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為打贏對華經濟競爭 美國還有’殺手鐧’


美國副國務卿史蒂芬·比根(Stephen E. Biegun)。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39 0:00

美國政府一位高級官員說,華盛頓推出一系列打擊北京的措施,不是為了與中國“脫鉤”,而是因為北京辜負了當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時,各界對中國的期望。經貿專家表示,如果美中政治關係緊張持續升級,美國對中國實施貿易禁運可成為最有效的經濟措施。

美國副國務卿史蒂芬·比根(Stephen E. Biegun)日前在華盛頓表示,與中國“脫鉤”不符合美國的利益,也不是美國的具體政策目標。美國的目標是,通過向北京展開強有力的壓力措施,迫使北京“重新回到全面致力於20年前國際社會信任他們時所走的道路上來”。

比根是在7月22日國會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的一場聽證會上講這番話的。國會議員們就美國政府推進與中國的有效競爭的目標和優先事項,對比根進行了質詢。

比根認為,在對華政策方面,特朗普總統與過去幾任總統的不同,在於特朗普有意願去面對美中關係中令人不愉快問題與事實。美中關係過去的三十多年的歷史中,華盛頓的政策沒有能夠使北京履行國際社會所期待的承諾和美國所期望的結果。現在到了華盛頓採取果斷行動來向北京施加一系列壓力的時候了。

比根說,幾十年來美國對待中國政策的目標是:“通過大量國際援助和貸款支持中國的經濟發展,通過優惠的貿易待遇和穩健的外國投資,通過促進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等全球機構…使其發展基礎設施和經濟體制”。

美國一直以來期望中國能夠逐漸融入國際體系,漸進地推進並最終成為一個“開放和自由化”的中國;期待中國的和平崛起能夠促進印-太地區和其它地區的穩定,不斷增加中國人民的自由,以互惠互利的方式擴大全球繁榮。

六月份,國務卿蓬佩奧在夏威夷與中國最高級別外交官楊潔篪會晤時,對楊潔篪明確表示了美國反擊北京“破壞民主規範、挑戰美國朋友和盟國主權、從事不公平貿易做法努力”的決心。

比根副國務卿說:“中國的這些做法和努力是故意設計的,其目的旨在通過一些掠奪性行為,在全球經濟中造成巨大的失衡,從而打破當年的這種共識。"

特朗普總統在5月中旬曾一度警告說,他完全可以“中斷與中國的全面關係”。引發輿論對美中兩國“全面脫鉤”的擔憂,甚至有學者認為,美國已經開始與中國全面脫鉤的進程了。

不過,比根在聽證會上回答議員質詢時說:“我們對中國的目標不是脫鉤。美國的目標是要給中國施加一系列壓力;因為中國辜負了20年前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時,全世界對中國提出的期望。”

比根認為,自從中國加入世貿組織以來,中國與世界上許多國家在經濟關係方面建立了全面的伙伴關係。中國理應成為維護全球法治和體制的“淨貢獻者”和“負責任的利益相關者”。

國會參議院經濟政策小組委員會主席、阿肯色州共和黨籍參議員湯姆·科頓(Tom Cotton)在7月22日的另外一場聽證會上稱中國“是美國現實記憶中所面對的最強大的對手”。 ”今天,中國經濟的規模相當於美國經濟的三分之二。因此,中國比我們曾經面對的任何對手都富有,” 科頓說。

面對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在區域和全球地緣政治、經濟、外交和軍事的日益咄咄逼人,華盛頓近期針對北京推出了一系列法案和行政命令來對中國的行為和政策展開反擊。其中包括本星期關閉中國駐休斯頓總領館的行動,和正在考慮中的限制中共黨員和親屬入境的措施。

除了以上措施和全面脫鉤、“全面斷交”之外,華盛頓還有哪些有效的經濟措施,能夠促進美國與中國的有效競爭呢?

美國維吉尼亞大學商學院教授陳朝暉對美國之音說,目前美國採取的措施只能說才剛剛開始,現在所針對的中國企業主要是一些技術和國家安全等敏感領域企業,實際上對於美中之間大規模的正常貿易沒有造成甚麼太大影響。

“至於說貿易戰進一步升級,但是目前達成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雙方都還是有意願進行下去的;因此目前來看美國主動限制兩國貿易發展的可能性不大,” 他說。

陳朝暉說,如果雙邊政治關係進一步惡化,華盛頓還是有“牌”可打的。 “如果要進一步升級、打大規模的經濟戰爭,第一步就是對貿易進行限制,一步步走下去發展成為對貿易的全面限制,那就是貿易禁運,像美國對俄羅斯和伊朗那樣。”

陳朝暉認為,如果美國採取全面禁運的措施,從美中雙邊關係發展角度來說,顯然不符合兩國的共同利益。

“但是對目前的美中關係只是從經貿關係來分析已經不夠了。從美國的現實利益來看,美中兩國關係已經走出了只是經貿關係的利益了;更重要的已經是政治和意識形態領域的鬥爭了,” 他說,“出於意識形態和地緣政治的利益需要,美國可能會不得已而為之。”

華盛頓對北京在經貿領域的不滿,主要是認為北京沒有像華盛頓和其它自由貿易體制內國家所期待的那樣履行加入世貿組織時的承諾。特朗普總統是否應像退出世界衛生組織那樣,徹底退出世貿組織?

“這是很有可能的!因為實際上對於美國來說,世貿組織已經形同虛設,是不是在裡面對它沒有甚麼太大影響,” 陳朝暉說。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