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拜登會否實現提高最低工資的諾言?


餐廳員工工作示意圖。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4:10 0:00

美國一線工人和婦女有許多人是有色人種。他們希望拜登就任後,能看到聯邦政府提高最低工資。美國之音記者伊格雷西亞斯分析了增加最低工資的利與弊。

奧蘭多·達維拉(Orlando Davila)自2012年以來一直在這家“微型企業”工作。這位73歲的玻利維亞出生的備料廚師確實應該退休,但生活的擔子不允許。

奧蘭多·達維拉 熱狗薯條餐廳備料廚師

“我需要工作,因為我每月需要支付三千美元的房屋貸款以及水、電和煤氣費”。

這家弗吉尼亞餐廳的工人中,有75%的時薪為8到12美元。這比聯邦最低工資略高一點,目前聯邦最低工資為每小時7美元25美分。

預計當選總統的拜登已經承諾 將最低工資翻一番,達到一小時15美元。

這家餐廳的創意總監克洛伊·斯旺森(Chloe Swanson)希望支持她的員工。她知道這些年來生活成本已經提高。

但她同意特朗普總統和參議院共和黨人的話,他們說提高工資會使企業承受壓力。

克洛伊·斯旺森 熱狗薯條餐廳創意總監

“因為這讓你意識到必須進行一些重大的預算削減,甚至可能就是裁員。////我確實認為我們已經拖延了最低工資的增加。///但我認為這應該逐步改進。”

增加最低工資的議案已在國會停滯不前,

…主要是因為共和黨與民主黨之間的分歧。議案要求將在2025年之前把薪資底限逐步提高到每小時15美元。

同時,有七個州已經或正在朝15美元的最低工資要求邁進。

再加上佛羅里達州,在本月的選舉中,選民通過了提案。自7月1日以來,首都華盛頓的最低工資已增至15美元。

加薪是公平的,經濟政策研究所經濟學家本·澤珀爾(Ben Zipperer)這樣說:

本·澤珀爾 經濟政策研究所經濟學家

“婦女和有色人種的工資低得不成比例。不幸的是,在美國,我們的勞動力市場實際上具有種族和性別歧視特徵,我們應該使用已有的政策工具來糾正這種不公。”

但並非所有人都同意。紙杯蛋糕店的老闆阿德南·哈米迪(Adnan Hamidi)說這叫政府乾預。

阿德南·哈米迪 亞歷桑德拉紙杯蛋糕店的老闆

“應該去投資能夠幫助他們的項目。是應讓人們成長,還是強迫業主耗盡資金?”

國會預算辦公室估計,到2025年將聯邦最低工資提高可以增加約2700萬工人的工資,但也會奪走130萬個工作崗位。

拜登能否打破國會的僵局,可能取決於1月份佐治亞州一次關鍵的選舉。

美國參議院有兩個席位正在投票中,其結果將決定民主黨是否可以既掌控眾議院,又贏得參議院。

本·澤珀爾 經濟政策研究所經濟學家

“有一些較小的事情可以通過總統行動或行政命令來完成。 但是經濟方面勞動法的改變需要國會的批准。”

美容院技術員娜塔莉·普格米爾等低薪工人充滿希望。

娜塔莉·普格米爾 美容院技術師

“站在階梯的低端不應該只是掙扎。我認為,如果向他們支付合理的薪水,他們將是一支更強大、更長久的團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