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時移勢易 美越不計前嫌密切合作應對中國威脅


美國總統的軍控代表馬歇爾·比林斯利亞(Billingslea)。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03 0:00

專家表示,華盛頓的軍控代表訪問了在50年前跟美國開戰的越南,參加了有關中國威脅的會議。越南官員一些重要的國際組織裡都有參與,並跟西方保持著日益密切的的關係。

美國總統的軍控代表馬歇爾·比林斯利亞(Billingslea)在上週四會見了越南官員,他告訴記者,會談涉及到中國海洋擴張問題,包括中國核武器庫的不斷擴大。這位代表在這次訪問中還訪問了美國的傳統盟友日本和南韓。

位於夏威夷的亞太安全研究中心教授亞歷山大·吳翁(Alexander Vuving)說:“我們知道,美國看到了越南在亞洲潛在的戰略地位,這種戰略地位隨著美中競爭的發展而日益明顯。所以,我認為圍繞包括南中國海在內的該地區更大範圍的權力平衡將會有更多的討論。”

分析人士說,今年,越南成為聯合國安理會的非常任理事國,並擔任東南亞國家聯盟的輪值主席,這些都引起了美國代表團的興趣。越南領導人期待更多的美國高級官員到越南訪問。

比林斯利亞在周五電話新聞發布會上說:“我們已經就如何利用多變機制徵求了他們的建議,因為一旦涉及到中國在做的事情,這就不只是大國競爭那麼簡單的一件事了。”

越南與美國一樣對中國在南中國海的擴展感到不安。中國聲稱擁有南中國海大約90%水域的主權,其中部分與越南聲稱擁有主權的水域重疊。其它與中國有主權糾紛的國家和地區有文萊、馬來西亞、台灣和菲律賓。它們的軍力都不如中國。

美國與越共打了12年的戰爭。越共的部隊當時正在謀求佔領南方。美國在1973年撤出越南戰爭。北越共產黨部隊在1975年佔領越南全境。

今天,河內的共產黨官員們依然與中國和北韓保持著獨特的黨與黨關係。

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大學名譽教授卡爾·薩耶(Carl Thayer)說,今年晚些時候,亞洲領導人將舉行一系列會議,美國或許希望從越南那裡得到一些對付北韓的建議。薩耶教授說,越南將會仔細研究其它東盟國家的意見,對平壤進行制約。

薩耶說:“關鍵是,美國把越南視為一個參與方,可以與其交換看法,可以了解該地區東盟成員的想法。另外,越南還是聯合國成員,而且越南也跟北韓保持著關係,這是其它許多國家所沒有的。”

北韓在日本和南韓附近進行導彈試射引起了美國的反感。美國總統特朗普和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在2018年和2019年舉行過兩次會晤,但沒有能夠阻止北韓方面的這些行動。

吳翁表示,美國軍控代表很少跟一些較小的國家提及非核化這個重要的議題。越南擁有導彈防禦系統,但沒有核武器。根據全球火力網站的數據,越南武裝部隊的軍力在全球排名第22名。

比林斯利亞週五在接受媒體電話採訪時說,中國是個主要話題。他說:“我們談論了一個危險的、修正主義的大國,這個大國正在秘密擴大其核武庫和大規模生產導彈。”

比林斯利亞補充道,中國違背了維護爭議海域和平的承諾,北京對航行自由的行動作出了“挑戰”。

美國的這位軍控代表把非核化努力遇到的一系列挑戰跟北韓聯繫在一起。

中國在南中國海填海造島的做法引起包括越南在內的5個國家和地區的緊張和不安。這些人工島中有好幾個都部署了軍事設施。今年,中國船隻進入了越南、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等國家的海洋經濟專屬區。聲索方估計,南中國海蘊藏著巨大的漁業和能源儲備。

分析人士說,華盛頓在這一水域沒有主權要求,但是希望阻止中國獲得該水域的過大控制權。

美國政府在2016年取消了戰爭時期對越南實行的禁止出售殺傷性武器的禁令。東京國際基督教大學政治與國際關係系副教授斯蒂芬·納吉(Stephen Nagy)說,美國代表現在認為,越南是遏制中國擴張的“必不可少的”一環。

納吉說,比林斯利亞可能希望日本、南韓和越南一起參與遏制中國。

他說:“我認為,如果他們能夠讓越南也參與進來,這將會產生重要作用,有助於畫出紅線讓中國停止、收縮、或者終止在印太地區從事此類挑釁性行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