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中關係緊張加劇 雙邊貿易關係受矚目


星期三,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前往國會,分別在參眾兩院就特朗普政府的貿易策略應詢。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51 0:00

近幾個月美中兩國緊張關係升級,令美中1月中旬簽署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前景生疑。美國商會星期四強調維持正常美中關係的重要性,敦促中國加快採購美國商品和服務。美國官員們說,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實施目前尚未脫軌。

美國商會在一份聲明中稱,新冠病毒疫情無疑減緩了兩國政府在協議履行方面的進展,大幅加快採購的步伐相當重要。

星期三,美國商會和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舉行了在線會議,兩國主要商界領袖在會議上商談了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和供應鏈面臨的挑戰。

美國商會:正常關係符合美國利益

美國商會表示,與中國做生意有很大的挑戰,也有顯著的機會。商會說,中國14億消費者是美國公司增長最快的市場,但同時雙方關係中也有國家安全、政治地緣戰略和經濟方面的挑戰。商會表示,儘管近期兩國關係緊張,以及與中國在打交道時明顯面臨挑戰,但是兩國維持正常關係符合美國人民的根本利益,也有益於世界的穩定和平。

美國商會不贊成使用關稅手段,認為它給美國的商業和家庭帶來負擔,但是它也看到美中第一階段協議取得的重要、積極的進展。商會表示,設在中國的分會正密切追踪第一階段協議的履行。美國商會認為,在美國政府致力於恢復美國和全球經濟增長的時候,加快採購步伐符合美國商界、工人和農業生產者的利益。

星期三,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前往國會,分別在參眾兩院就特朗普政府的貿易策略應詢。他在聽證會上表示,近幾個月緊張加劇的美中關係並未削弱兩國間簽署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他還強調在改革國際貿易秩序方面將維護美國利益。

星期三下午在參議院金融委員會就特朗普總統2020年貿易政策舉行的聽證會上,該委員會民主黨籍資深成員、俄勒岡州聯邦參議員羅恩·懷登(Rod Wyden)就特朗普政府和中國在今年1月15日簽署的美中第一階段經貿協議是否得以有效實施提出疑問。

懷登說:“在做出那些承諾至今已經有3年半時間。我想先展示一下實際的結果。總統所說的,我照他原話,'全世界迄今最大的協議',和中國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已經因為中國遠未守諾而破碎了。”

中國實施第一階段協議滯後引發擔憂

懷登的疑問也是目前對於第一階段美中貿易協議最普遍的擔憂,因為從數據上看,中國在實施其承諾方面遠遠滯後。

懷登引用的是華盛頓經濟智庫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一個分析報告。報告作者查德·鮑恩匯集的協議簽署後頭4個月貿易數據顯示,中國購買的美國製造業產品只有其設定目標水平的56%,而農產品方面只購買了其目標水平的38%。

同一天上午,前美國貿易代表、前世界銀行行長羅伯特·佐利克(Robert Zoelick)在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舉辦的一個有關世界貿易組織改革的視頻討論會上,也提及這個分析。他說,特朗普總統在三年間用關稅和對抗方式談出了這個第一階段協議,並稱是大體上能夠管控的貿易協議,卻從一開始就試圖設定一個不現實的購買目標。

根據美中第一階段經貿協議,中國承諾在2021年底完成購買價值2千億美元的美國商品和服務。中方能否完成這個購買目標受到廣泛的質疑,尤其是在其經濟剛剛經歷疫情重創的情況下。

萊特希澤:第一階段協議是歷史性協議

萊特希澤在參議院的聽證會上則指出彼得森研究所的分析, 未考慮到貿易活動中出口訂單和發貨間, 往往有數月時差,其所引數據並不能反映真實的交易狀況。

美國貿易代表在當天上午國會眾議員撥款委員會的聽證會上透露,中方到目前購買了大約100億美元的美國產品,上周中國購買了價值5億美元的大豆。他說,美方有一套用於追踪中方購買進展的方法。

萊特希澤稱,與中國簽署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是“一個歷史性的協議。”

他說:“我們現在有了一個書面的協議。我這裡就有一份。它涵蓋的不僅有購買。它包括知識產權、技術轉讓、金融服務和貨幣等。它包括數量巨大的農產品購買…中國大多時候只是去做他們說過打算要做的事。”

萊特希澤說,美國和中國此前從來沒有簽署過此類的書面經貿協議,對這份協議橫加指責有失公允。

在眾議院聽證會上,議員們就美中關係中的一些顯著問題對萊特希澤發問。萊特希澤說:“如果我試圖解決美中之間的所有問題,那麼我最終將一事無成。”

此前,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曾透露美中雙方的貿易官員, 一直在就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實施保持接觸。

萊特希澤:或以關稅手段鼓勵美國本土醫療器械製造業

萊特希澤在參議院金融委員會的聽證會上提出對中國製造的醫療器材和防護服加徵關稅。他說:“我堅信我們對抗這次疫情以及下次疫情爆發所需要的那些物品需要是美國製造的。“

萊特希澤解釋說,他並未打算現在就對從中國進口的醫療器材和防護服加徵關稅,而是以關稅作為激勵美國製造商, 開始在美國本土製造這些物品。

特朗普政府希望更多的美國製造商, 將供應鏈移回美國,將製造業就業機會帶回美國。與此相關的美中脫鉤的議論已經持續一段時間,近期美中關係緊張加劇,但是調查數據顯示,大多數的歐美公司並沒有打算離開中國。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中國經濟專家甘思德(Scott Kennedy)近日在一篇分析中, 對比了中國歐盟商會和中國美國商會的兩份調查報告,前者發布的2020年商業信心調查報告(2020 Business Confidence Survey)顯示,只有11%的歐洲公司正考慮將現有或計劃的投資, 從中國轉移到其他市場,而去年有15%的歐洲公司有這樣的打算。 2020年2月中國美國商會發布的調查報告顯示,83%的公司沒有打算離開中國,已經開始轉移或考慮轉移的公司分別佔9%和8%。

甘斯德:西方在華企業無意離開中國市場

甘斯德認為,這顯示不打算離開中國的西方企業主要考慮的是中國市場,而不是因為中國在其供應鏈中有不可或缺的地位。

研究機構惠譽解決方案(Fitch Solution)的經濟學家, 在近日的一個在線討論中談到中國供應鏈時說,中國在全球製造業產出中所佔份額有30%,但是若打算將其移出中國,很難找到適合的地方,其原因在於中國自身已經是個巨大市場,再有就是遷移本身, 對整個製造業部門的巨大影響。該機構還指出,目前很難找到在基礎設施到勞動力技能方面與中國比肩的國家。

佐利克對中國的看法是,中國一向以他稱之為具有中國特色的全球化的權衡方式尋求利益,這意味著他們購買農產品是考慮到自身利益,不願讓第一階段協議從外表看出破裂,因此人們會看到他們當前購買一些產品,到選舉結束時可能會看到資產管理和退休金市場改革,那對外國公司也將是新的機會。

新冠病毒疫情將全球經濟拖入衰退,許多分析認為中國失去了外部市場,加之與美國關係緊張,將有可能轉向內部發展。中共在四月召開的一次政治局經濟會議上,就提出將支持出口轉內銷。

佐利克認為,中國已經得出一個戰略上的結論,即不論誰當政,美國都不會接受中國的崛起。但是,他提及中國總理在“兩會“期間提出繼續向外走,他們談論與韓國和日本的自由貿易協議和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甚至還有更新後的泛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 TPP)。

研究機構惠譽解決方案則認為,中國自己的全球發展計劃“一帶一路”本身就是全球化。該機構認為,隨著更多參與國家無力償還貸款,中國將會被迫縮小該計劃的投資規模。

由於世界貿易組織總幹事阿澤維多不久前宣布, 將於今年8月底提前一年離任,這個已經陷入危機的全球化多邊機構何去何從, 成為一個緊迫的問題。

格拉斯利:國會和行政當局應合作推動世貿組織改革

在周三下午的國會參議院金融委員會的聽證會上,該委員會主席查克·格拉斯利(Sen. Chuck Grassley)對美國貿易代表賴特希澤說,他對行政當局保持對世貿組織規則進行改革的承諾感動高興。他說,那些關於服務、農產品採購和知識產權等規則對於美國的工人和商業至關重要。

格拉斯利說:“他們是美國數十年領導地位的表現。我們不能在製訂該組織規則時由中國執筆。國會和行政當局必須共同合作,修復這個至關重要的機構。“

格拉斯利說,美國將重振世貿組織的談判職能,使它的規則能夠反映出當代經濟,例如電子商務,此外,國會將繼續堅持對規則的執行。

在上午眾議院撥款委員會的聽證會上,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將世貿組織稱作一個爛攤子。他說:“我認為世貿組織有負于美國,有負于國際貿易體系。“

萊特希澤說,在選擇新的世貿總幹事時,首先要考慮的是這個人, 具有希望推動根本改觀的意願。他強調龐大的國營經濟不能被納入現有規則,因此希望找到一個能夠理解自由經濟本質問題的人。他說,如果他看到有任何反美國的傾向,將會予以否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