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強制接種新冠疫苗 美專家呼籲謹慎而為


強制接種新冠疫苗 美專家呼籲謹慎而為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31 0:00

中國和俄羅斯已經批准並實施了新冠疫苗緊急使用方案,對政府和國企的高風險工種人群實施接種。在美國,各州政府和雇主是否應該實施強制性接種疫苗引發熱議。相關專家說,美國各州有權力要求強制性接種;但全民接種沒有必要,美國要做到全民接種也是不現實的。

在過去兩個月的時間裡,中國和俄羅斯相繼推出了各自的新冠病毒疫苗緊急使用方案,並且已經開始向一線應急工作人員和部分國企海外務工人員接種尚未完成3期臨床試驗的疫苗。中俄兩國的舉措引發國際社會和公共衛生專家的擔憂和尖銳批評。

同時美國聯邦政府旨在突擊研發新冠疫苗的“曲速行動”,可望比以往更快的速度推出有效的新冠疫苗。而對於美國許多大型企業和雇主來說,一旦有效可用疫苗上市,他們在經歷了大規模停工和裁員的艱難決定之後,還要做出另一項艱難的決定:是否對僱員實施強制性接種?

一些人支持強制性接種,認為這樣做是完全合理合法的;也有人告誡對此要謹慎行事,以免適得其反而加大美國公眾對疫苗的抵觸態度,使得原本願意接種的人倒向堅決反對疫苗的人群。

勞拉·卡恩醫生(Laura H. Kahn, MD)是普林斯頓大學科學與全球安全研究員。卡恩醫生對美國之音表示,對於這些大型企業和雇主來說,的確是項艱難的選擇。對於作為醫生和衛生安全專家的她本人,也是“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

“由於新冠病毒疾病的大流行,疫苗的開發和測試不得已而進入匆忙應對的狀態。在這種情況下,很難確定某種疫苗產品的全面安全概貌,”她說。

不過,卡恩醫生對美國之音說,從法律的角度來說,美國各州是有權力要求強制性接種疫苗的;因為美國歷史上已經有過處理類似問題的最高法院案件。她說:“最高法院認為,即使部分醫學界人士認為疫苗毫無價值,甚至是危險的,州政府有權強制接種疫苗。如果爭議的問題涉及公共衛生問題,州的權利大於個人的權利。”

卡恩醫生所說的這個案例,是指發生在1905年的“雅各布森訴麻薩諸塞州強制接種天花疫苗案”。美國最高法院當時對此案進行了審理並且裁定:各州的治安權(police power)絕對包括立法機構為保護公共健康和安全而制定的合理條例。

最高法院裁定,州政府的這種條例並不違反第14修正案的自由權,因為它們屬於每個人為了共同利益而必然受到的許多限制的範疇。此外,最高法院承認了每個州的“治安權”,賦予該州頒佈各種各樣健康法律的權力,包括檢疫和疫苗接種法,以保護其公民。

“不過, 我不確定這個裁決是否適用於大型雇主,” 卡恩醫生說。

凱斯西儲大學(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三名醫學、法學和生物倫理學教授8月初曾聯名在《今日美國報》發表專欄文章指出:美國人應該接受強制性接種,一種選擇就是“私營企業可以拒絕僱用或者拒絕向未接種疫苗的個人提供服務”。

相關專家對於凱斯西儲大學三位教授對私營企業的這項建議持保留意見。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全球衛生高級研究員黃嚴忠(Yanzhong Huang)教授對美國之音表示,根據國情和體制,美國不可能做到真正意義上的“強制接種”,可能只能做到近似意義上的“準強制性接種”。

因此,關於私營企業可以拒絕僱用未接種人員的建議是可行的。黃嚴忠舉在美國許多地方學校的做法為例說:“比如你不打疫苗,學校規定學生就不能註冊入學。之所以說是近似強制性接種,因為很多情況下還是可以網開一面的,比如因為宗教的原因不能接種,也還是被允許的。”

也有擔心認為,如果私營企業雇主提出強制接種的要求,可能會導致雇主與僱員的衝突。因為,根據蓋洛普(Gallup)在近兩個月進行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美國公眾對疫苗的接受程度仍然很低,即使疫苗是免費的,並得到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的批准,有超過三分之一的美國人表示不會去接種。

一些專家認為,雖然要求員工接種疫苗可能會引發道德問題,例如有人以宗教、哲學或個人因素提出異議;但是為了保護社會中的每一個人,這些異議是可以排除的。

1905年美國最高法院在審理“雅各布森訴麻薩諸塞州強制接種天花疫苗案”時認為:如果允許每個人在不考慮其行為可能給他人造成傷害的情況下行事,真正的所有人享有自由的權利就不可能存在;因此,自由是受法律約束的。

鑑於此,最高法院法院裁定,如果州衛生委員會認為因公共衛生或安全有必要接種疫苗,該州可以強制要求接種疫苗。

紐約城市大學巴魯克學院(Baruch College,CUNY)法律系教授黛比·卡米納(Debbie Kaminer)日前在科技學術刊物《對話》(The Conversation)上撰文指出:儘管“雅各布森訴麻薩諸塞州案”已經過去了100多年;但是此後許多法庭的裁決都是基於該案的推理。

卡內基梅隆大學(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組織行為和公共政策教授丹尼斯·盧梭(Denise Rousseau)對《今日美國報》表示:“這樣做非常符合雇主在維護全體員工健康和福祉方面的責任。”

專家們認為,這些雇主很可能包括僱傭風險工種的機構和公司,如肉類加工廠和醫院等等。加州大學(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Hastings College of the Law)法學院教授、疫苗問題專家多麗特•里斯(Dorit Reiss)也對該報說:“從法律上講,每個雇主都可以要求僱員這樣做,而不必是高風險工種的雇主。”

美國公共衛生專家、外交關係委員會全球衛生高級研究員黃嚴忠認為,美國可以考慮對一些特定群體實施強制性接種。例如:醫務人員、邊境檢查人員、有基礎疾病的老年人,一線緊急救護和警務人員,“甚至應該包括教師在內,特別是已經開學的各級各類教學人員,”他說。

黃嚴忠認為,疫苗接種實際上不需要100%,因為形成群體免疫的話,接種率只需要有70%或者80%就可以了。 “首先,全民接種實際上或許沒有必要;其次,在美國要求做到全民強行接種也是不現實的。”

中國已經於7月22日正式啟動新冠病毒疫苗的緊急使用。中國國家衛健委宣布,依據《新型冠狀病毒疫苗緊急使用(試用)方案》,緊急使用僅限於暴露風險高的工種,包括醫務人員、防疫人員、邊檢人員以及保障城市基本運行人員。此外,部分赴海外工作人員也實施了緊急接種。

不過,路透社8月21日報導說,巴布亞新幾內亞禁止多名已接種實驗性新冠病毒疫苗的中國務工人員入境,擔心這些緊急接種疫苗的人員有傳播新冠病毒的風險。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