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稱對其有“完全信心” 專家:世貿組織新領導人恐難堪重任


2021年2月15日,新當選世貿組織總幹事恩戈齊·奧孔喬-伊韋阿拉接受路透社採訪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12 0:00

世貿組織新任總幹事將於下月開始執掌該組織帥印。批評人士說,從當選總幹事奧孔喬-伊韋阿拉的閱歷來看,很難看出她對世貿組織所需的重大改革能有多大作為;而且她的就任也不會對緩解美中貿易緊張起到太大作用。

知名經濟學家恩戈齊·奧孔喬-伊韋阿拉(Ngozi Okonjo-Iweala)星期一(2月15日)被任命為世界貿易組織的總幹事,成為有史以來第一位領導世貿組織的女性,也是第一位擔任這一職務的非洲國家公民。奧孔喬-伊韋阿拉的任期從今年3月1日起,持續至2025年8月31日。

奧孔喬-伊韋阿拉​能否堪當大任?

奧孔喬-伊韋阿拉畢業於美國哈佛大學,後來在麻省理工學院獲得博士學位,曾經擔任過尼日利亞的財政部長,並且在世界銀行任職長達25年之久。

去年10月份,她被提名成為世貿組織總幹事候選人之一,受到了除美國之外的絕大多數成員國的支持,但是遭到時任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反對。拜登總統上台後,放棄了美國的反對立場。拜登不久前宣布,美國支持奧孔喬-伊韋阿拉擔任世貿組織總幹事。

有分析認為,世貿組織由奧孔喬-伊韋阿拉擔任總幹事,為該組織的正常運作掃清了一個主要障礙。此前,在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帶來的全球經濟動盪,以及全球貿易保護主義大行其道的形勢下,世界貿易組織處於群龍無首的狀態。

美國駐世貿組織臨時代辦戴維·比斯比(David Bisbee)日前對路透社表示,美國致力於與世界貿易組織所有成員的“積極、建設性和積極接觸”,以促進對世貿組織的改革。

比斯比的表態,被認為是拜登總統計劃如何與世貿組織進行談判的早期跡象,與前總統特朗普的立場形成鮮明對比。

資深經貿分析師、公共政策博客“RealityChek”的創辦人艾倫·托納爾森(Alan Tonelson)對美國之音表示,儘管奧孔喬-伊韋阿拉的背景看上去很有經驗,但是她的背景主要集中於在經濟欠發達的非洲地區;因此,她能否擔當起世貿組織的運行和改革目前還不好說。

托納爾森認為,奧孔喬-伊韋阿拉的確在促進第三世界經濟發展方面有豐富的經驗,這也是世貿組織的主要任務之一。但她除了有在經濟邊緣化的撒哈拉以南非洲的經驗之外,沒有其它推動貿易自由化的經驗,而貿易自由化是世貿組織的另一項主要任務。

“因此,很難看出她如何能對確定世貿組織所需的重大改革,以及動員該組織成員國支持這些改革方面作出什麼重大貢獻。 同時,與其它主要國際組織一樣,世貿組織總幹事通常影響力不大,權力也很小,” 托納爾森說。

北京的支持是否會影響世貿組織改革?

中國政府也對奧孔喬-伊韋阿拉當選世貿組織總幹事表達了熱情的支持,並且表示對她執掌該組織“充分信任”。

中國商務部官員對媒體表示,今年恰逢中國加入世貿組織20週年,“作為負責任的發展中大國,中方將堅定地支持多邊貿易體制,積極參與世貿組織改革,以實際行動支持總幹事開展工作,讓世貿組織為完善全球治理體系和增進世界人民福祉作出更大貢獻”。

華盛頓對北京自加入世貿組織以來的表現持強烈的批評態度,並且對北京在聯合國框架下的其它許多國際組織中影響力的日益增長擔憂。批評人士擔心,北京對世貿組織和新任領導人的力挺,是否會影響華盛頓所一直希望的對世貿組織的改革?

人們擔心,即使現在世貿組織新任總幹事,也得到了拜登政府的支持;但是世貿組織1995年成立時的目的是最大程度地確保貿易平穩和自由貿易,而中國被定義為發展中國家在該組織中被偏袒,而世貿組織作為貿易爭端的仲裁者,在有效性方面仍然面臨嚴峻的挑戰。

美國前貿易副代表、亞洲協會政策研究所副所長溫迪·卡特勒(Wendy Cutler)日前對《紐約時報》表示,世貿組織面臨很多需要改革的問題,拜登政府對新任總幹事的支持,可能會成為“獲得良好希望並讓組織中每個成員都來關注這些重要實質性問題的一種容易的方法”。

前總統特朗普在過去四年中批評世界貿易組織,沒有與世貿組織合作,而是一對一地與中國和歐盟等其它貿易夥伴交手,並且相互實施了巨額關稅。中國和歐洲等國政府,批評特朗普的關稅政策,違反了世界貿易組織的規定。

資深經貿分析師托納爾森認為,鑑於拜登總統的路線是無論多邊主義是否切實地符合美國利益,華盛頓都熱衷支持並致力於多邊主義;而北京對奧孔喬-伊韋阿拉的支持和信心,恰好表明北京相信拜登新政府將會默許世貿組織的政策,使其回到對北京在貿易和更廣泛的經濟領域肆意攫取、聽之任之的老路上去。

“在當前形勢下,世貿組織未來的沉浮,都將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拜登總統是否認真地去推動改革;換言之,先拋開對美國利益的影響不說,取決於拜登是否會把恢復世貿組織的條例和規範視作他的首要任務,”他說。

世貿組織改革能否緩解美中貿易緊張?

前總統特朗普在任內之所以拋開世貿組織,與中國展開了一對一的貿易戰;美國的許多貿易專家認為主要原因是,世界貿易組織自建立以來雖然極大地推動了全球化和自由貿易,但是該組織並沒有很好地履行其解決爭端的重要職責。

華盛頓智庫“戰略和國際研究中心”(CSIS)的貿易專家威廉·賴因施(William Reinsch)日前對媒體表示,奧孔喬-伊韋阿拉執掌世貿組織後必須重申該組織的三大職能:談判、爭端解決和執行措施送達。而目前世貿組織的“這三項職能基本上都是失敗的”。

“牛津經濟”旗下的“NKC非洲經濟公司”高級政治分析師洛伊·內爾(Louw Nel)也對媒體表示,特朗普政府經常貶低和質疑該世貿組織的作用,並且指責該組織偏袒中國。內爾說,美國也反對中國被定位是發展中國家。因為對中國“發展中國家”的定位,使得中國在世貿組織協議方面得到了特殊的待遇。

公共政策博客“RealityChek”的創辦人托納爾森告訴美國之音,世貿組織新任總幹事的上任恐怕對緩解美中貿易緊張關係影響不大。如果說奧孔喬-伊韋阿拉擔任總幹事對美中貿易緊張關係有影響的話,充其量也是微乎其微的。

“當前最大的不確定性是,拜登是否會廣泛地延續特朗普的巨額關稅和巨額制裁的單邊做法,還是延續特朗普上台前美國對中國的綏靖和扶持政策,”他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