利益。

不過,中國官方已經否認中國解放軍武裝力量趕往香港的說法。6月12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在回應台灣中央社提出的中國是否派出維穩力量前往香港的問題時,斥責說這是“假消息”,是“謠言惑眾,製造恐慌,其心可誅”。

華盛頓智庫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資深研究員雅各布·柯克加德(Jacob Kirkegaard)在接受彭博電視採訪時也說,雖然還沒有任何跡象顯示中國向香港派遣武力,但是,北京過度反應的風險還是存在。他說,任何暴力的升級都有可能會導致香港的極端化,也會促使習近平採取反制措施鎮壓政治異議人士,從而導致美國的反應。

柯克加德說,“最糟糕的一種發展可能是,習近平覺得很難退讓。如果退讓,他就會被看作是向特朗普總統,向美國政府的壓力低頭,而因為兩國的貿易僵持,對他來說很難。“

“自由世界前哨”還是“紅色中國前哨”?香港一直是美中角力前沿陣地

香港的局勢發展也牽動著美國。星期四,美國國會兩院兩黨的議員再次推出《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這部法案要求美國政府每年認證香港的自治狀態,從而決定是否維持香港所享有的特殊待遇,並將制裁侵權官員。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已經宣布支持這項法案,並呼籲特朗普總統公開談判中國的人權與自由問題。目前參議院的版本已經出來,眾議院的也有望在同一天出來。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還要求美國總統查明那些對綁架香港書商和記者負有責任以及其他捲入壓製香港基本自由的人,包括把行使國際公認的權利的人強行遣送中國的人,凍結他們的資產並禁止他們入境美國。

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社會系副教授孔誥烽在接受美國之音記者的採訪時說,《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應該比1992年通過的《美國-香港政策法》“更厲害”。

他說: “這是比美國香港政策法對香港自主的更嚴厲的考核,一旦通過,美國會對香港違反民主自由的一些官員作出制裁。對香港民主運動的支持更大一些。如果逃犯條例通過,在美國政界會引起蠻大的影響和衝擊。跟著也會有很多的改變。”

星期三,國會12位跨黨派參議員還發表聯合聲明,表示支持那些抗議審議中的《逃犯條例》修正案的香港公民。不過,特朗普政府還沒有採取任何行動。特朗普說,他希望中國和香港可以解決這個問題。

布魯金斯學會外交政策項目研究員何瑞恩(Ryan Hass)在給美國之音記者的電郵中寫道,美國人關注香港的事態發展並發聲是有理由的。他說,美國有8萬多公民生活在香港,並有數千家美國公司在香港運營。另外,美國人和香港人有著共同的價值觀。

香港政治學者,香港教育大學香港研究學院副教授和副總監方志恆對美國和中國在香港的利益分析得更加透徹。

他今年五月在香港《明報》“星期日生活”發表題為《中美新冷戰香港角色自由世界前哨?紅色中國前哨?》一文。他在文章中說,美國在香港擁有龐大的政治利益。事實上,自冷戰以來,美國一直把香港當作“自由世界的前哨”,是民主變革的推動者和示範力量。1960年的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的文件就明言美國的目標是“延續香港作為自由世界前哨的地位”。美國駐港總領事唐偉康在不久前的演講中還稱讚香港對中國的“示範力量”。

方志恆說,中國在香港也有巨大的利益,香港一直以來是中國的外匯來源,是中國突破西方禁運,漂白投資的所在。中國希望將香港轉型為“紅色中國前哨”。中國要保留“一國兩制”的軀殼,掏空香港自治,以確保“一國兩制”的香港得到北京“充分利用”。他說,北京近年來強硬打壓香港民主運動就是出於這個原因, 因為任何將香港推向民主的改革,都會阻礙北京建立“紅色中國前哨“的計劃。

他說,在美中關係惡化,新冷戰開始的今天,香港的地位對中國來說,再次變得重要。

2018年4月,在美國對中國通訊業公司中興和華為採取限制措施後,北京希望再次利用香港的地位輸入西方科技。5月,中國宣布支持香港成為國際創新中心,並將香港納入《粵港澳大灣區規劃發展綱要》。

方志恆說,這表明北京要“更充分”的利用香港。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孔誥烽認為,《美國香港政策法》其實對中國大陸來說一直是有利的。香港一直以來為中國扮演了重要的角色。鑑於中國在香港的巨大利益,北京可能不太會強硬要求通過《逃犯條例》。

他說: “一旦逃犯條例通過,……西方和美國可能會停止香港的特別關稅區地位,這對中國的經濟發展,對中國在國際社會的很多事務都會帶來很大的損害, 所以,理性的來說,從北京的角度來看,他們也需要考慮, 硬通過逃犯條例對他們自己利益的傷害。”

6月12日,中國駐英國大使劉曉明在接受英國媒體採訪時說,北京從未指示香港修訂《逃犯條例》,那是香港政府自發所為。

香港會死亡?港人大逃離?

在修訂《逃犯條例》計劃之前,因為擔心半自治的香港和中國大陸政府之間的政治鬥爭,已經有越來越多的香港人選擇離開香港。

加拿大人口普查局最新的數據顯示,2011年到2016年期間,香港出生的加拿大人數字增長了3%, 達到8000人,是最近20年以來的首次增長。

分析人士認為, 《逃犯條例》一旦通過,更多的人會離開香港。美國智庫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研究員,專門研究憲政發展與人權的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退休教授戴大為(Michael C. Davis)在接受美國之音記者採訪時說:“香港政府對大規模抗議的反應顯示,香港政府更多地代表了北京,而不是香港人。如果香港和中國大陸政府都對民眾的聲音聽而不聞,長期以往,會有更大規模的人離開香港。”

黃台仰是來自香港的政治活動者和在德國的難民,他六月五日在《紐約時報》撰文說,“形勢非常嚴峻。香港政府現在顯然是在北京的直接影響下,它提出修改現有的引渡法,賦予基本上是由中國共產黨挑選的香港領導人前所未有的權力,在香港抓人,將其送到中國接受審判。新法案將適用於任何被中國當局指控違反中國法律者,包括香港公民、大陸人,甚至是在香港旅遊的外國人。”

他援引香港的最後一任總督彭定康(Chris Patten)的話說,這是自1997年英國將其控制權移交給中國以來香港發生的“最糟糕的事情”。這項立法通過時--現在看來幾乎是確定無疑的,而且很快就會發生--將意味著世界所熟知的香港的死亡。

黃台仰是2014年香港親民主雨傘運動的數萬名抗議者之一。他說,因為北京對香港異議人士的打壓,他選擇逃離香港,從外部為香港作鬥爭。

香港時事評論員,新民黨政策總裁,香港城市大學亞洲及國際學系講師袁彌昌5月21日在《明報》“筆陣”發表題為“君臨城陷的鐘聲:修例爭議升級與中美角力”的文章。文章說,《逃犯條例》的修例爭議已經成為美中角力的一部分。如果中國中央政府純粹以外國勢力干預的角度來看待整個問題,並下達“硬命令”,務必要令修例通過,而對此西方各國的行動也有升級的趨勢,因而會出現對香港最壞的狀況:如今的香港猶如出於《權力遊戲》最終季君臨城陷鐘聲響起之時。隨之而來的究竟是和平開城,抑或是烈火屠城,選擇權已經不在城中人民的手裡。

香港美國商會主席羅伯特·格里維斯(Robert Grieves)星期三在布魯金斯學會有關香港局勢的研討會上說,他對香港局勢的發展非常擔憂,他呼籲美國國會採取克制的、周到的、有度的措施。

他說: “在香港有8萬5000多美國人,我們是香港局勢的利益攸關者,我們關心香港,香港人,我們的同事。我們想知道國會山上的人是怎麼看待香港局勢的? 我們給他們的信息是,如果你們必須要作出反應,請一定要採取克制的、周到的、有度的辦法,因為你們不希望損害當地的民眾。“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