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核心利益’ 決定美中長期利益不可並存


前白宮亞洲事務高級主任麥艾文 (美国之音資料照)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10 0:00

在美國,有關美中長期利益是否可以兼容成為愈來愈熱的辯論話題。美國一名前官員承認,美中關係面臨“拐點”,中國對其“核心”利益的定義及其追求方式決定了美中的長期利益不可共存。

麥艾文:中國對核心利益的定義決定了美中利益的不兼容

奧巴馬政府時期白宮亞洲事務高級主任麥艾文10月30日說,美中兩國的長遠利益在很大程度上傾向分歧而不是日漸趨同,而且將來的分歧只會更大。他說,兩國關係將愈來愈趨向競爭的一面。

麥艾文認為,中國目前有三大“核心利益”:維護共產黨的統治以及社會穩定;保護國家主權及領土完整、國家統一;發展經濟和社會。他說,這些利益決定了美中兩國的長期利益不能並存。

他說:“我們的政治制度的不同是是兩國長期不信任的源頭。中國國內的社會控制手段,包括利用高科技,與美國形成鮮明對比。美國政治制度被中國看作是一種與生俱來的威脅。美國媒體和非政府組織都在不斷批評中國,而且也不會有美國政治領導人像中國當局所希望的那樣認同中國共產黨執政的合法性。”

他說,在國家主權方面,美國和中國將繼續在台灣和中國各種領土主張上持不同意見,而且沒有任何跡象顯示,美國在這些問題上的政策會有改變。從經濟上來說,中美本來可以從各自的發展中獲益,但是嚴峻的現實顯示,中國所採取的政策深深地傷害了美國的國家利益。

麥艾文是在華盛頓智庫布魯金斯學會舉辦的一場以“美中長期利益是否兼容?”為題的辯論會上這樣表述的。他還說,中國為獲得這些“核心”利益所採取的措施也讓美國不能接受。

他說:“從政治和穩定方面來說,習近平對內打壓普世人權,尤其是否定宗教人士和少數族裔的基本權力,這些行為永遠不會讓美國接受,在這方面的分歧只能讓美國對其愈來愈擔憂…習近平看起來只想讓這個世界更適合威權體制,而美國將一直致力於保護民主社會的安全。 美中的競爭將會帶上,也許已經帶上了,意識形態競爭的意味。在領土和主權完整方面,自2013年以來,習近平行動顯示,他更願意用經濟、外交和軍事的脅迫方式來達到自己的目的,而美國認為這些都與自己的利益相悖。”

麥艾文說,在經濟發展的角度來說,習近平也展示了他對市場經濟愈來愈沒有興趣。他更傾向以國企來領導經濟的發展。麥艾文說,習近平的做法只會讓中國經濟與美國經濟更具競爭性,而不是更具合作性。

美中目前的“投資時限”也不同

麥艾文在辯論中還援引他的同事喬治城大學安全研究項目副主任戴維埃德爾斯坦的一個觀點,即美中目前的投資時限也不同。

投資時限的概念來自於投資交易,指的是投資時限證券預計被投資者持有的總時長。

麥艾文說:“我們曾經滿足於對中國進行防範,而那個時候中國採取的是'韜光養晦'的策略,雙方都認為自己有足夠的時間做出其他改變。但是過去五年來,這一切都變了。目前大家都把注意力都放在對方對自己造成的短期威脅上了,特別是在美國這邊。現在美國相信,時間來不及了,對中國只是防範是不夠的。從中國的角度來說,中國是對自己的能力愈來愈自信,而且很願意用這些能力來滿足自己的利益。”

美國的40年對華政策已經達到極限

麥艾文強調說,雖然美中競爭可能是不可避免的,但這並不代表美中的爭端和衝突是不可避免的。另外,這也不代表美國過去的對華戰略是失敗的。這只是說明,美國過去的對華政策雖然引導中國朝著更符合美國利益的方向發展,但這項政策目前已達到極限。中國的行為在演變,所以美國的戰略也應該隨之改變。

董雲裳:美中還是有可以合作的地方

在布魯金斯學會的辯論會上,卸任不久的前國務院代理亞太事務助理國務卿董雲裳就表達了不同的觀點。她認為,美中在很多方面確實有分歧,但是美中之間還有很多的共同利益。

她說:“首先,美國與中國的共同利益在於雙方都想繼續維持'威斯特伐利亞體系'。在這個體系內,民族國家存在於強大的國際機構內,同時主權國家管控它們的邊界以及邊界內的一切事務。他們都想維持目前的國際體系。兩國都是聯合國的常任理事國。從這點來看,我認為中國不是修正主義者,中國希望延續目前的國際秩序,但是希望作出一些改變。”

董雲裳還指出,中國和美國在打擊地區不穩定和地區熱點衝突上,打擊恐怖主義以及極端主義等方面擁有共同利益。兩國的合作還包括應對大規模的人口遷移、環境和自然災害,促進全球繁榮等。

藍普頓:美中兩國的現任領導可能導致了目前的困境

美國著名中國問題學者藍普頓也認為美中利益可以兼容。他說,中國不是鐵板一片,認定兩國利益不能兼容只會助長了中國國內的對兩國關係具有破壞性的力量。他說,美中之間確實存在“修昔底德陷阱”的問題,即守成大國和崛起大國之間的矛盾,但是,這些矛盾是可以管控的。

藍普頓認為,在某種意義上,可以說是美中兩國現任的領導人導致了美中目前的困境。

他說:“我們還有一個沒有得到足夠重視的問題,那就是兩國的領導層。有沒有人認為,如果中國繼續鄧、江、胡的領導模式,也許我們今天不會坐在這裡討論這個問題。是習近平改變了中國的方向。更不用說我們自己國家的領導人了。我認為,我們現在看到的是人造成的問題,而不是兩國利益無法避免走向衝突。我們看到的是人的因素和領導,我們看到了最特別的領導人之間的聯繫。說得溫和一點,這是管理兩國關係最關鍵的。”

隨著美中爭端的日漸加深,有關 “美中長期利益是否兼容?”的討論在美國愈來愈強烈。在此之前,美國《外交》網站訪問了34名研究美中關係的專家,就相關話題進行了調查。 14人認為不可調和,15人認為並非不可調和,5人保持中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