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傳媒:拜登力邀首度實體峰會美日澳印劍指何方?


四方安全對話機制(Quad)成員國國旗:美國、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亞。(Courtesy Image)
傳媒:拜登力邀首度實體峰會美日澳印劍指何方?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4:37 0:00

日本共同社不久前引述外交消息人士報導說,包括美國、日本、澳大利亞和印度在內的四方安全對話機制(Quad),計劃在今年9月紐約聯合國大會一般性辯論之後舉行元首面對面會談。對於計劃舉行的時間,採取面對面的原因,會談中可能討論的新議題,以及中國可能的反應,各國專家提出不同的推測。

利用UN大會藉機拉抬菅義偉?

前美國海軍陸戰隊太平洋基地政務外交部副部長埃爾德里奇在接受美國之音的採訪時表示,在今年9月紐約舉行聯合國大會之後,若讓已經來到美國的三國元首在華盛頓召開四方安全對話會談非常方便,也有為會談提升層級的意味。

前美國海軍陸戰隊太平洋基地政務外交部副部長羅伯特・埃爾德里奇(照片提供: 埃爾德里奇 )
前美國海軍陸戰隊太平洋基地政務外交部副部長羅伯特・埃爾德里奇(照片提供: 埃爾德里奇 )

他說:“去年10月四方成員國舉行面對面外長會議之後,把層級拉高為國家元首也很合理。比起在線會議,面對面的討論感覺好多了。特別是對於拜登這一類的傳統政治家而言,當面觀察四國元首聚集互動時的細微反應,彼此之間微妙的表情與動作,是非常重要的。另一方面,這也是把四方安全對話機制徹底制度化的機會。去年10月有外長會議,今年3月是元首的在線會議,如果再加上預計在今年9月舉行的元首面對面,就可以形成半年召開一次會議的製度,有利於組織未來的持續發展。”

澳大利亞國立大學亞太學院講師宋文笛認為,這是為了10月底G20元首峰會前後和中國舉辦美中元首峰會鋪墊。他表示,拜登政府一向喜歡先與盟友聚會,然後再與中國會談。如同3月份的阿拉斯加美中會談一樣,國務卿布林肯等人是在先訪問了日本、韓國、印度等國,與友邦互通聲氣,鞏固勢力之後、再“挾帶氣勢”到阿拉斯加和中國代表攤牌的。

澳大利亞國立大學亞太學院講師宋文笛(照片提供: 宋文笛)
澳大利亞國立大學亞太學院講師宋文笛(照片提供: 宋文笛)

另外,宋文笛認為,美國應該也有意為日本在奧運之後即將舉行的選舉加持。

他告訴美國之音:“在過去接近一年任期內,日本在國際參與、台灣海峽、美日澳防務協作等議題上有了充足的進展,成為拜登多邊主義外交的重要左膀右臂。但是,首相菅義偉目前在國內的民意支持度低迷,日本執政黨總裁選舉又預計將於9月底改選。拜登若是能在日本選舉之前再度提供國際舞台讓菅義偉和大國元首們暢談國際治理,或許有益於菅義偉的選情,並間接鞏固菅義偉的親美外交路線,同時也作榜樣給其他各國領袖看。讓他們知道,支持美國,美國也會有所回報。”

日本接下來面臨兩項最重要的選舉,一是自民黨總裁任期即將屆滿,預定於9月底舉行選舉。二是日本眾議院代表選舉將於11月之前舉行。

印度首次碰面向西方盟友靠攏

日本的印度太平洋問題研究所研究員胡莎娜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中國對印度的態度愈來愈具有攻擊性。從去年開始,中國在中印邊境引發的小規模軍事衝突,就是對印度安全態勢施壓日漸升級的開始。

印度太平洋問題研究所研究員胡莎娜(照片提供: 胡莎娜)
印度太平洋問題研究所研究員胡莎娜(照片提供: 胡莎娜)

她說:“這種情形讓以往想要在以美國為代表的盟國與中國之間保持平衡的印度必須清晰表態,展現出有別於以往的聯合抗中決心。在四國之中的其他三國的現任元首都已經在其他國際會議上碰過面,只有印度總理因為疫情關係尚未有機會見面。這次是印度當面表現誠意的一個好時機。”

胡莎娜指出,四方安全對話機制2007年開始,期間有些成員國對中國表現出猶豫不決的態度,也有一些成員國退出四方對話機制,從而導致該機制停止運作。重啟之後,成員國最先對中國的態度也並非一致,尤其是印度。近期中國不只是在態度上對印度很強勢,而且以實際行動讓印度感受到威脅,印度必然要靠向西方盟友。在這個時間點上,印度總理能面對面參加會談,正能把四國之間唯一一個對抗中國的不確定因素補齊,從此口徑一致。

胡莎娜認為,從美國副國務卿7月底訪華的決定可以看出,美中之間即使關係惡化,還是想維持對話的可能,此次訪問的結果預計會決定9月四方安全會談的討論重點。屆時,四個元首有可能

疫苗或成為四方會談之重頭戲

宋文笛認為,這次會談可能會討論到的一個重要議題就是疫苗。他說:“四方安全對話機製成立的初衷,是因應2004年底的南亞海嘯,為了協調分配人道救援物資而興起。印度如今更是除了中國之外的最大疫苗生產國,在國際疫苗分配平台COVAX 最大提供者。但是從今年春天開始,印度因本土疫情爆發自身難保。另外,澳大利亞原本抗疫表現非常優異,導致疫苗接種率很低,而如今澳大利亞也同樣走向封城。'四方'之中有'兩方'疫情陷入困境,而日本經歷東京奧運之後同樣疫情前景不明,由此可知,抗疫議題,必然會是優先議題。”

他指出,此次四方安全會談,除了疫苗產能和分配問題,美國有可能在面對全世界各國的幾輪疫苗捐贈計劃之外,宣布針對四方安全對話機制的會員國額外捐贈疫苗,以示親疏之別,並且提升印太區域治理平台的向心力。

胡莎娜指出,基於協調分配人道救援物資的初衷,印度在疫苗的議題上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

她說:“印度很早就開始向鄰國以及其他不富裕的國家捐贈疫苗。雖然印度之前因飽受疫情升溫的困擾而暫停輸出疫苗。但是,現在印度國內疫情已經逐漸得到控制,差不多該重啟疫苗捐贈的機制了。美國向許多國家捐贈疫苗,日本特別向台灣和越南提供了捐贈。澳大利亞也有計劃向亞太國家捐贈疫苗,本次四方安全會談上可以在疫苗捐贈方面達到多層面的同步,對抗中國的疫苗外交會更有效果。”

她表示,鑑於許多發展中國家的疫情才剛興起,西方的疫苗科技與印度製造能力,是向低收入國家或疫情緊迫國家提供疫苗的關鍵,以印度優異的產能,未來能在四國聯合的疫苗外交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東南亞國家逐漸從接受中國疫苗轉向西方疫苗,馬來西亞也已禁止施打中國疫苗,四方安全對話機制在疫苗的生產與供給方面更有發揮空間。

印度外交部及科技部生物科技部門高階官員已於5月28日與日本國際合作銀行代表就疫苗合作進行討論,以落實今年3月四方安全會談高峰會決議,加強疫苗生產及供給合作。

科技全球供應鏈策略調整

宋文笛說: “另一個重要議題是科技全球供應鏈標準的問題。原本在經濟復甦方面,G7領導人峰會已經提出以私部門主導的'更好地重建世界'計劃(Build Back Better World),在本次四方安全會談期間原本是帶頭加碼的好時機。但是,日澳印各國經濟放緩,拜登政府也剛剛才祭出刺激內需的基礎建設計劃,預算預計高達三萬多億美金。因此,美國對於援外手頭也並不寬裕。如此一來,既然四國協助全球經濟復甦所需的資金'量'有限,那麼至少就要提升'質'。”

他表示,四方安全對話機制可能會做出新的宣示,例如承諾在敏感科技等方面的供應鏈上,提高透明度和對“企業社會責任”的要求。近日西方媒體熱議的話題,例如個別國家的電子產品的數位安全漏洞、疑似強迫監獄犯人當工廠勞工的人權疑慮等,其實都為了“供應鏈的質有待提高”,增加了認識和聲勢。

深化印太戰略四方

宋文笛估計,目前美國對於東中國海安全、台灣海峽以及南中國海的和平與穩定的關切,都在國際場合上獲得正面確認,包括美日、美韓、美澳、日澳、美日韓副部長會談、G7 峰會等。美日印澳是對於這類議題感受最深的區域大國,理應會對中國崛起時代的印太戰略各方面,做出更深入討論。

埃爾德里奇表示,四方+友邦的共同軍演也有可能是討論重點。

他說:“4月份,法國與四方安全對話機製成員國在孟加拉國國國灣展開了為期3天的聯合軍演,將四國組織延伸搭配其他友邦。這個四方+1的聯合軍演模式是為了對抗中國威脅做準備。合作國家不僅限於QUAD四國,亞洲版NATO(北約組織)已經成形。英國航空母艦伊麗莎白女王號戰鬥群在5月也展開亞洲之旅,預計將與10多國進行聯合軍演,其中包括四方安全對話機制的成員國。本月底已經與印度海軍在孟加拉國國國灣海域聯合演習。此航母戰鬥群預計9月停靠日本,與日本自衛隊在西太平洋進行聯合演習。相信9月的四方安全會談有機會把四方+1聯合軍演推向常態化。”

英國國防部長華勒斯7月21日於東京與日本防衛相岸信夫進行面對面會談。日本讀賣新聞報導,兩人一致“強烈反對”中國加強海洋擴張,試圖片面改變現狀一事。華勒斯在會後表示將派遣2艘軍艦,常態性部署亞洲水域。

埃爾德里奇預計,台灣議題將會列入討論的重點。他說:“很有可能不只是討論台灣在印太地區扮演的戰略重要性,還會討論如何讓台灣有更多參與國際組織與國際運作的可能性。畢竟從G7領導人峰會和幾乎所有美日兩國參與的重要會議中,已經將台灣提升到一個民主國家應當共同重視的程度。前面先鋪陳讓歐洲國家認同台灣議題的重要性,後面就能產生四方聯合歐洲盟友支持台灣的狀態。”

埃爾德里奇認為,太平洋島國議題也將是討論的重點之一,因為中國在這個地區不斷進行的經濟項目和疫苗外交,已經讓澳大利亞感到在國土北部與東部防衛上的危機。美國曾經在二戰時讓當時的敵國掌握太平洋諸國,造成防衛上的一大破口,現在會特別小心避免這種狀況再度發生。

中國欲弱化四方對話安全機制之凝聚力

胡莎娜指出,中國已經在嘗試拉進與中東地區某些國家的關係,以便與四方安全對話機制抗衡,其中包括印度的鄰近國家,但是她不認為這樣會達到製衡效果。

她說:“很有可能一旦四方安全對話機制展現更強的向心力,中國就強化它與印度鄰國的關係,企圖對印度施壓。但是,中國與這些國家並沒有面臨共同的威脅,也沒有共同的價值觀,所以組成的強度與四方安全對話機制根本不是同一個級別。中國還是以一帶一路和疫苗外交來拉攏這些國家,但是印度與這些鄰國也有經濟往來,並捐贈疫苗給他們。所以,這些國家只是隨時在中印之間保持平衡而已,並不會對中國有共同對抗敵人的想法。”

埃爾德里奇認為,中國不會有很大的直接反應,但是它會做一些小的實驗來測試四方成員國,例如採取拉攏俄羅斯以對日本造成壓力等慣用的策略,以圖弱化四方安全對話機制的凝聚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