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南中國海美中同時“秀肌肉” 距離“熱戰”有多遠


美國里根號航母(USS Ronald Reagan)2020年5月30日在菲律賓海行動(美國海軍照片)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58 0:00

美中近日都在南中國海地區進行了軍事演習,雙方都指責對方破壞了該地區的局勢穩定。兩國因香港、新冠疫情和貿易戰等問題而日趨緊張的關係看似進一步加劇。這樣的劍拔弩張會不會讓兩國滑向“熱戰”之中?

美國向亞太盟友和夥伴發出訊號,中國並非是不可挑戰的

中國7月1到5日在帕拉塞爾(中國稱西沙群島)舉行軍事演習。 7月4日, 由美國“尼米茲”號航母戰鬥群和“里根”號航母戰鬥群組成的尼米茲航母打擊群(Nimitz Carrier Strike Force ))也進入了南中國海地區進行演習。

兩國的海軍力量同時在南中國海舉行演習自然引發國際關注,尤其,這發生在兩國關係日漸惡化之際。

雖然美國軍方否認美軍此次演習是為了回應中方軍演,但是,分析人士認為,美軍這麼做與今年早些時候中國在南中國海的一系列行動並非沒有關係。美國希望藉軍演告訴美國區域盟友和夥伴,美國依然是可靠的力量,而中國並非是不可挑戰的。

美國地緣政治風險分析機構斯特拉福(Stratfor)戰略分析高級副總裁羅傑·貝克(Rodger Baker)這樣告訴美國之音:“我認為,我們現在所看到的是,通過這些航母組合、擴大的戰鬥機群、中間軍事設施,美國試圖重申其立場,即這是大家都可以使用的開放水域,而美國將為其提供保障。美國是其他地區大國和地區國家可以仰仗的可靠力量。美國會在那裡。中國並不是不可挑戰的。基於這樣的想法,區域國家可以做出自己的有關中國的決定。美國會在那裡,這些國家可以主張自己的主權。”

美國的兩個航母戰鬥群各配有65到70架作戰飛機,一個航母戰鬥群配置有四至五艘的驅逐艦,護衛艦和至少一艘潛艇組成,總共的數量也是在20艘之內。中國目前只有一艘可全面運作的航空母艦,而第二艘正接近這一水平。但是,兩者都沒有能力攜帶美軍航母所能攜帶飛機數量 。這顯示,美軍在航空母艦方面依然佔據絕對的優勢。

美國第七艦隊在聲明展示了自己的目的。聲明說:“'根'號航母打擊群是海軍唯一一個前沿部署的打擊群,也是美國最顯著的一個決心象徵。…'尼米茲'和'里根'號航母在第17和第5航空聯隊以及水面艦艇的配合下,形成世界上最有效和最機動的作戰力量,對美國與地區盟友和夥伴國家的共同防禦協定提供支持,促進整個印太地區的和平與繁榮”。

今年年初,由於新冠疫情的影響,美軍航母在西太平洋地區大約缺席了三個月。貝克認為,中國人充分利用這個機會大做文章,強調美軍在太平洋地區已經變弱, 能力不足。而中國,才是那裡必要的力量。他說:“他們發出了很多信號,這倒不一定是美中之間的,而是針對其他區域國家,發出了美國是否可靠的信號。”

今年以來,中國在南中國海採取了一系列的行動。 4月初,中國還在帕拉塞爾群島(中國稱西沙群島)附近撞沉了一艘越南漁船,不久後,中國海軍艦船與海警船包圍了馬拉西亞的一艘鑽井船。

4月18日,中國宣佈在有爭議的地區設立兩個新的行政區。隨後,中國又宣佈為南中國海的島礁及海底地物的命名(這是中國自1983年以來首次採取此類行動)

6月10日,兩艘中國政府船隻在中國所稱的西沙群島海域再次撞擊一艘越南漁船,導致漁船進水,漁民棄船逃生。

今年以來,中國解放軍戰機還九度飛臨台灣鄰近的空域。

南中國海最大風險是中國低估美國的決心和力量

貝克認為,美軍南中國海的雙航母演習是一個強烈的訊號,也預示著今後美軍在西太平洋的軍事行動會增加。但是,他同時又說,中國不會因為美軍行動增加而退卻。而這樣的局面將會增加兩軍在南中國海地區發生意外衝突的風險。

他說: “雙方都非常謹慎,避免陷入'熱戰',但是,意外可能會發生。你知道,不到20年前,在早期的緊張局勢中,就在海南島附近發生了EP3事件。當時,中國顯然沒有足夠的力量進一步行動,他們退卻了。現在,如果發生同類事件,我不確定中國是否還願意退後一步,停下來,重新評估(局勢)。 ”

2001年4月1日,美軍一架EP-3型軍用電子偵察機在距離中國海南島大約100公里的空域與中國海軍的一架殲-8B相撞,中國戰機墜海,飛行員跳傘後失踪,美國EP-3受傷後迫降海南陵水機場。後來,這場意外引發了外交危機。

美國國防部負責政策的前副部長米歇爾·弗盧努瓦(Michele Flournoy)前不久在美國國會下屬的美中經濟與安全審議委員會(USCC)聽證時說,她擔心隨著中國軍力,特別是海軍軍力的增長,中國有可能鋌而走險,特別是中國認為美國在衰落,美國的注意力被分散的時候。

她說: “中國認為美國現在處於不可避免的衰落期,並要退出世界(舞台)。而且我認為他們低估了我們對區域盟友和合作夥伴的承諾,尤其台灣。我認為,這是一個非常真實的風險。他們看著美國在掙扎著處理新冠疫情、國內的問題或者被中東地區和其他地方分散注意力。我認為,他們可能會低估危機可能激發的美國的決心。”

美國國會研究處2020年5月21日公佈的最新版《中國海軍現代化》報告說,從1990年代中期開始的中國海軍現代化,已經讓中國成長為中國近海地區強大的軍事力量,在冷戰結束以來首次對美國能否在西太平洋藍水區域取得並維持戰時控制形成重大挑戰。報告還認為,中國海軍也是美國作為西太平洋地區的軍事主導地位形成挑戰。

美國會研究處的報告還得出結論說,如果與美軍全面開戰,解放軍會輸,但是中國海軍現代化已經發展到可以在西太平洋局部地區取得對美軍的暫時優勢,並導致解放軍可能鋌而走險、以為可以用武力實現政治意願同時不必過於擔心美軍的介入。

美國前國防部官員弗盧努瓦建議,美國要做的是確保不要讓中國有誤判美國能力的機會,比如提高自己的尖端技術優勢,從而保持軍事優勢,並讓中國相信美國有能力阻止中國的冒進行動,或讓其付出相當的代價。

歐洲智庫歐洲外交關係委員會(European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亞洲項目主管揚卡·厄特爾( Janka Oertel)認為,中國局勢產生誤判也是有可能的。她認為新冠疫情期間,中國在歐洲的外交就是因為中國誤判了局勢。

她說:“我們剛剛就看到了一個活生生的誤判的例子, 歐洲疫情期間,中國的敘事和使用的外交政策。 這個所引發的反噬可能是北京沒有想到的。

台灣最有可能引發美中滑向熱戰

不過,美國地緣政治風險分析機構斯特拉福貝克又說,即便是南中國海發生了意外,美中也會盡可能也會找到辦法讓其平息下來,但是台灣不同,台灣是中國最不可能退卻的地方。一旦這裡發生意外事故,這是極有可能迅速升級並滑向“熱戰”的地方。

今年以來,美中兩國在台灣附近的軍事行動也有增加。在中國軍機不斷飛臨台灣領空的同時,美國也加強了其在台灣附近的軍事活動。今年上半年,美國軍艦曾七次穿行台灣海峽。 6月9日,美軍一架C-40A運輸機也罕見地飛越台灣西海岸的陸域上空。貝克認為,美中這樣頻率的軍事活動無疑會增加兩軍在台灣問題上發生意外的機率。

不過,他認為,在台灣問題上,中國短期內可能不會太鋌而走險。他說,雖然統一台灣是中國的重中之重,但是,在解決在台灣問題之前, 中國必須做能確保自己有能力極大地增加美國干預台灣局勢的成本。

他說:“統一(台灣)當然是中國的當務之急,但在在他們有信心做到這一點之前,他們還有需要採取一些步驟。他們更多地確保自己有能力大大增加美國干預台灣的成本。在此期間,他們會對台灣施加足夠的壓力,以確保台灣不會積極轉向支持獨立的立場。中國可能將行動延遲一些。他們一直在關注台灣的政治和社會發展…現在,更多的是有關中國人確保台灣沒有積極尋求獨立自主。如果有的話,這可能會觸發中國的軍事活動。”

中國軍事評論員、中國國防大學教授喬良少將最近的態度也顯示,中國應該不會短期內對台灣採取行動。

喬良7月4日在接受香港《南華早報》的訪問時說,北京不應將新冠疫情視為以武力收復台灣的機會,此時用武力收復代價太大,也並非當務之急,應將重點放在民族復興事業上。

他說:“(民族復興)可以通過收復台灣來實現嗎? 當然不會,這不應是我們的當務之急。北京若要以武力收復台灣,就需要動員所有的資源和力量來完成。不應該將所有雞蛋都放在一個籃子裡,代價太大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