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聯邦檢察官開始對攻擊國會大廈的騷亂者提出刑事指控


特朗普總統的支持者衝入國會大廈後沿著參議院議事廳外的階梯往下走。 (2021年1月6日)
聯邦檢察官開始對攻擊國會大廈的騷亂者提出刑事指控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15 0:00


美國司法官員星期四(1月7日)宣布,美國執法當局對星期三支持特朗普的騷亂者攻擊美國國會大廈事件開啟了一項刑事調查,徵用數以百計的調查人員辨識並逮捕肇事者。

負責美國首都地區的代理聯邦檢察官邁克爾·舍溫(Michael Sherwin)說,有15人在華盛頓的聯邦法庭受到與這起騷亂有關的指控,還有40人在哥倫比亞特區高等法庭因騷亂之前的行為而受到指控,多數的罪名為非法進入國會場地。

首都地區代理聯邦檢察官舍溫(資料照片)
首都地區代理聯邦檢察官舍溫(資料照片)

聯邦控罪包括盜竊政府財產和違反槍支法規。舍溫說,一名在國會大廈附近被捕的男子攜帶半自動攻擊型武器和“隨時可用的”11個自治燃燒彈。

這次攻擊導致四人死亡,幾十人受傷。

舍溫說,這些逮捕行動標誌著將肇事者繩之以法的努力的開始,這可能會持續幾個月。

舍溫說:“可以肯定的是:這顯然是一個非常危險的局面。我們積極主動地爭取盡快處理這些案件。而且可以肯定的是,雖然我們只是以15起案件開始,我認為這是個好的開端,但絕不是結束。”

在36小時內有這麼多人受到指控,而且今後還會有更多人被指控,這凸顯了負責調查的檢察人員的辦案力度。

舍溫告誡說,在數以百計的闖入國會大廈的騷亂者中,除了極少數人外,多數都在國會警察允許下離開了現場,因此,識別和逮捕肇事者的努力可能要幾個月甚至全年的時間。

他說,數以百計的調查人員正在梳理監控錄像和社交媒體鏡頭,以查認那些肇事者。

舍溫說:“我們將積極主動地就這些案件提出指控。”

代理司法部長杰弗裡·羅森(Jeffrey Rosen)說,司法部“致力於確保那些對我們的政府和法治遭到的這次襲擊負有責任的人因他們的行為而依法承擔全面後果”。

羅森在星期四的一項聲明中說:“我們的刑事檢察官一直徹夜在與來自美國國會警察局、聯邦調查局、菸酒槍支及爆炸物管理局、華盛頓市警察局和公眾合作,蒐集證據,辨識肇事者,並在恰當情況下提出聯邦控罪。”

聯調局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說,聯調局已經“部署了我們的全面調查資源”,以對那些肇事者提出指控。

他在一項聲明中說:“可以肯定的是:我們將與我們的合作夥伴共事,讓那些參與昨天圍攻國會大廈的人承擔責任。”

羅森形容說,這次大膽衝擊國會事件是“對我們民主根本機制令人無法容忍的攻擊”。事件開始時,國會議員正在召開參眾兩院聯席會議,以認證當選總統喬·拜登在11月3日的選舉中獲勝,數以百計的唐納德·特朗普總統的支持者闖入了國會大廈。

星期四晚上,特朗普在推特上發布視頻,談到了“對美國國會大廈令人髮指的襲擊“。他說,他“為暴力、無法行為和混亂而感到憤慨”。

特朗普敦促因他敗選而憤怒的粉絲遊行前往國會大廈,為此他一直受到煽動暴力的普遍譴責。在任時曾是特朗普堅定盟友的前司法部長威廉·巴爾( William Barr)罕見地斥責了總統。他在給美聯社的聲明中說,特朗普總統的行為“是對他的職位和支持者的背叛”。

當被問到檢察官是否在查看特朗普在這起事件中所起的作用時,舍溫說:“我在看這其中的所有行為者和任何起了作用的人,如果證據符合犯罪要素,他們將受到指控。”

來自超過18個執法機構的警察以及國民警衛隊員趕到華盛頓,平息了騷亂。但是有關這起事件的一個關鍵問題基本上仍然還沒有答案:為什麼防守國會大廈的警力未能製止騷亂者進入建築?執法官員說,他們雖然為大型抗議做了準備,但現場發生的情況出乎他們的預料。

支持特朗普的抗議者闖入美國國會大廈。 (2021年1月6日)
支持特朗普的抗議者闖入美國國會大廈。 (2021年1月6日)

國會警察局局長史蒂夫·桑德(Steven Sund)在星期四的一項聲明中說:“(美國國會警察)制定了強有力的方案,以應對預期中的第一修正案(保護言論與集會自由的憲法第一修正案)活動。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這些大規模騷亂不是第一修正案活動;它們是犯罪騷亂行為。”

桑德在聲明中為他手下的警察進行了辯護。他說,“數千人”參與了“暴力騷亂行動”,用金屬管、化學刺激物和其它武器攻擊警員。有50多名國會警察和華盛頓警察受傷,其中幾名警察被送往醫院。

國會警察面臨的另一個問題是,在有人砸碎玻璃、洗劫辦公室和竊取政府文件和物品的情況下,他們為什麼未能將他們拘捕。

一位發言人說,桑德將辭去職務。

舍溫沒有事後聰明式地猜測國會警察應該怎樣做才能更好,但是他說,他們的失誤加大了聯邦調查人員追踪和逮捕肇事者的難度。

一名特朗普的支持者坐在眾議院議長佩洛西的辦公室內。 (2021年1月6日)
一名特朗普的支持者坐在眾議院議長佩洛西的辦公室內。 (2021年1月6日)

很多人以在社交媒體上張貼視頻和照片的形式留下了犯罪證據。一名QAnon支持者在參議院議事廳被拍下了照片。另一名特朗普支持者在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的辦公室讓人給他拍了照。

聯邦調查局表示正在試圖識別參與騷亂者,並敦促公共分享“描述騷亂或暴力的信息和數字媒體”。

前聯邦檢察官、現在是風險管理諮詢公司德安華(Kroll)執行董事的喬丹·斯特勞斯(Jordan Strauss)說,這些視頻和照片為檢察人員留下了“海量證據”。

斯特勞斯說:“很多人在犯罪過程中直播了他們的罪行。“

斯特勞斯說,騷亂者有可能面臨從破壞財產到威脅國會成員和煽動叛亂等多項聯邦控罪。舍溫說,所有控罪,包括煽動叛亂,都擺在桌面上。

煽動叛亂是通過武力反對政府的行為。去年夏天,巴爾在寫給聯邦檢察官的備忘錄中提到了對反警察的抗議者提起煽動叛亂指控的可能性。

舍溫說,檢察官可能會選擇“更潔淨”指控,以避免”有違反第一修正案的風險或者讓某人聲稱受到某種政治起訴”。

刑事辯護律師喬爾·希爾什霍恩(Joel Hirschhorn)說,逮捕每一個騷亂者並對他們提出指控幾乎是不可能的。

“我認為任何在國會大廈內的人都有風險,因為這是擅入政府地產,”希爾什霍恩說。 “他們能否起訴所有這些人呢?不,那是不可能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