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議員與社媒巨頭火爆交鋒 共和黨人指誰該死的讓你來決定網絡內容?


推特總裁多西2020年10月28日通過視訊在參議院作證(路透社)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59 0:00

距離美國總統和國會選舉剩不到一個星期的時間,該如何把關網絡世界言論自由的界線儼然已成為這場選戰兩黨攻防的討論焦點之一。國會民主、共和兩黨成員連日來對美國社交媒體巨頭不斷提出尖銳質疑。有議員直言批評,“谷歌、臉書和推特這三大科技公司集合起來,對美國言論自由構成了最大的威脅。”

矽谷網絡平台龍頭臉書、推特和谷歌首席執行官星期三(10月28日)透過視訊出席了參議院商業委員會聽證會,就如何改革有“社媒保護傘”稱號的“230條款”輪番接收兩黨議員的質詢。

聽證會一開始,參議院商業委員會主席威克(Sen. Roger Wicker, R-MS)立刻為共和黨一直以來對這三大社媒的批評定調,質疑這些社媒平台在對待特朗普總統和保守派立場的觀點持有雙重標準。

議員們紛紛將主要矛頭對準了推特。

威克參議員在首輪提問時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今年早些時候有關美軍將新冠病毒帶到武漢的推文舉例,向推特首席執行官多西(Jack Dorsey)質問推特為何花了兩個月的時間才將中國官員的推文貼上“事實有待查證”的標籤,但在特朗普總統對選票安全等疑慮的推文發出後,推特立刻對該則推文進行標註。

“我不確定具體多久的時間(才標註中國官員推文),但我可以之後再答复您,”多西無法進一步說明後,向威克參議員回答道。

矽谷社媒巨頭政治意識形態及公正性受共和黨人質疑

共和黨議員在多次提問中都質疑了這三大社媒巨頭的政治立場嚴重左傾,偏向自由派和民主黨,甚至對保守派言論及觀點進行不同標準的審查。

共和黨聯邦參議員約翰遜(Sen. Ron Johnson, R-WI)直接詢問推特、谷歌和臉書首席執行官,其公司內部的政治意識形態組成為何:臉書首席執行官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 )坦言,他的員工政治立場可能向左傾斜比較多;谷歌的皮查伊(Sundar Pichai)回答,根據他們招聘的領域,谷歌可能也是如此,與臉書類似;推特的多西則稱,他沒有詢問過員工們的政治傾向,因此不清楚情況。

共和黨人矛頭指向推特 痛罵推特影響選舉、威脅言論自由

商業委員會成員和代表推特的多西的交鋒在共和黨聯邦參議員克魯茲(Sen. Ted Cruz, R-TX)提問時急速升溫。克魯茲指責推特正利用其社交平台影響即將到來的美國選舉。

“今天這三位出席委員會作證的人集合在一起,我認為他們對美國自由言論構成了最大的威脅,是對我們自由且公平的選舉單一的最大威脅,”克魯茲在聽證會發表陳述時批評。

克魯茲接著表示,他的提問將鎖定推特,並直言“今天出席作證的三位中,推特的行為是最為惡劣的”。

“是誰該死的選你,讓你決定允許什麼媒體可以報導什麼,允許美國人該聽到什麼?為什麼你堅持表現得像個民主黨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噤聲那些和你政治信仰不同的聲音? ”克魯茲在會上向多西嚴厲提問。

“我們沒有那樣做,”多西反駁道,“這就是為什麼我公開在這場聽證會呼籲要有更大的透明度,我們意識到我們需要爭取更多的信任,我們認識到我們需要更有責任地去展現我們的動機,所以我聽到了這些擔憂,也意識到這些問題。我們希望改進透明度的問題。”

點燃多位國會共和黨人對美國社交媒體平台怒火的導火索來自兩個星期前《紐約郵報》接連兩篇有關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的兒子亨特(Hunter Biden)的負面報導。

臉書和推特當時不約而同的將有關報導屏蔽並禁止轉發,引起共和黨議員不滿。在事件不斷延燒下,網民針對社媒巨頭封鎖新聞的爭議也在網絡上愈演愈烈。儘管隨後推特和臉書都對封鎖《紐約郵報》有關亨特負面新聞的處理手法進行了修正,但仍無法平息排山倒海而來的批評。

推特首席執行官多西在星期三的聽證會上公開坦誠該公司對近期《紐約郵報》新聞報導處理不當。不過,多西堅稱,他們主要的動機是出自於該公司禁止散播任何以黑客方式取得的消息的政策。

改革“230條款”討論聲量低

星期三的聽證會雖然以討論如何修改《通訊規範法案》(Communication Decency Act)的“230條款”為題,但很明顯的,共和黨參議員的主要火力都集中在這三家社媒企業對保守派立場言論的審查。

根據《紐約時報》統計,整場近四個小時的聽證會共和黨議員一共提出81道問題,其中69題都與這些社交媒體限制、審查和影響網絡言論有關,真正提到如何改革“230條款”的內容十分有限。

來自內布拉斯加州的共和黨聯邦參議員費舍爾(Sen. Deb Fischer, R-NE)是少數真正提及修改“230條款”議題的議員之一。

費舍爾直接詢問三大社媒巨頭領袖他們希望見到“230條款”如何進行修改。

扎克伯格正面回應說,他希望看到有關內容審核方面的改革能有更多的透明度。多西對此也表示認同。

事實上,扎克伯格在提交給國會的陳述證詞中首次公開表示,他對於修改“230條款”持開放態度,認為更新有關條款內容使之與時俱進是有必要的。

皮查伊雖然並未表示反對修改“230條款”的提議,但他同時提出警告,這樣的做法或許可能會為企業及消費者帶來意想不到的後果。

皮查伊還進一步反駁了其平台的中立性問題。 “讓我澄清一下,我們的工作沒有政治偏見,句號,”皮查伊說道。

星期三聽證會的主題“230條款”指的是1996年美國互聯網剛剛興起之時,當時的克林頓政府曾經制定《通訊規範法案》試圖透過立法來監管網絡內容,特別針對低俗、暴力和色情的內容。不過,法案在隔年被美國最高法院全票通過判處違憲,原因是法案中反低俗條款與美國憲法的保障言論自由的第一修正案相抵觸。

雖然最高法院廢除了《通訊規範法案》的核心內容,但保留了其中的第230條,使得這一條款成為互聯網蓬勃發展時代的一把“保護傘”。

第230條款的內容稱,互聯網社群平台無需為第三方使用者張貼的言論內容負法律責任。但如今更重要且更受爭議的是,該條款也允許互聯網平台基於“善意原因封鎖和屏蔽冒犯性內容”,因此這也成為美國社交媒體平台和網絡論壇的護航利器。

民主黨質疑谷歌權力過大、批評共和黨召開聽證會時機

雖然兩黨成員在聽證會上暴露出對如何管理社媒巨頭存在嚴重分歧,不過,雙方都對矽谷科技企業現有的監管網絡能力充滿不信任。

民主黨聯邦參議員克洛布查爾(Sen. Amy Klobuchar, D-MN)也在會上質疑谷歌搜索引擎和旗下影音平台YouTube所擁有的權力過大的問題。

更多的民主黨人則將炮火指向共和黨,批評選前六天召開這場聽證會,並對美國社交媒體企業進行“霸凌”,這一切是在為正努力積極爭取連任的特朗普總統而進行的。

來自夏威夷的民主黨聯邦參議員沙茨(Sen. Brian Schatz, D-HI)在聽證會上的發言時間譴責共和黨人選舉前召開這場聽證會,並將內容完全政治化。

“我有許多有關'230條款'的問題要問出席的證人,關於反壟斷、隱私、反猶太主義,以及他們和新聞媒體之間的關係,”沙茨在聽證會上說他要以不發問的方式對共和黨人表示抗議,“在我參議院任職八年的生涯裡,我將第一次不會利用我的(發言)時間提出任何問題,因為這一切不可理喻。”

另一位來自伊利諾伊州的民主黨聯邦參議員達克沃斯(Sen. Tammy Duckworth, D-IL)接著補充痛罵說:“這讓我熱血沸騰,也讓我有點心碎,眼睜睜看著我的共和黨同仁沉淪到特朗普的等級。”

這場聽證會為11月3日美國總統和國會選舉前所進行的最後一場國會聽證會。目前大部分議員都已返回選區,為倒數不到一周的競選拉票工作做最後衝刺。除了參議院商業委員會星期三的聽證會之外,推特、臉書和谷歌的首席執行官還將在選後,11月17日出席參議院司法委員會的聽證會。預計屆時這三大社媒龍頭領袖將再次面臨另一波兩黨議員輪番尖銳質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