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薩德成燙手山芋文在寅周旋於中美之間

  • 葉林

美軍對“薩德”反導彈系統進行測試

南韓新總統文在寅上台後希望改善中韓關係,中國方面也釋出歡迎的信號。與此同時,文在寅在“薩德”系統部署問題上的態度不明朗,美韓聯盟是否能保持緊密將是文在寅下月訪美時外界關注的重點。

學者:文在寅希望同時迎合中美

文在寅將在6月底訪問華盛頓,與美國總統川普首次會面。外界認為,文在寅的對美政策還不明朗,在部署“薩德”反導系統問題上,文在寅採取的是一種戰略模糊立場:川普高調要求南韓應該為“薩德”買單,文在寅則表示“薩德”預算應交由南韓國會決定。

而他的當選是中國希望看到的結果。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5月19日會見文在寅的特使李海瓚時說,中國願意推動中韓關係早日回到正常軌道。

峨山政策研究所研究員詹姆斯·金、高明賢、史汀生中心高級研究員孫韻(美國之音葉林拍攝)

國際問題學者普遍認為,南韓在中美兩國之間一直希望能採取“兩邊倒”的策略。峨山政策研究所研究員詹姆斯·金(J. James Kim)5月25日在華盛頓的一次研討會上說:“中國人擔心美國所謂的遏制戰略,需要處理與美國盟友的關係,南韓顯然是美國盟友中最薄弱的一環。長久以來,中國都認為南韓是一個可以移動的棋子,而且南韓一直以來也採取一種'雙重層級'(dual hierarchy)的做法,在經濟上與中國合作,在安全上與美國結盟,這在文在寅上台後也沒有改變。”

學者:中國反薩德適得其反 已吸取教訓

外界認為,“薩德”入韓是中國外交的失敗。有分析認為,中國在“薩德” 部署啟動後限制國民赴韓旅遊、限制南韓文化產品進口,反而降低了自己在南韓民意中的支持。

峨山政策研究所今年3月的一次民意調查顯示,南韓民眾對中國的好感首次降低到低於日本的水平,在中美日朝四國中的排名僅高於北韓。

華盛頓智庫史汀生中心高級研究員孫韻認為,中國意識到,想要讓南韓徹底取消部署“薩德”已不再現實,事到如今,薩德在一定程度上對中國來說變成了一個面子問題。孫韻說,中國已經從此前的公開強硬立場吸取了教訓。

她說:“中國從與朴槿惠總統的來往中學到的一課是,中國需要把期望值放到適度的位置,不能要求韓國履行它做不到的、不切實際的期望目標。中國還學到,當你有這種期望並公開明確表達這種期望時,首先就把自己逼到一個下不來台的難堪局面。”

孫韻還說:“中國仍然希望的是,南韓關於“薩德”必須做點什麼,文在寅必須兌現一些東西來挽回中國一點面子,因為中國之前在“薩德”部署問題上的反對態度太堅決了,把自己逼到了一個沒有退路的位置。”

孫韻認為,北京在“薩德”部署問題上採取非黑即白立場的時代已經過去了,現在更關注的是“薩德”系統的技術問題,比如薩德的雷達配置能否調整。她說:“因為中國的理由是,如果你探測的是北韓,你為什麼需要遠程探測雷達呢,你只需要短程探測能力就夠了。”

與北韓接觸 南韓爭取更多控制權

有分析認為,中國在南韓民眾中的受歡迎程度下降反映了南韓民眾對外國干涉半島事務的反感,文在寅的政策將反映這一情緒。

峨山政策研究所的詹姆斯·金認為,出於同樣的原因,美國也不應該在“薩德”問題上做事太強硬,川普要求南韓分擔部署“薩德”開銷的言論可能適得其反。他說:“如果美國在'薩德'問題上對南韓太蠻橫,可能在這個問題上受到南韓公眾的抵制,而南韓民眾現在對部署還是很支持的。”

朝鮮半島問題專家也認為,文在寅的親北韓政策也是為了爭取南韓在半島事務中的更多的主動權。峨山政策研究所的高明賢說:“通過與北韓增強關係,南韓可以減少美國、中國、甚至是日本插手朝鮮半島事務的空間。”

南韓總統府官員最近多次表示,將在不違反對北韓制裁的合理範圍內,尋求恢復開城工業園區運轉,並重新啟動金剛山旅遊項目。韓國官員還說,會保障南韓民間團體對北韓的人道主義援助。

南韓新政府與美國重點能否一致

國際問題研究學者認為,半島無核化不是文在寅的首要目標,這可能會構成美韓之間在對朝施壓問題上達成共識的障礙。

詹姆斯·金說:“文在寅希望和北韓談判的是,不要再進行武器試驗、新的武器發展,到最後我們會解決無核化的問題,無核化不是首要問題……也許這也會讓北京高興。”

史汀生中心的孫韻認為: “南韓新政府仍然會爭取維持(對北韓)一定水平的遏制。南韓不太可能會尋求最大程度的遏制,而是會尋求遏制的最小化。這也是中國希望看到的。”

孫韻認為,南韓擴大與北韓的接觸降低了北韓遭到美韓聯盟軍事打擊的可能性,因此,文在寅政府的對朝政策對整個地區具有穩定的效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