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何以解憂 唯有杜康拜登國安顧問發文挺澳大利亞


拜登提名為國家安全顧問的傑克.薩利文(Jake Sullivan) 2020年11月24日在德拉瓦州與拜登同台。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24 0:00

12月1日,“對華政策跨國聯盟”(Inter- Parliamentary Alliance on China,簡稱IPAC)在其網站上公佈了由來自新西蘭、德國、挪威、瑞典、丹麥、英國、意大利、日本、斯洛伐克、美國等國議員共同錄製的一段視頻,品酒論英雄。這些在各個國家叱吒風雲的政壇驕子先是“吹捧”自己國家出產的酒是多麼的獨特、溫馨,隨後話鋒一轉,齊聲號召大家,暫且將各自的“愛國情懷”放一放,把注意力轉向澳大利亞,呼籲讓今年的最後一個月成為支持澳大利亞葡萄酒產業、拒絕中共強權打壓的時段。

這一視頻被“推”上“國際舞台”之後,幾天內已經得到將近一萬次“喜歡”的點擊。

白宮國家安全事務委員會(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簡稱NSC)隨後跟進,表示白宮這個星期舉辦的某個聖誕節前酒會上,將會為嘉賓特別獻上澳大利亞葡萄酒。白宮NSC的推文還說:“為中國國內的那些酒友們感到難過,北京對澳大利亞酒農的強制性關稅,割去了他們的享受。”

無獨有偶。在上個月大選投票中勝出的民主黨人拜登提名出任下一屆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的傑克.薩利文(Jake Sullivan)第二天也發出推文,專門講到澳美關係。

“澳大利亞民眾在捍衛全球自由民主的過程中,已經做出了很多的犧牲。恰如過去一百年來的例行,美國今天依舊同我們的盟友澳大利亞肩並肩站在一起,共同推進我們共享的安全、繁榮、以及價值和理念。”

薩利文的推文收到了五千多個“讚賞,”很多都來自澳大利亞。一位推友說:“聽到對我們的支持,真令人振奮!不過,別光說不做。過去,我們同美國在很多場合、以及各種衝突中肩並肩站在一起。如今我們所遭遇的,是一種新型戰爭,我們亟需盟國來共同抵抗、懲罰對我們施加各種懲罰性措施的中共。”

*跨越黨派、跨越選舉鴻溝的親民主理念*

拜登提名出任下一任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的傑克.薩利文在當下全球聚焦的澳大利亞抗中議題上,直接呼應川普總統班底和跨國議會聯盟的倡導,讓人眼前一亮,可說是在這個議題上,凸顯了美國外交政策從川普到拜登的延續,展示了美國跨黨派、跨越選舉鴻溝的親民主理念。

前不久,另一位民主黨外交政策資深人士、曾於2009至2013年奧巴馬總統任期內出任亞太事務助理國務卿的坎貝爾(Kurt Campbell)在英國智庫“政策洽談”(Policy Exchange)發表演講期間,表示希望拜登團隊能夠一改從前國際間對美國外交政策“短視”並且“經常換來換去、缺乏持久和一貫性”這樣的印象。

坎貝爾並且坦承川普任內的一些政策頗受亞太地區國家的讚賞,並形容川普團隊在對華政策的製定過程中,具有“冷靜、客觀的評估。”

坎貝爾還稱川普團隊負責對華政策制定的關鍵人物之一、副國家安全顧問博明(Matt Pottinger)是他的“朋友。”

*避免陷入中共所設的迷魂陣*

在坎貝爾於這家英國智庫舉辦的國際講座發表演說之前,博明也被邀請於同一家智庫進行政策演講。期間,他強調說,世界各國必須要對中共的統戰、以及心理戰術,保持高度警惕。

“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政黨或者政權比中共更為關注它對國際輿論以及政策制定過程的影響力了。”

川普總統的副國家安全顧問博明還指出,中共在統戰上動用了大量資源。其“心理戰術”的手段含有兩方面:其一,是說“未來是屬於我們的,你們【要是明智的話】盡快做相應的調整吧。”其二,是採用看似恰恰相反的論述,即“不用擔心我們,我們之間沒什麼區別。”

上述兩條看似相反的論述“路線”或者說是方式,其目的是一個,即以兩種不同的手段,企圖牽著對方的鼻子走,使對方或者把中共的所作所為不放在心上,不視其為威脅,因而對之持“放任”或者“放縱”的態度,

再或就是讓人感覺中共的勢力和實力已經龐大到無可抵禦的程度,外界已無力抵抗,乾脆放棄。

川普總統的副國家安全顧問博明告誡大家,與中共抗爭,要做好避免陷入以上這兩種“迷魂陣”,唯有保持清醒頭腦,對中共的實力和弱勢之處均有一個恰當的評估,方能打贏這場心理戰。

*何以解憂唯有杜康*

在很多觀察人士看來,中共在處理澳大利亞問題上,即凸顯了其戰術和戰略弱勢。“教訓澳大利亞”不成,反而凝聚了澳大利亞民眾堅持民主社會理念的共識,並與此同時,再次如香港局勢,讓其他國家對中共的企圖和霸凌有了更進一步的認識,也更想要與中共、乃至中國“脫鉤”。另一方面,中共對澳大利亞的打壓,也促進、或者說是加速了東西方、南北半球民主國家政治、經濟上的結盟。這其中的根本點在於,民主理念“長在我心”,其深得民心,且跨越國界、跨越語言和種族之別,而中共對此低估過甚。

一位支持購買、品嚐澳大利亞出產的葡萄酒來對中共的打壓說不的推友一言以蔽之:“開一瓶【澳大利亞】酒,品一品澳大利亞價值。”

從中國流亡到澳大利亞的藝術家巴丟草為聲援澳大利亞繪製了“民主之酒”的圖案。

何時中共、中國也能夠邁出關鍵的一步,品一品民主價值,是世界矚目的。拜登任期內,其政策是否有助於中國朝著民主方向邁進,也是為各界所矚目的。

*學者談及緣何支持對中共強硬政策*

兩位大力支持川普政府對中共採取強硬態勢、堅信如此才能促進中國政治改革的著名學者,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闡述了他們的想法。

邁阿密大學的資深政治學教授、就中國議題有多部論著的金德芳( June Teufel Dreyer)教授就為何支持美中“脫鉤”表示:“尼克松、基辛格的開放政策確實是帶來了很大好處。那些好處都是給中方帶來的。“對話”可以無限期進行下去,幾十年之後,依然無果。太多的美國人看似以為對話本身就是成功,而與此同時,中共在積極準備戰爭。”

美國邁阿密大學教授金德芳(美國之音鐘辰芳拍攝)
美國邁阿密大學教授金德芳(美國之音鐘辰芳拍攝)

金德芳教授還對美國之音表示,“我確信中國現行的體制不會是長此以往的。問題是,在這個體制的衰落於世人面前顯現無疑的那一刻到來之前,其對於環球秩序將會帶來多大的損害?”

賓夕法尼亞大學(亦稱賓州大學)歷史和國際關係教授阿瑟.沃爾德倫(Arthur Waldron林霨)對美國之音表示,在與中共打交道期間,首先要明確一點,那就是中共對於歷史、現狀、人權等諸多議題的看法和認知,從根本上有別於堅信民主制度的人們所持的看法和認知。“美國民眾歷史上成功抗擊過理念上的對手,從成功抗擊英國殖民體系、到成功抗擊納粹第三帝國、再到成功抗擊蘇維埃聯盟。對付中共的唯一有效方式是徹底認清其本質,充分意識到我們最根本的價值正在遭受蓄意的、猛烈的攻擊。恰如之前,面對暴行,唯一有效反制就是'絕不能讓其得逞。'”

*拜登最近一次與習近平交談*

2019年9月在華盛頓出席美國外交理事會舉辦的一場討論會期間,拜登曾對筆者表示,他最近一次與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坐下來交談,是兩人都出席2017年度的瑞士達沃斯論壇期間。那次論壇期間,拜登與習近平都發表了主題演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