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擁抱社會主義政策綱領增加


角逐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提名的伯尼桑德斯在紐約市關於美國何去何從的講話。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59 0:00

角逐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提名的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競選班子星期三宣佈,他們第一天的網上募捐就籌集了將近6百萬美元,輕鬆超過了他的民主黨對手首日募捐的總和。

這位佛蒙特州的聯邦參議員星期二宣佈再度問鼎白宮,24小時內有超過22萬人向他捐款,超過了他2015年出馬競選時150多萬美元的首日募款數額。桑德斯自稱是“民主社會主義者”。在他正式宣佈參選總統之前,美國總統特朗普已誓言美國永遠也不搞社會主義。

在美國歷史上的多數時期,“社會主義”都等同於髒話,人們提起“社會主義”,往往是給政治對手抹黑,而不是自我標榜。

人們一般會把社會主義與國家控制生產資料、共產主義甚至極權政府相混淆。社會黨候選人難以吸引大眾支持。在美國社會主義者如日中天的1920年,尤金對德布斯在總統選舉中也只不過獲得了大約91萬5千選票。

但是根據最近的民調,社會主義觀念愈來愈受歡迎,在這種情形下,爭取2020年黨內提名的民主黨候選人紛紛開始擁抱那些與社會主義事業密切相關的經濟、稅收和社會政策綱領。

《了解馬克思的作者、經濟學教授理查德沃爾夫博士對美國之音說:“有那麼一種揮之不去的痛感,覺得我們被坑了,覺得美國人得不到在一個富裕的國家應該得到的東西。有些人成了(亞馬遜公司老闆、億萬富翁)傑夫貝索斯。。。可我們其餘的人連怎麼讓自己的孩子讀完大學都不知道。”

根據沃爾夫的估計,大約4千4百萬美國人欠著學生貸款,因此,愈來愈多的民主黨人在競選時會強調這個話題。

自稱“民主社會主義者”的桑德斯參議員2016年競選總統時動員起了新一代選民,他們試圖推動進步派的政策,比如免除大學學費和實行全民醫保。
桑德斯在黨內角逐中輸給了前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然而,他的政策迫使民主黨重新審視本黨更為主流的政策。

還在桑德斯星期二正式宣佈參選之前,爭取2020年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提名的各路民主黨參選人就已開始進一步左轉,提出了有關醫保擴充、稅收政策和氣候變化的各種方案。

在六名宣佈參選總統的民主黨參議員中,有五位誓言爭取“全民聯邦醫保”。這五人是新澤西州的布克、紐約州的柯爾絲滕吉利布蘭德(又譯陸天娜)、加利福尼州的卡瑪拉哈里斯(又譯賀錦麗)、麻薩諸塞州的伊麗莎白沃倫和佛蒙特州的伯尼桑德斯。讓全民享受聯邦醫療保險會有高昂成本,在以前,許多民主黨人對這種提案連想都不敢想。如今,在這六位參議員中,只有來自明尼蘇達州的艾米克羅布查拒絕接受這一想法。

同時特朗普總統和其他共和黨人繼續使用“社會主義”一詞來貶損他們的民主黨對手,對來自紐約的國會眾議員、前桑德斯競選工作者亞歷山德里婭奧卡西奧-科特茲等新科議員大加鞭撻和譏諷。

特朗普最近在推特上說:“我認為,對民主黨人來說非常重要的是,一定要推動他們的綠色新政。對所謂'碳足跡'來說,永久消除所有的飛機、汽車、母牛、油氣和軍隊,那該多好啊,哪怕沒有別的國家會這樣做。真聰明!”

特朗普在2月5日的國情咨文演說中宣佈:“永遠也不會讓美國成為一個社會主義國家。”

然而,雖然右翼人士反對社會主義觀念,但是根據蓋洛普2018年的一項民調,57%的民主黨人對社會主義有好感。

社會主義替代的費城志願者哈里森說:“毫無疑問,伯尼桑德斯2016年的競選在把社會主義一詞去污名化方面發揮了巨大作用。”社會主義替代是由一些較小的組織組成的全美網絡,聲稱要在當地社區“打擊不公正”。

她對美國之音說:“人們、那些普通工薪階層的人們需要每小時15美元的最低工資標準。我需要讓全民聯邦醫保。我需要免費大學。我猜想,我是個社會主義者。”

全美最大的由自稱為社會主義者組成的團體美國民主社會主義者誇口說,自從特朗普2016年當選總統後,他們有了大約6萬成員,而就在2015年桑德斯首次參選總統之前,他們還只有5萬成員。
全民醫保

對自稱為民主社會主義者的選民以及廣大民主黨選民來說,最重要的議題也許就是全民醫保了。

桑德斯在2013年推出“全民聯邦醫保”法案時,他連一個共同發起人都找不到。如今,來自華盛頓州的進步派民主黨人普拉米拉賈亞帕爾眾議員發起了一項類似議案,預計在議案正式推出時,會有一百多眾議員聯署。

政治分析人士說,“全民聯邦醫保”已經成為有志問鼎白宮的民主黨人證明自己堅守進步派觀念的一個試金石。

2016年做為桑德斯的代表和馬里蘭州桑德斯競選陣營共同主席的鮑勃米倫坎普對美國之音說:“顯然,現在跟伯尼和悲催的克林頓競爭時不一樣了。”

他提到,現在已經有眾多的民主黨人或者已經宣佈2020年競選總統或者為此建立__了探索委員會。他說:“這對人們來說不是一個容易的決定。有很多不錯的人在競選。”

社會主義對美國政治究竟意味著甚麼?這在美國人中間沒有多少共識。雖然共和黨人把社會主義比作斯大林的俄羅斯,但是左翼候選人提出的社會主義並不侵犯政治自由,而是主張對富人增稅,以支持全民醫保、補貼大學學費、提高最低工資標準等政策。

沃爾夫說:“年輕人,特別是那些沒有經歷過冷戰的年輕人,長大的過程中並沒有受到過那種邪惡的俄羅斯人會投下核彈的恐懼熏陶。”

阿克西奧斯(Axios)1月份的民調顯示,Z世代、也就是年齡在18到24歲之間的選民實際上更喜歡社會主義(61%),而不是資本主義(41%)。這個數字比全國平均數字要高得多。全國平均數字顯示,39%的人更喜歡社會主義,61%的人更喜歡資本主義。

沃爾夫說:“共和黨人。。。攻擊人們是社會主義者或共產主義者或馬克思主義者,等等…他們在美國這樣做了半個世紀,已經把這種攻擊用爛了。就跟任何東西一樣,它不會隨著歲月的增長而愈來愈好,它只會變餿。”

很多民調顯示,對社會主義政策的支持要高於對社會主義一詞本身的支持。比如,福克斯新聞台(Fox News)1月份的一項民調發現,70%的選民支持對年收入超過1千萬美元的家庭增稅。

賓夕法尼亞大學研究生阿德里亞娜奧蒂茲並不自認為社會主義者,但是她對美國之音說:“我希望每個人都能得到免費的醫保。”

她說:“我26歲的時候,我母親的保險不管我了。僅僅是為了弄明白醫院系統、醫療系統就讓我抓狂,弄得我根本就不想去看醫生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