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中關係緊張 是否中國公關問題


前美國國務院亞太副助卿柯慶生(美國之音資料照。)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36 0:00

一位中國外交官在紐約表示,中國政府無意挑戰美國和改變國際秩序。但他說,美國也別一味指責中國。他向討論美中關係的專家請教的問題顯示,他似乎把目前兩國關係的嚴重困難歸結於北京在美國的形象包裝需要改進。這讓那些嚴肅看待習近平強硬路線的挑戰、希望幫助特朗普政府調整對華政策的美國專家們頗為瞠目。

星期三,中國駐紐約總領館外交官王東(音)說,“我們不認為中國有對抗美國和改變現有世界秩序的任何戰略和意圖”。

他說,中方正“盡最大努力來與美方進行對話與溝通,尋求共同基礎,在一些領域總有分歧,包括公平的貿易協議、網絡安全談判”,以及區域性的問題。

美中雙方就雙邊貿易爭端舉行談判已告一段落。最終協議有待美中兩國領導人會晤而定。

但這位外交官抱怨,“美國也別在每件事情、任何事情上老是指責中國。”

星期三,紐約亞洲協會舉行美國對華政策報告發佈及簡報會。與會的六位報告撰寫者都是前美國政府官員、從事美中關係或中國經貿研究的專家學者。他們的報告認為,美中關係正走向對抗,這一關係賴以建立的善意正迅速瓦解。王東是在會議問答環節作上述聲明的。

夏偉:公關非答案

他接著問:“由於美國現在太單極、太分裂,來自美國政府、媒體,聯邦和地方的不同聲音太多、太多,你們是中國問題專家,我願意聽聽你們的看法,中國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怎樣才能把在美國的公關(PR)做得更好?”

在小布什政府時期擔任副助理國務卿的柯慶生對此答道,“我們並沒有像你說的在任何問題上指責中國。我們談了很多美國的問題。”他問這位中國外交官,“你能不能告訴我們,中國存在什麼問題?也許你可以從中國政府的角度,說說中國在對美國的政策上存在什麼需要糾正的問題。這會是一個很好的公關。”

王東沒有回答柯慶生的問題,但他說中國政府正“努力維護政治和社會穩定,讓老百姓生活更好。”

亞洲協會美中關係中心主任夏偉說,“坦率說我不認為對於我們雙方來說公關是個答案。你不能對柏林牆修修補補然後再保留它。我們的雙邊關係現在壓力巨大,我們需要一些重大的新的安排、新的適應。因此,我們都必須進行思考,我們自己需要做甚麼。孔子經常說,修身,即先反思和糾正自己。我認為這是個挑戰。”

美國17位中國問題專家學者繼2017年後再度發布美國對華政策報告。報告起名《路線修正》。報告要回答的一個基本問題是,面對習近平治下的中國在國際國內對美國利益形成的新挑戰,美國特朗普政府的對華政策是否足以應對並維持這一處在對抗狀態、歷經了40年風雨、且有美國利益存在其中的雙邊關係。

報告:習近平強硬路線對美構成嚴重挑戰

在不到50頁的報告實體內容中,總共16次提到了習近平的名字,除一處是積極的,其餘都是負面的,這顯示報告認為習近平上台後推行的強硬路線是對美構成嚴重挑戰的主因。

報告肯定特朗普政府對習近平強硬路線做出的反擊,稱其引起了北京的注意,同時指出特朗普政府的做法未形成戰略,缺乏政策目標,需要做出修正。

與會的中國前維權律師、現任紐約大學法學院訪問學者的滕彪說,自1979年改革開放和1989年六四鎮壓以來,中國共產黨在許多領域表現出靈活性,如在金融、社會、意識形態等方面改變了很多。但在一黨專政上從未靈活過,他們絕不改變政治體制。

黨國政策代表誰的利益?

滕彪問專家:“這裡有一個根本問題,中國在國際上的政策行為,到底是代表中國、中國人民,還是代表中國共產黨的利益?”

在克林頓政府擔任國務院副助理國務卿的謝淑麗答道,全球反對中國黨國的反彈在增長。 “你應該問問自己,這是 - 我認為這肯定不符合中國的國家利益 - 這符合中國共產黨的利益嗎?甚至這符合黨的總書記習近平的利益嗎?”

謝淑麗說,習近平在最近的一系列講話中,大肆宣傳外部威脅和敵對環境,以動員人民團結在黨和強人領導者周圍。 “你可以說這種更挑釁的行為在某種程度上是符合黨的利益的,但這肯定不符合國家或社會的利益。我甚至不確定這是否符合黨的利益。”

她說,這是因為,從長遠來看,中國共產黨想繼續吸引城市中產階級的支持,就要適應他們希望黨以現代方式領導他們走向一個開放的市場經濟,逐漸對公共需求做出回應,提高他們收入和生活質量的需要。

“我只是覺得這個黨所代表的立場和今天中國大多數中產階級真正的希望之間存在著巨大的落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