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國究竟擔心華為什麼?


美國究竟擔心華為什麼?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6:17 0:00

從要求加拿大逮捕公司高管孟晚舟到對公司提出多項刑事起訴,到力勸美國的盟友不讓華為參與5G網絡建設,美國對華為採取的這些大動作凸顯了華盛頓在這個問題上的緊迫感與焦慮。美國對華為採取的所謂“圍剿” 行動以及擔憂是合理的還是一種偏執?華為究竟對美國構成了什麼樣的威脅?

中國電信業巨頭華為雖然是一家民營企業,但是美國認為它受中國政府控制,可能在其電信產品中設置“後門”,允許中國當局進行情報蒐集,對外國通信設施的安全構成威脅,從而威脅到國家安全。

2012年,美國國會眾議院情報委員會在對華為與另一家電信巨頭中興通訊進行了調查之後在一份報告中做出了這樣的認定。華為當時否認了調查人員對它提出的指控,並譴責報告“措辭相當強硬” ,但“完全缺乏實質內容” 。

這份報告沒有主張抵制華為或是中興通訊的所有產品,只是建議美國政府阻止這兩家公司併購美國公司。

六年之後,華為再次被推到風口浪尖,而且這一次的風浪比上次來得更為凶猛。

華為問題的本質

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新聞頻道高級外事記者、《面對國家》節目主持人布瑞南(Margaret Brennan)認為,華為涉及的最根本的問題是在中國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公司能否成為一個獨立的商業實體。

她最近在國際與戰略研究中心的一個研討會上被問到如何看待華為的問題時說:“所有這些都是一個漫長而復雜的故事,但它的背後是這樣一個大問題:即中國的公司是共產主義體系下的資本主義實體還是中國的臂膀?這個根本的問題歸結於此以及他們如何看待它。”

美國從6年前禁止華為在美國進行併購到現在對華為採取前所未有的封堵與華為在5G網絡技術方面的領先地位是密不可分的。

羅傑斯:5G將給技術創新帶來革命性影響

長期關注華為並在2012年主導了美國眾議院情報委員會對華為進行調查的邁克·羅傑斯(Mike Rogers)把4G與5G的差別比做為澆花用的水管與救火用的水帶之間的區別。在他看來,華為與5G的議題可能是美國目前所面臨的最為重要的國家安全議題,因為5G將給技術創新帶來革命性的影響。

這位前眾議院情報委員會的主席最近在華盛頓保守智庫傳統基金會發表講話時說:“你想想,從一秒鐘的千兆位到每秒大約10千兆位的速度,這意味著,本來需要一個小時才能下載的一份大文件,幾分鐘之內就搞定了。因此,不僅在美國,而且在世界各地,這都會帶來巨大的好的影響,但隨之而來的是一些嚴重的安全挑戰。”

基城:華為在5G技術上的優勢加強了美國的緊迫感

傳統基金會長期研究技術問題的高級研究員基城(Klon Kitchen)認為,4G與5G之間的巨大區別引發了美國的緊迫感。

他在一個研討會上說:“這是蒸汽機和內燃機之間的區別。這是一個種類上的變化,是終極能力的演變。這部分解釋了為什麼你在政府圈與技術圈裡聽到緊迫感,因為這種技術能力將成為一大批新的我們尚未開始思考的許多創新的根本能力。”

在美國情報部門任職15年並擔任過一位參議員國安顧問的基城認為,這就是為什麼美國現在這麼關注華為。

他說:“我們之所以談論華為,是因為華為是地球上唯一一家能夠開發並運行完整5G網絡的公司。他們真的能夠把5G網絡放在一個盒子裡。他們將尋求把它安裝到非洲和其他那些日益成為中國附庸的國家。華為能夠做到這一點。這是中國國家目標的戰略實現。華為的研發和運營成本是由中國政府補貼的,這使得他們能夠提供一個低於市場價值的很好的產品,而我們自己的自由市場使得他們獲得主導地位,因為他們提供了一個很好的產品,比我們從其他地方能夠得到的產品更加便宜,現在他們處於一個高屋建瓴的地位。”

在他看來,擔心中國以更快的速度開發和部署5G網絡是因為,如果北京真的比美國更快的部署5G網絡,他們也將能夠先於美國實現5G帶來的技術創新的好處。他說,這不僅僅是中國人可以拍更好的照片,做很多很酷的事情,而是會推動整個社會的經濟活力以及軍事能力,從而影響到美國的整體競爭能力。

羅傑斯:不是保護主義,而事關數據安全

曾經管理美國17個情報部門7百億美元預算撥款的羅傑斯說,美國不允許華為參與5G網絡建設並不是一種保護主義,因為美國根本沒有能夠與它進行競爭的公司,西方兩家5G主要運營商是愛立信和諾基亞。

這位前密西根州的共和黨眾議員說,儘管美國目前還沒有發現華為替中國的情報部門充當間諜獲得某些東西,但是正在發生的是,他們正在通過控制可以接觸到他們本不應該接觸到的東西的網絡和路由器而幫助中國的情報部門。

羅傑斯說:“這是關於我們將在多大程度上容忍我們的數據被掌握在一個一次又一次被證明把這些數據用來針對其本國公民並盜竊知識產權和進行破壞活動的一個政府手上。順便說一句,我們已經看到中國的情報部門最近在網絡空間進行干擾活動,比我們以往任何時候看到的都要多。這意味著,他們正在去公司那裡試圖搞破壞活動,而不僅僅是偷東西。這是政策上的一個變化。想像一下,如果他們有所有的管道。”

他說,中國的有關法律明文規定公司必須把數據提交給國家是不爭的事實。

他說:“中國的一條法律規定,任何擁有數據的中國公司,無論在何處獲得這些數據,在政府要求下都必須把數據提交給國家,沒有任何正當程序,也沒有任何第三方裁決。國家要這個信息,你就得交出這些信息。”

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華為不會向政府提供信息。他說,華為不值得冒為政府充當間諜的風險。

他說:“如果有這樣的行為,我本人會關閉公司”。

但是在他真正這樣做之前,很難有人相信華為會違反中國的法律而不提交政府要求提交的信息。

柯林斯:中國使用5G技術的方式對美國構成威脅

美國中央情報局東亞與太平洋使命中心的副助理主任柯林斯(Michael Collins)日前在一個研討會上從幾個層面談到了華為對美國構成的威脅。

他說:“一個是,從國家安全的角度,不僅僅是對我們,而且對世界各國,這種至關重要的技術,這種給我們和其他國家力量的創新知識和能力,由於中國獲得這種技術的方式而處於風險之中。這是這個威脅的一個方面。其次是他們如何使用這種能力。我們不提第五代無線網絡技術本身,但是從軍事安全的維度,我們對中國軍事實力最大的擔憂之一是,在網絡空間領域和電子戰,這些領域日益需要高端技術。這些領域實際上還沒有建立規範,在我們的國家安全程序中,當我們利用某些技術的時候,我們遵循一定的標準和規則,但是中國並不這樣做。”

柯林斯說,華為之所以對美國構成威脅還在於中國當局在國內使用高科技壓制自由與言論,而且中國的法律條文要求中國實體向中國的安全部門提供支持,不僅是在中國國內,而且在海外。

成斌:中國有意控制因特網的流量

傳統基金會的高級研究員成斌認為,華為讓美國感到擔心不僅是一家個體公司參與生產下一代通訊設備從而提高一個國家的綜合國力的問題,它也涉及了因特網的管治問題。

他在傳統基金會舉行的研討會上說:“兩位大學教授發現,中國一直公開將整個互聯網的流量轉引到中國。這再次證明,中國想管治因特網的運行方式。如果我不能對整個因特網進行管治,也許我只是重新把因特網的流量引向中國,就像火車軌道控制閥或是運河上的閘門。”

成斌:華為的挑戰相當於信息流行病的挑戰,很難避免受到感染

研究中國政治與安全問題的成斌認為,華為的問題還涉及中樞網絡這個核心的問題。

他說:“想像一下,你去輸血,結果你意外地被輸入了含有乙肝的血液,然後大夫發現了這個問題。在診斷出這種情況後,他們無法做的是把所有被乙肝污染的血液從你的系統中抽出來。他們不可能進到每一個單獨的肉體細胞,然後說這個細胞是壞的,我們要把它清理出來。目前的互聯網的問題是,正如我們在廣泛的門戶侵犯中看到的,信息是經過全球的實體基礎設施來流通的。你實際上並不能選擇要傳送哪一部分。你可以試著推動信息流通得更快一些,但是如果你的國家是那根中樞網絡的基本組成部分,如果你的基礎設施和中樞網絡如此脆弱或受到污染,你根本不知道該如何避免這種情況的發生。”

成斌說,如果你有芯片,有正在記錄信息的路由器,正在把因特網流量引向另一個方向,或是給信息傳送植入惡意軟件,污染信息流,不清楚的是有多少比例的全球實體的基礎設施都在這樣做才會達到一個臨界點,讓你還能避免受到污染。

他說:“在一定程度上,華為與中興通訊公司構成的挑戰相當於一場信息流行病,就像惡意軟件與電腦病毒一樣,它具有給全球的信息傳送帶來嚴重負面影響並加以利用的潛在能力。”

伍爾西:讓華為參與5G就像當年讓中國人建所有的公路

在克林頓總統任內擔任中央情報局局長的伍爾西(James Woolsey)這個星期在宣布成立“應對中國威脅委員會”的新聞發布會上也表示,華為的5G網絡技術是對美國構成的一大威脅,而美國幾乎完全沒有準備好如何對付這個問題。

他說:“我們必須能夠擊退中國對我們的互聯網、我們的整體能力、我們的服務器和其他東西的主導。通過華為和其他途徑,他們在這方面投入了大量的努力。無論從哪個方面來說,這都是我們的失敗。”

在這位前海軍部長看來,允許華為參與5G網絡建設就像1910年美國剛開始有了汽車的時候允許中國修建美國的所有道路、橋樑和高速公路等基礎設施,然後由中國人決定美國人每次使用公路時要支付多少過路費。

現在圍堵華為已經為時太晚?

在美國的遊說下,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等政府已經禁止本國運營商在5G網絡中使用華為設備,但是一些分析人士認為,美國現在才對華為採取行動可能已經太晚了。

歐洲業內人士表示,現在禁止華為參與5G網絡建設意味著要拆除華為已經併入現有移動網絡的設備,而這樣做的成本很高,而且會極大地影響他們部署5G業務的步伐。

英國和德國等美國在歐洲的盟友雖然對使用華為的設備可能帶來的國家安全方面的風險保持警惕,但到目前為止並沒有禁止華為進入他們的網絡。

歐洲盟國為什麼不買美國的帳?

華盛頓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高級顧問張克斯(Christopher Johnson)認為,歐洲國家在這個問題上的猶豫有幾個方面的原因。

他說:“我認為,我們看到對美國提出的(不讓華為參與5G網絡建設的)要求出現的一些抵制是因為,我們的盟友在說,你要求我們把華為的設備從我們的系統裡拆出來,我們的政府跟你是一致的,但是我們的商界不見得跟你是一個立場。因此,你給我們提出一些證據來怎麼樣?這是一方面的問題。這是很困難的。”

這位前中央情報局的分析師說,沒有人懷疑華為抄襲技術,但是很難證明它的設備存在後門這種事情。

網絡安全業內人士也承認,除非你能抓個現行,否則很難拿出證據。

前眾議院情報委員會的主席羅傑斯說,華為在設備里安裝的芯片大部分時候是處於休眠狀態,在那裡等待採取行動的指令,因此很難發現。

他說:“它只是斷斷續續地這樣做,它不是一整天都這樣做。它不是每天每分鐘都這樣做。只有在他們想要的時候才會這麼做。所以,如果你想回發信標,然後抓住它,認為這是它每天做的事情,如果你在那塊板上進行一個測試,你不會找到那個芯片,因為它在你的系統裡什麼也沒有做。我甚至不知道你會怎麼找到它。”

在張克斯看來,除了很難提供華為幫中國政府收集情報的確鑿證據以外,美國自己的一些做法也很難讓盟國信服。

他說:“我認為,我們的盟友還在說,我們正在按照你的要求在做,你的付出在哪裡?你們的半導體公司通過把產品賣給華為而賺取了巨額利潤。你說你要簽署行政命令禁止向華為銷售產品,但你沒有這麼做。因此,我認為,在我們的信譽可以說比過去有所下降的時代,這種做法在聯盟內部造成了緊張。”

顯然,圍繞華為而展開的較量還將繼續下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