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國官員出訪南美計劃開展項目 是否與“一帶一路”競爭?


美國國家安全副顧問達利普·辛格(Daleep Singh)
美國官員出訪南美計劃開展項目 是否與“一帶一路”競爭?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36 0:00

美國官員日前赴哥倫比亞、厄瓜多爾和巴拿馬考察基礎設施項目,“以便更好地了解這些國家和周邊地區的基礎設施需求”。外界廣泛認為此次行程旨在與中國耗資數万億美元打造的“一帶一路”倡議相抗衡。分析人士表示,美國與拉丁美洲之間有著文化、經濟、國土安全和國防等多方面的聯繫,中國在拉丁美洲的投資也在許多方面威脅到了美國。此次美國的舉措或許可為拉美提供“一帶一路”的替代選擇,並藉此幫助美國提高在拉丁美洲地區的影響力。

一路南下 對抗中國?

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發言人艾米麗·霍恩(Emily Horne)10月初就此次訪問發表聲明。聲明說,國家安全副顧問達利普·辛格(Daleep Singh)“率領一個跨部門代表團訪問了哥倫比亞、厄瓜多爾和巴拿馬,直接聽取了拉丁美洲利益攸關方的意見,以便更好地了解這些國家和周邊地區的基礎設施需求。”

聲明說:“此次訪問表明,拜登總統致力於加強我們與拉丁美洲的聯繫,縮小因新冠疫情而擴大的物質、數字和人力基礎設施方面的巨大全球差距。總統對B3W的願景是與分享我們民主價值觀的伙伴合作,以透明、可持續、堅持高標準的方式資助和發展基礎設施,並在可能的地方催化私營部門。”

美國、英國、加拿大、法國、德國、意大利和日本等國家的領導人在今年6月舉行的七國集團峰會上提出“重建更好世界”(Build Back Better World,B3W)的口號,謀求向發展中國家提供援助。

路透社援引拜登政府一位高級官員的話說說,美國計劃在明年年初正式啟動B3W倡議,其中將包括一些初步項目的細節。目前還沒有決定該計劃最終將拿出多少資金。

美國官員的南美行及B3W倡議被外界認為是對抗中國“一帶一路”倡議,抗衡中國影響力的做法。英國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Chatham House)拉丁美洲、美國和美洲項目高級研究員克里斯托弗•薩巴蒂尼博士(Dr Christopher Sabatini)說:“這些舉措的目的與其說是對抗‘一帶一路’,不如說是提供該倡議的替代選擇。這是非常精明和好的外交手段,能夠最終為(拉美國家)提供一些其他選擇,而不是僅僅只能選擇中國的基礎設施投資和‘一帶一路’。”

“這與特朗普政府只是提出批評不同。這再次提供了另一種選擇,” 薩巴蒂博士接著說,“它代表了一種更有效的方式來理解拉丁美洲許多國家和人民真正的基礎設施需求。”

中國外交部副部長樂玉成曾在接受觀察者網“中國論壇”欄目採訪時表示, B3W計劃不僅抗衡不了“一帶一路”,反而進一步證明了“一帶一路”的正確。他表示:“‘一帶一路’做得好的關鍵是‘落到實地’、‘幹在實處’,像修路架橋打隧道,都是要真金白銀和流血流汗的,不是開個會、出個報告、喊個口號就能實現的。”他還希望西方國家多為發展中國家謀福祉,而不是“熱衷於乾涉他國內政、強行輸出西方價值觀”。

美國智庫外交關係協會(CFR)拉丁美洲研究項目研究員保羅·安吉洛(Paul Angelo)在回复美國之音採訪的電子郵件中表示:“中國已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擴大到美洲19個國家,但在重大基礎設施建設和服務提供方面,美洲地區仍落後於世界許多國家。這種情況正在迅速改變,美國政府現在意識到,美國政府和美國公司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區的投資嚴重不足。”

一帶一路 漂洋過海

“一帶一路”是中國於2013年前後推出的海外基礎設施投資項目。根據中國官方數據,截至2021年6月,中國已經同140個國家和32個國際組織簽署206份共建“一帶一路”合作文件。英國廣播公司(BBC)曾報導說,“一帶一路”倡議的宗旨是共建共享。報導還援引中國官媒新華社的評論文章說:“中國不推崇零和遊戲,提倡雙贏思維。”

《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雜誌近日刊文稱,儘管拉美和加勒比國家直到2017年才開始正式簽署該“一帶一路”項目,但北京在此之前便已在拉美提供了公共發展貸款。

文章還援智庫美洲對話組織(Inter-American Dialogue)稱,自2005年以來,中國的國有銀行已承諾向該地區政府和國有企業提供逾1370億美元貸款,用於主要涉及能源和基礎設施領域的項目,這一趨勢也有助於促進民間經濟聯繫。截至2019年,中國是拉美地區地區巴西、智利等幾個最大經濟體的最大貿易夥伴。

美利堅大學(American University)拉丁美洲和拉丁美洲研究中心主任、政府學教授埃里克·賀什伯格(Eric Hershberg)認為,中國異乎尋常的工業擴張,需要獲得在南美隨處可見的原材料的可靠供應,而中國對大豆和其他農產品日益增長的需求,也引發了對該地區的興趣。中國當局還在基礎設施、信息和通信技術等領域看到了感興趣的投資機會。

安吉洛則提到,中國還尋求改善其在該地區的外交地位。他表示,拉美地區對台灣的外交承認非常強烈,該地區有多個國家與台北保持關係。儘管近年來,一些國家為了換取中國的投資而改變了做法。

拉丁美洲 非同小可

非營利組織美國科學家聯盟(The Federation of American Scientists)6月在一份研究中提到,美國在拉美地區的利益是多樣的,這其中包括經濟、政治、安全和人道主義關切。地理位置上的相近確保了美國和拉美及加勒比地區之間的緊密經濟聯繫。美國也是該地區多個國家的主要貿易夥伴和外國投資來源。

薩巴蒂尼表示,拉美對美國非常重要,原因之一便是雙方間存在真正的戰略和國家安全問題。他說,拉丁美洲就在美國邊境的南邊,雙方經常有很多相同的外交立場,均隸屬於美洲國家組織(OAS)。因此,中國可能會尋求挑戰這種規範和製度的紐帶,這是美國關注的問題。

他還表示美國希望在拉美地區擴大影響力包含經濟因素,因為拉美不但是美國約20%的出口市場,也是美國進口商品的重要來源。他說:“所以我們也想保護我們的經濟利益,試圖以一種更有利於美國的方式推動該地區的發展,與美國的聯繫更緊密,而不是與中國。”

拉丁美洲對美國來說至關重要,一些分析人士擔心中國在該地區的投資或會威脅到美國。美國非營利組織“美洲對話”的亞洲與拉美項目負責人瑪格麗特·邁爾斯(Margaret Myers)認為,美國擔心中國與該地區的接觸有很多原因。

她表示:“美國和國際企業對自己與中國受到高額補貼的企業競爭的能力存在切實的擔憂。美國官員和政策制定者也對中國投資對民主治理和公民自由的影響深感擔憂,中國在拉美的一些監控系統直接侵犯了公民自由。在其他一些情況下,中國也願意與那些領導人從根本上無視人權和法治的國家進行廣泛接觸。”

美國如何爭奪拉美地區影響力?

薩巴蒂尼認為,美國官員對拉美的出訪及B3W倡議,讓美國在提高其在拉美影響力方面更上一層樓。他說:“拉丁美洲各國政府及其領導人完全在其權利和期望等範圍內,努力為其人民、政府和經濟尋求更好的交易,無論是在出口市場方面,無論是在貸款方面,還是在他們迫切需要的基礎設施投資方面。”

“所以特朗普僅僅警告拉丁美洲或對他們接受中國貸款提出威脅的戰略根本行不通。美國必須提供一些東西。美國不能威脅他們,甚至不能這樣做,也不能像特朗普所說的那樣實施門羅主義。美國必須能夠提供胡蘿蔔,”他接著說,“美國必須成為拉丁美洲國家的合作夥伴才能做到這一點,只有真正帶來投資,真正聽取他們的意見,並在這些發展項目中與他們合作,美國才能做到這一點。”

安吉洛說,美國可以通過關注中國沒有明顯比較優勢的領域與中國在該地區展開競爭。這些領域包括人權和民主、反腐敗、可再生能源、打擊虛假信息以及開放信貸額度等,以幫助該地區能夠更快地從大流行引發的衰退中復蘇。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