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VOA專訪:美副國務卿談美台對話、芯片短缺和5G“可信網絡”


美國副國務卿費爾南德斯在匹茲堡與當地工會領袖一道參加圓桌討論會。(2021年9月30日)
VOA專訪:美副國務卿談美台對話、芯片短缺和5G“可信網絡”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36 0:00

美國國務院一名高級官員在回應有關美國要求得到供應鏈訊息來幫助解決全球芯片短缺的問題時說,美國沒有要求全球頂級芯片製造商提供“商業秘密”。

“我們並沒有要求提供將被公開的信息。這是機密信息,將予以保密,”美國國務院負責經濟增長、能源和環境事務的副國務卿何塞·W·費爾南德斯(Jose W. Fernandez)星期二(11月23日)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

“這樣做的目的是做我們需要做的事情,那就是找到緩解供應鏈瓶頸的方法。”

在美國尋求與台灣建立更緊密的經濟聯繫之際,費爾南德斯 首屆對話在去年11月進行。

美台官員2020年11月20日在華盛頓與台北啟動首屆“美台經濟繁榮夥伴對話”中籤署備忘錄華盛頓實體會場。坐起美國在台協會藍鶯、美國副國務卿克拉奇、台灣經濟部次長陳正祺、台灣駐美代表蕭美琴。(台灣駐美代表處提供)
美台官員2020年11月20日在華盛頓與台北啟動首屆“美台經濟繁榮夥伴對話”中籤署備忘錄華盛頓實體會場。坐起美國在台協會藍鶯、美國副國務卿克拉奇、台灣經濟部次長陳正祺、台灣駐美代表蕭美琴。(台灣駐美代表處提供)

台灣是全球最大的代工芯片製造商台積電(TSMC)的所在地。在台灣發生的任何影響台積電生產的干擾,都可能使全球供應鏈緊張到崩潰的地步。許多人把台灣這個自治的民主政體的生存與美國供應鏈的安全聯繫在一起。

費爾南德斯說,台積電決定在日本建立新工廠是一個使供應鏈地點“多樣化”的好舉措。這個工廠計劃在2024年開業。

他還證實,國務院已經更改了“清潔網絡”的名稱,這是特朗普政府期間發起的一項倡議,旨在推動一個值得信賴的5G網絡供應商的同時阻止其他國家使用中國電信公司華為的設備來建設各國的5G網絡。它現在被稱為“可信網絡”。

“我喜歡'可信網絡'。這不是一個清潔的問題。這是你信任誰的問題,”費爾南德斯說。

以下是這次採訪的節錄翻譯。出於簡潔清晰目的,本文經過了編輯。

美國之音:會上都討論了什麼?達成了什麼協議?我們可以期待什麼?

費爾南德斯:我想,你會看到這次對話中的一些建議得到實施。例如,我們將開始在兩個私營部門之間建立私營部門的聯繫,以確保台灣和美國都能從我們深厚的經濟聯繫中受益。

美國之音:美方正在考慮採取的具體措施有哪些?

費爾南德斯:另外,我們也可以做像是替補中國因為不滿意這些行為而取消的出口信貸等。……我們與台灣討論的要點之一是,美國在今後可以做些什麼來預測並試圖反制中國方面的經濟脅迫。

美國之音:美國想要的究竟是什麼?如果這種情況倒過來的話,美國很可能不會答應這樣的要求。

費爾南德斯:我們試圖做的是弄清楚為什麼在一些國家會出現供應鏈瓶頸。例如,為什麼汽車公司不能得到他們製造汽車所需的半導體?我們所要求的是來自消費者、生產者和中間商的信息,我們想要找出為什麼會有瓶頸,這樣我們就可以真正地採取行動消除這些瓶頸。我們沒有要求提供有關商業秘密的信息。我們沒有要求將被公開的信息。這是機密信息,將予以保密。我們不會利用它來使我們的公司受益。

美國之音:你認為這會使供應鏈多樣化嗎?

費爾南德斯:但我們試圖推動的,在任何供應鏈上,而不僅僅是半導體,是供應商的多樣化,地點的多樣化,產品的多樣化。任何使供應鏈多樣化的舉措,對我們的產業和世界經濟都有好處。

美國之音:如果是這樣,為什麼不繼續使用“清潔網絡”這個名稱呢?為什麼稱其為“可信網絡”?二者之間有什麼區別?

費爾南德斯:歸根結底,電信設備必須是安全的。它在很多方面都是我們經濟的支柱。它是一個國家安全的資產。所以我們和一些國家討論了為什麼他們需要確保他們的電信網絡是安全的。

我們美國人……堅信華為是不安全的。為什麼它是不安全的呢?因為它依賴中國政府。它是一個必須遵循中華人民共和國規定的實體。所以我們和一些國家討論了這其中的風險,而且我們也討論了一些其他的選擇。不僅僅是傳統的5G電信網絡提供商,還有其他的選擇,如O-RAN和其它很多新技術。而且,你知道,這些不僅僅是美國的公司,它們是來自世界各地的公司。

我認為,我們主要關心的是確保這些網絡是可信的,不會損害和危及一個國家電信系統的安全。我喜歡“可信網絡”的名稱。這不是一個清潔的問題。這是你信任誰的問題。

美國之音:你能和我們的觀眾分享你的個人經歷嗎?

費爾南德斯:我11歲的時候,我們從古巴來到這個國家。我們在新澤西州定居下來。大多數古巴人要么去邁阿密,要么去新澤西北部。你知道嗎,我母親在一家工廠做裁縫。我父親在一家銀行工作。生活是艱難的。但我們也得到了這個國家很多人的幫助——有老師,有教會。我回想起那些日子,想到我父母基本上把一切都拋在腦後的勇氣。但同時也心懷感激。我很幸運,但也有很多願意幫助我的人。

美國之音:

費爾南德斯:我是在一個週二獲得確認的,週四我們必須開始處理這個問題。所以我沒有很多時間來準備。我看到了許多面孔,他們讓我想起了我離開(古巴)時看到的面孔。我三個星期沒回家。你知道,在8月31日之後,我們救出了成百上千的美國人,不僅是美國人,還有本地僱員和人道工作者。我為我們所做的工作感到驕傲。我也為我的同事們感到自豪,因為他們顯示了使國務院成為一個如此特別的地方的奉獻精神。

VOA專訪:美副國務卿談美台對話、芯片短缺和5G“可信網絡”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2:01 0:00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