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特朗普稱美中接近達成協議美國能從協議中得到什麼?


中國副總理劉鶴與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與美國總統特朗普會面。(2019年2月22日)

特朗普總統表示,美中兩國已經“非常、非常接近”達成貿易協議,但同時警告說,兩國也有可能什麼協議都達不成。一些美中經貿問題專家擔心,如果有協議,協議很可能是新瓶裝舊酒。

特朗普總統星期一在白宮對全美州長發表講話時說,他對與中國達成最終的貿易協議表示樂觀。

他說:“看起來他們(中國代表團)將會很快再來美國。我們將舉行另一場峰會,一個簽署協議的峰會,這就再好不過了。希望我們可以將這個完成,我們已經非常非常接近達成(協議)。”

不過,特朗普總統也警告說,兩國也有可能什麼協議都達不成。

一天前,特朗普總統在推特上說,雙方貿易談判在支持產權保護、技術轉讓等結構性問題方面取得實質性進展,他決定推遲對中國價值2000億美元的商品加徵新的關稅。特朗普曾經表示,如果雙方在3月1日的截至日前達不成協議,美國將會把關稅從10%上調至25%。

總統沒有表示與中國的談判何時結束,但他星期天在白宮州長酒會上說:“如果一切順利,我們在未來一、兩個星期內會宣布非常重大的新聞。”

白宮沒有具體說明美中雙方的談判取得了怎樣的進展。

中國官方媒體發布的消息也沒有對談判進展著墨很多,只是說雙方在技術轉讓、知識產權保護、非關稅壁壘、服務業、農業以及匯率等方面的具體問題上取得實質性進展。不過新華社在消息中說,中美貿易談判越到最後階段越艱難,不排除可能帶來新的不確定性。

“我認為,中國方面不會做出結構性改革。……對於美國,我們沒有執行機制。”美國企業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史劍道(Derek Scissors)對美國之音說,“我不認為任何進展會是切實的。他們可能會宣布一項協議,但我覺得,協議將具有欺騙性。”

史劍道認為,美國與中國的談判會走回過去的老路,也就是,中國承諾購買更多東西,只是買一年而已,但卻沒有做出有意義的實質性改變。他說:“我們正是在往那條路上走。”

一些中國問題專家擔心,美國可能即將接受一項只解決部分問題的、層次膚淺的貿易協議,這項協議不會處理中國的那些扭曲市場的產業和科技政策。

特朗普總統誓言,他將促成一項好的協議,比任何人想得到的都要好。但是一些分析人士認為,在中國做出切實改變之前放鬆對其施壓並非明智之舉。

“我認為,在中國真正履行貿易義務之前,在中國不再竊取美國知識產權之前,美國不應緩解對中國的壓力。我認為,做得太早了。”在中國問題上持強硬立場的章家敦(Gordon Chang)對美國之音說,“這一步走得不好。我們與中國有過這麼多協議,而這些協議中國全都沒有遵守。”

美國智庫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國際貿易問題專家加里·哈夫鮑爾(Gary Hufbauer)認為,最新的進展顯示,美中貿易談判,至少相比幾個月前,讓人看到希望,但他認為,雙方達成一項全面協議的可能性較低。

他說:“我認為,會是一項暫時的協議,其中會談到,美國增加對中國的出口,以及中國做出改變其在國內商業做法的各種承諾,但是這些承諾的履行會在未來的一年半左右時間受到特朗普政府的監督。我認為,美國對中國進口產品加徵的關稅不會全部馬上取消,而是根據中方履行協議的情況逐步取消。”

美國企業研究所的史劍道認為,如果雙方達成協議,美國對中國進口後來加徵的10%的關稅會取消,但首次對中國價值500億美元商品的關稅不會取消。

哈夫鮑爾認為,所有這些談判都可能出現意想不到的轉折,而如何確保協議落實是美中雙方之間最棘手的問題。

一些分析認為,特朗普總統在談判期限到來前宣布推遲加徵關稅,越來越清晰表明,總統更希望與中國達成協議,而不是來一場對決,尤其是後者可能令股市震盪,拖累美國經濟,並且讓特朗普2020年總統競選連任的政治局面複雜化。

但是史劍道認為,與中國達成協議並不能在政治上為總統加分。他認為,總統即便是達成了好的協議,他也會受到來自民主黨的攻擊,更不用說可能是一個不太好的協議。他說,在中興事件後,一些共和黨人也認為,總統在中國問題上態度過於軟化。

“我們不知道協議的最終版本是什麼,但是在政治上,確實,不管怎樣,他都不會在國會獲得很多支持,”史劍道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