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拜登當選下屆美國總統 留學打工迎春天?


拜登當選下屆美國總統 留學打工迎春天?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59 0:00

根據目前的最新計票結果,美國前副總統、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擊敗現任總統特朗普,贏得2020年美國總統選舉。雖然選舉尚未結束,特朗普總統也尚未承認敗選,但有分析人士指出,如果拜登得以入主白宮,那麼新政府對待留學生及H-1B工作簽證的政策和態度或許將迎來轉變。

留學生冬去春來?

在特朗普政府的領導下,留學生們的2020年可謂跌宕起伏,在面臨學生一條條的新政策和簽證新規的同時,許多留學生甚至無法確定他們是否能繼續完成學業。

美國國土安全部9月宣布了一項擬議規則,根據提議的規定,持有F或是J類簽證的非移民將被允許進入美國,停留至其項目的結束日期,但時間不得超過四年。在美國,許多學習項目的時間其實都超過了4年。

美國移民及海關執法局則在7月6日宣布,一些在美國留學的國際學生如果其大學全部改為網課,他們或將不能留在美國或入境美國。但隨後政策遭到了美國多家大學等機構的司法挑戰,特朗普政府便於7月14日宣布撤銷規定。

雖然這條規定被撤回,但是留學生們卻依然迷茫不安。在新規撤回後,剛剛本科畢業,秋季將繼續留美攻讀碩士學位的中國留學生里奧·胡(Leo Hu)還是決定購買機票回國,在中國上網課。他曾對美國之音說,“這兩三週變化真的是太多了,你不知道它下一步又會怎麼樣,所以只能先走一步是一步,就是秋季回國讀,冬天什麼的就再看了。”

此外,特朗普總統今年5月還收緊了針對中國留學生的簽證政策,禁止與中國軍方有牽連的中國公民持學生學者簽證進入美國。他聲稱這些學生涉嫌非法從美國竊取知識產權。

留學生們的2020年異常艱難,一條接一條的政策,讓他們隔三差五受到驚嚇。在華盛頓州普爾曼市的華盛頓州立大學學習的多米尼加學生阿莫多瓦(Jose A. Almodovar)表示,很多留學生“生活在恐懼中,擔心自己的簽證會在某個時候被特朗普總統無緣無故終止”。

拜登或將於明年1月入主白宮,留學生們的日子似乎冬去春來。這位前副總統曾在推特上表示了對留學生的支持,他寫道:“全世界的人們帶著對未來的持續樂觀和(unrelenting optimism)決心來到這個國家。他們在這裡學習,在這裡創新,他們造就了我們美國。唐納德·特朗普不懂——我們需要一個懂的總統。”

在哥倫比亞大學讀書的張同學說,特朗普政府出台的有關留學生的政策“三天一小變,五天一大變”,讓她沒有辦法對未來生活做出預判,她覺得拜登的預計當選讓自己的生活穩定了許多。

亞利桑那大學研究教育政策研究與實踐教授珍妮·李(Jenny Lee)也表示,特朗普政府的反移民提案和政策猛烈衝擊著國際學生,威脅到了他們的學業和未來。而拜登的預計當選則讓他們鬆了一口氣。

她說:“拜登承諾叫停特朗普的'穆斯林禁令',並支持讓移民建設國家經濟。對國際學生來說,這樣的承諾意味著他們更有信心成功完成學業,而不用擔心突如其來的政策威脅,這也意味著他們在畢業後有一條更清晰、更可能獲得美國居留權的道路。”

美國教育理事會副主席法恩斯沃思(Brad Farnsworth)認為,如果拜登當選,對國際學生來說或是一個積極的發展。他說:“我認為這將向世界各地的潛在國際學生發出一個非常強烈的信號,即美國是一個歡迎外國訪問者的地方,我不能確定,但我預計這將對學生入學產生積極影響。”

康奈爾大學法學院教授、美國最高法院成員耶爾-洛爾(Stephen W. Yale-Loehr)對美國之音說,拜登將努力讓美國更歡迎國際學生,但這不會像許多人希望的那樣迅速實現。

他指出,拜登在明年1月就任後,將有幾個優先事項,其中就包括疫情和脆弱的經濟,“做出積極的移民改革可能不是拜登總統要做的第一件事”。

耶爾-洛爾說:“拜登總統可以發布行政命令,撤銷特朗普的一些移民行動,比如旅行和簽證禁令,這些措施對國際學生產生了不利影響。但反移民團體可能會在法庭上挑戰這些新的行政措施,這可能會推遲這些措施的生效。”

對於國土安全部9月宣布的有關F類學生簽證以及J類學者簽證的擬議規則,他還說:“如果這些是擬議的規則,拜登總統可以簡單地撤銷規則。但如果一項規則已經最終敲定,拜登總統將需要開始新一輪的規則制定,以擺脫這項規則。”

雖然拜登政府可能會歡迎外國留學生,但對於赴美留學的中國學生可能未必會恢復到奧巴馬時期,因為美中關係及拜登政府的對華政策也將對中國留學生造成影響。

但珍妮·李認為,對於在美留學的中國留學生來說,拜登的勝利當然是也是有利的,因為他們的經濟和科學貢獻將得到重視。

她對美國之音說:“在拜登執政期間,美中緊張關係可能會繼續。但區別在於,拜登支持符合國家利益的移民,而特朗普的本土主義立場完全反對移民。”

全美學者學會(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cholars)主席彼得·伍德(Peter Wood)認為,如果拜登當選總統,他肯定會兌現自己的承諾,取消特朗普總統有關外國學生在美留學的政策,“不光是中國學生,中共也會鬆一口氣。”

加州大學聖巴巴拉分校經濟學教授迪克·斯塔茲(Dick Startz)則對美國之音表示,“我還沒有聽到任何有關拜登政府將如何對待國際學生的言論”,他還說,自己不能作出權威性的評論,但他認為拜登的勝利不一定會讓在美中國學生鬆一口氣。

H-1B柳暗花明?

拜登的預計當選可能也會改變當前的H-1B簽證政策,一些分析人士認為,當前對H-1B簽證的一些限制可能會被取消。

特朗普總統簽署今年6月還簽署了一份行政命令,暫停某些工作簽證直到今年底,包括提供給某些專業領域如科技業的H-1B簽證。

隨後,據《福布斯》(Forbes)雜誌報導,美國聯邦地區法官杰弗裡·懷特(Jeffrey S.White)10月初針對特朗普政府的行政令發布了初步禁令,懷特法官裁定,總統不具備君主權力量,從而撤消國會通過的移民法。

但是好景不長,美國國土安全部與美國勞工部幾天后雙雙出擊,於10月6日公佈了“臨時最終規則”,提高H-1B簽證的申請要求與核審標準,並對持H- 1B 簽證的工作人群的工資提出了更高要求,以打擊用低薪的H-1B簽證勞工取代合格美國勞工的行為。

根據新規,入門級勞工的要求工資水平將從目前的第17個百分位提高到職業類別的第45個百分位,對最高技能勞工的工資要求將從 67% 提高到 95%。

美國國土安全部隨後又於10月29日提出以一項優先向薪資最高崗位發放H-1B簽證的提議,這一提議實際上將取代H-1B之前的抽籤發放方式。提議將進行為期30天的公眾意見徵詢。

全國公共廣播電台(NPR)報導說,特朗普針對H-1B的強硬路線是試圖給予美國人優先權,但科技行業內部人士表示,這是一項誤導性政策,不會實現這一目標。

與特朗普的做法不同,一些分析人士指出拜登將會改變特朗普對H-1B簽證的限制。 NPR援引斯坦福大學法學教授萊姆利(Mark Lemley)的話說:“特朗普政府對H1B簽證的敵意將會消失,這將是科技行業的一大福音。”

如果拜登成功當選,拜登政府有可能會為一些在美取得博士學位的外國學生發放綠卡。

其競選網站提到,“將免除對即將為世界經濟做出最重要貢獻的美國STEM領域博士項目的畢業生的任何限制。拜登認為,在美國攻讀博士學位的外國畢業生應該獲得綠卡,而把這些受過良好訓練的工作者流失到外國經濟體對我們自己的經濟競爭力是一種傷害。”

拜登的競選網站上還提到,他將會改革臨時簽證制度。 “高技能臨時簽證不應該被用來抑制招聘已經在美國從事需求職業的工作者。移民體係將高技能工作者擠出市場,而只青睞入門級的工資和技能,這威脅到了美國的創新和競爭力。”

競選網站還提到:“拜登將與國會合作,首先改革臨時簽證,建立基於工資的分配程序,並建立執法機制,以確保臨時簽證與勞動力市場保持一致,而不會被用來影響工資。屆時,拜登將支持擴大高技能簽證的數量,並取消對各國就業簽證的限制,因為這種限製造成了令人無法接受的漫長積壓。”

NPR報導說,拜登有關簽證制度的具體計劃仍不明朗,可能仍會推動公司僱用美國人。

如果拜登入主白宮,美國政治網站Politico等預測前勞工部助理部長斯普里格(William E. Spriggs)有可能成為新一任勞工部長。斯普里格對美國之音表示,他不太確定拜登對H-1B簽證的態度。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