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進退兩難:外國人等待在美軍服役期間丟掉合法身份

  • 美國之音

美軍人員在紐約無畏號博物館舉行陣亡將士紀念日活動。(2017年5月29日)

他們舉起過右手莊嚴宣誓,支持和捍衛美國憲法。他們有大學學位,並且入伍當兵,加入美國陸軍。

與此同時,他們的移民身份也過期了,有可能面臨遣返。

陸軍預備役士兵AM對美國之音說:“為了保持有效身份,我該做的都做了。”

今年35歲的AM因為害怕遣返要求不透露姓名。她2015年3月按照“攸關國家利益入伍計劃”(MAVNI)加入美國陸軍。

MAVNI是在2009年發起的,為美軍招募擁有醫療或語言技能的移民。這個項目還讓外國出生的新兵可以盡快成為美國公民。

不過在參軍兩年後,AM仍然在等候被送往基礎訓練營,她的學生簽證到期了。

原因是:五角大樓以安全顧慮為理由,下令對按照MAVNI項目入伍的軍人和新兵實行嚴格的背景審查。

2016年9月,美國政府要求對所有按照MAVNI項目參加美軍的人進行背景審查,而且追溯執行,包括目前任何服役或等待被送往基礎訓練營的人。政府還停止招募合法外國人。

AM原定在2016年10月出發前往基礎訓練營。

她被告知在出發前要維持學生簽證。她做到了。可是她的第一個出發日被取消了。第二個出發日期在2017年4月,又沒能成行。她失去了學生身份。

沒有基礎訓練,AM的快速歸化入籍程序就卡住不動了。

她說:“自從我舉手宣誓後,每一次演練我都參加。”

美國之音採訪了七名報名加入美國陸軍擔任預備役或現役士兵的外國公民,他們的合法身份都過期了。所有七人都簽署了參軍合同,經過了必要的背景調查,已經等候了兩年多,還沒有被送往基礎訓練營。

背景調查積案如山

任何想要參軍服役的人都必須經過背景調查。

退役陸軍中校瑪格麗特·斯托克在2008年參與設立了MAVNI項目。她對美國之音說:“他們要進行調查,確保你不是罪犯或者恐怖分子。他們調查你的信用記錄,檢查你的指紋。他們問你一大堆問題。這都是必須的,然後你才能簽署參軍合同。”

她說,政府決定擴大有關MAVNI的背景調查。

斯托克說:“我必須告訴你的是,之前,通過MAVNI招進來的士兵就已經在接受更多的背景調查了。他們是參加美軍的人員中接受調查最多的一群人。”

通過MAVNI項目招募來的士兵,除了正常的篩查之外,還要由國土安全部逐一審批。

斯托克說:“每一個按照MAVNI項目入伍的新兵都要由國土安全部批准。在檢查了他們所有的移民證件後,……他們還要對這些人進行一種調查,叫做'單一範圍背景調查'。多數參軍的美國公民是不需要經過這種調查的。”

這種背景調查通常用於申請在美國政府從事絕密工作的人。

所有這些還都是以前的規定。2016年9月,五角大樓又決定對每個按照MAVNI項目招募的士兵實行反間諜篩查。

斯托克說:“這基本上讓這套制度崩潰了。因為政府沒有足夠的資源來對1萬人做所有這類背景調查。”

國防部估計,該部有70萬個安全審批積案有待處理,這個數字包括文職人員與合同工。

大量積案嚴重延緩了把新兵送往基礎訓練營的程序。按照MAVNI項目招募的新兵在通過這些審查之前,不得參加基礎訓練。

斯托克說:“但是他們沒有資源去調查。所以這就造成了兩年、三年的拖延,遲遲無法把人送往訓練營。截止到今天,他們還沒有完成對每個人的背景調查。”

沒有完成背景調查,MAVNI 新兵就無法被送往基礎訓練營。沒有基礎訓練,他們就沒有加快申辦美國公民身份的資格。

加速公民審批程序的變化

10月中旬,國防部長馬蒂斯對記者說,對MAVNI項目的評估發現,該項目存在問題。他說:“顯然,我們正在採取步驟挽救這個項目,---如果它是可以挽救的。我相信能挽救。”

幾天之後,美國國防部把加快歸化入籍的條件改得更為嚴格了。現行做法是,這些新兵只要服役一天之後,就有資格進入“加快歸化”程序。但是政策修改後,被招募的士兵必須“連續180天服現役或者在特定預備役領域至少服役一年並令人滿意。”

斯托克說,當初只服役一天就夠資格的決定是有法律原因的。

她說:“他們經常被部署到海外,有時有可能去他們的祖籍國。如果他們不是美國公民,他們可能會受制於那個國家的法律。”

而歸化得到的公民身份總是可以剝奪的。斯托克說:“如果你沒有光榮服役五年,你可能會失去公民身份……這是種交換。他們可以馬上讓你得到公民身份,但你也可能會失去它。”

維持合法身份

AM2005年持J-1簽證來美國,當時是做“互惠生”(au pair)。後來她得到了贊助,上了大學,改換成F-1學生簽證。

她說:“我看到了機會能在這裡開始生活和學習,然後也許還有其它的門會為我打開,讓我留在這裡。”

她在母國巴西得到過翻譯的學士學位。在美國,她獲得了幼兒早期教育的大專學位。

她說:“我一畢業就開始教學。我有自己的教室。孩子們特別棒,我也跟家長合作,這種工作太棒了。”

按照選擇性實習簽證(OPT)項目,她在美國可以工作。這種臨時工作必須與F-1學生的主科直接有關。

在那段時間,她一直想辦法找到能幫她申請長期工作簽證的讚助方。

她說:“我教了大概10個月,因為我想拿到工作簽證,可是我工作的學校不想贊助任何人。”

2015年,AM聽到了MAVNI招兵項目。

她說:“我報名當兵後,必須維持我的學生簽證,所以我又回到學校了。”

AM說,為了維持有效學生簽證,她已經在美國的學校花掉了大約5萬美元。

她說,有的時候,日子艱難到她只能從一美元廉價店買吃的,“這樣才能付學費並留在這裡”。

“我這麼接近了,可是,同時我又很疲倦,因為我的人生卡住了,”她說,“此刻我本應已經成為公民了。我從來沒有想到會花這麼長的時間,要經歷所有這些壓力。”

她的最大擔心是,由於遲遲不能參加基礎訓練,她的參軍合同會被取消。《華盛頓郵報》9月間報導說,美國陸軍的招兵人員“突然取消了幾百名外國出生的新兵的參軍合同”。

AM擔心被遣返。她說:“我在這裡是個很獨立的人。我在自己的母國看到這麼多的暴力,這麼多的不公。我的人生在這裡。”

美國之音請求美國國防部置評,沒有得到回覆。

您的意見

顯示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