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貿易戰—美中之間一場關乎國運的“豪賭”?


北京的一個購物中心。(資料圖片)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33 0:00

就在美國和中國的代表團在華盛頓就兩國日趨緊張的經貿關係舉行談判之際,這兩個世界最大經濟體8月23日向對方價值160億美元商品加徵25%關稅的措施如期而至。儘管雙方都表示,在美中貿易爭端僵持兩個多月後重啟談判是一個積極的跡象,但對是否能夠取得突破均不抱期待。從跡像上看,未來仍充滿不確定性,美中貿易衝突升級成全面貿易戰的風險依存,雙方都認為,這場較量對彼此均具有戰略意義,對方將是在較量中首先“眨眼”的一方。

在美國對價值160億美元中國商品25%的關稅正式開徵後,中國商務部發言人表示,美國是“一意孤行”,中國堅決反對,並不得不繼續作出必要回擊。

白宮的分歧還是談判策略

金融時報引述一名中國政府官員在私談中的話報導說,中國政府認為,川普政府接連的“挑釁行為”,包括提議把另外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關稅從10%提升到25%,使中國極難放下身段,拿出和解的姿態。中國擔心,川普可能不想做出任何妥協。5月份的時候,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特使、中國副總理劉鶴率團赴華盛頓與美方舉行了高級別磋商。當時中國提出了一個價值700億美元的購買美國貨的方案,中國還一度認為,雙方已經取得了共識,美國將不會對中國動用關稅措施。但就在劉鶴返回北京後不久,白宮就宣佈將對價值5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25%的關稅。

分析人士說,在對華貿易政策的問題上,白宮內部一直存在兩派力量。一派是以財長努欽為代表的,認為美國應該與中國展開磋商,盡快結束貿易爭端。努欽曾經是華爾街大投行高盛的高層。他在高盛的上司保爾森曾在小布殊政府擔任財政部長。保爾森目前目前是美中關係中的一位重要人物,主張與中國保持接觸。

另外一派是以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和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主任彼得納瓦羅為代表的,認為美國應該繼續以關稅等強硬手段向中國施壓,並主張從結構上解決美中貿易失衡的問題。萊特希則早年曾在列根政府擔任副貿易代表,後來加入世達律師事務所(Skadden)長達30多年,為美國企業和產業工人代理官司,以強硬的談判風格著稱。萊特希澤反對與中國過早談判,認為至少應該等到10月份對另外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關稅開徵後再與中國談。

美中談判談甚麼?

本輪美中談判仍由雙方財政官員主持,雙方沒有對外公開談判的具體議題。華盛頓保守派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的高級研究員史劍道(Derek Scissors)對美國之音表示,談判的議題可能會涉及人民幣匯率和美國對華設置的投資限制等。

據悉,雙方對談判的內容存在分歧。但中國表示,願意討論人民幣匯率的問題。自6月份以來,人民幣兌換美元的匯率已經下跌了10%。人民幣的貶值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抵消美國關稅對中國對美出口的負面影響。

金融時報援引兩國官員的說法,本輪談判將討論川普政府5月份在第一輪談判時提出的140多項具體要求,包括快速批准維薩(VISA)和萬事達卡(MasterCard)迅速進入中國國內支付領域的申請以及批准摩根大通(JP Morgan)在中國設立佔多數股權的合資證券企業的申請。在此之前,中國監管部門已經批准了日本野村控股(Nomura Holdings, Inc.)和瑞士瑞銀集團(UBS Group)的類似申請。

中國官員承認,目前的美中貿易爭端已進入邊打邊談的狀態。華爾街日報的報導說,美中兩國希望從本輪磋商開始到11月兩場重要的多邊首腦峰會前,制定出談判路線圖,以便讓兩國元首在參加這兩場峰會之際,雙方更高級別的代表團能夠達成結束貿易戰的協議。

關乎國運的豪賭?

但美國依然保持強硬姿態。其中一個主要原因就是美國經濟表現搶眼,中國經濟則越來越多地表現出疲軟的跡象。中國政府近期接連推出刺激經濟措施,包括放寬信貸管控,鼓勵放貸,重啟大型基礎設施項目就是例證。雖然中國官方強調,即使全面貿易戰爆發,它也只能拖累中國經濟造0.4個百份點,但首回合對價值34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關稅已經對中國的股市和匯市構成了嚴重影響。

此外,與美國的貿易爭端也事美中關係降到了2013年習近平就任中國國家主席以來的最低水平。據稱,這使得中共高層對如何處理美中貿易爭端產生分歧。路透社今年8月9日的報導說,中共黨內出現了對習近平執政團隊的經濟政策以及處理美中貿易爭端的批評之聲。

電子報《外國人看中國》(Sinocism China Newsletter)的創辦人利明璋(Bill Bishop)在最近一期的電子報中說,中共高層內部對美中關係的討論集中在美中貿易戰上,即中國是否應在不丟面子的前提下向美國妥協,抑或是貿易戰只是美國全面圍堵中國大戰略的一個環節。

不過,從近期中國官方傳媒的一系列宣傳攻勢來看,中共高層正在統一意見,傾向與認定與美國的這場貿易戰是中國大國崛起過程中一道必須邁過去的坎。這種研判將使得美中談判前景更加暗淡,北京可能不願意向華盛頓作出任何可能被解讀為軟弱的讓步。環球時報的一篇社評說,中國在與美國的貿易戰中具有體制性優勢,貿易戰只打了幾個月,這種優勢還沒有充份展示出來。

中國獨立評論人士鄧聿文最近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中共最高層已將這場貿易戰關乎國運,是一場“國運”保衛戰。他說:“領導層判斷這是關乎中國國運的一場貿易戰。用鄧小平的話來說,這是遲早會來的。”

北京的信心也不無道理。越來越多的美國商業團體對貿易戰可能持續升級感到沮喪和不安。就在美中展開本輪談判之際,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正在就對另外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25%關稅的提議舉行聽證會。據悉,在聽證會上作證的多數企業對美國大規模提升關稅範圍和規模表示反對。

聯儲局最近也對貿易戰升級表示憂慮。聯儲局7月31日到8月1日召開會議的會議紀要顯示,委員認為目前的全球貿易緊張關係是對美國經濟增長的最大威脅。會議紀要說,“廣泛的加徵關稅還會減少美國家庭的購買力,這種局面的更多負面影響可能包括削弱生產力並打破供應鏈。”

美國企業會否撤離中國?

中國最大的擔心恐怕是大型美國企業將生產線搬出中國,從而在中國最發達的沿海地區引發大規模失業和社會問題。華爾街日報的報導說,中國官員一直在打聽美國大型科技公司會不會把生產設施遷出中國。

但蘭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的政策分析師阿里韋恩(Ali Wyne)對美國之音表示,這種情況在短期內恐怕不會發生。他說:“在短期內,我很難相信主要(美國)企業會從中國退出,單憑規模這一點,就不會。”

對於“短期”是多短,各方有不同的解讀。一名美國科技高管對華爾街日報表示,是否搬離中國取決於貿易戰持續的時間。如果11月份仍沒結果,那麼把工廠遷出中國以規避25%的關稅將是合理的選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