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紅色德克薩斯由於藍色增加而變為紫色州


美國特朗普總統德克薩斯州競選活動資料照。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3:55 0:00

美國第二大州​德克薩斯曾經是共和黨的據點,但這種情況正在改變。

在德克薩斯州卡恩斯市的農村地區,牧場主和農民們正啟動拖拉機,組成大篷車隊去聲援特朗普。特雷西·簡德拉什駕駛他久經考驗的拖拉機。

棉花農民和牧場主特雷西·簡德拉什說:“這是我老朋友,大概是78、80年車型,用了40年,還像新的一樣。”

簡德拉什的曾祖父從波蘭移居到美國。從此他的家人一直在此務農,就像特朗普一樣,一直都是為自己打工。

簡德拉什說:“他(特朗普)是一名獨立商人。他不是政治家。我喜歡他的做法。”

在德克薩斯和墨西哥邊境城市布朗斯維爾以南380多公里處,民主黨人為拜登加大競選力度。戴維·貝滕古爾是西班牙裔,他對特朗普在總統職位上的做法不滿意。

拜登支持者戴維·貝滕古爾說:“我的意思是,特朗普只是一個非常以自我為中心的人,這很明顯,我認為我們都對此感到厭倦。”

在德克薩斯這個曾是共和黨保守主義模範的州中,總統競選雙方的政黨都在積極行動。德州最後一次支持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是在1976年。德克薩斯大學政府學教授吉姆·亨森(Jim Henson)說,這個美國第二大州,情況正在出現變化。

亨森說:“今年,即2020年,你實際上可以看到拜登在德州以微弱優勢獲勝的道路。”

德克薩斯州農業地區是紅色的共和黨地盤,城市基本上是藍色的民主黨堡壘。但是,正在改變德克薩斯州政治版圖的是城鄉結合處的郊區。市中心以外的社區曾經是共和黨的據點,但由於近十年來的快速人口增長、經濟發展和移民,這裡變成了紫色。

亨森說:“作為來自加利福尼亞州的人,來自德克薩斯州其他地方的人,來自靠近郊區的城市為尋找更好的學校和更便宜的住房,當所有這些人動遷時,許多人選擇了定居的社區,他們也改變了那裡的顏色。”

非洲裔美國人、拉丁裔、東亞和南亞裔等少數族裔構成了許多郊區的面孔。不同種族以及白人選民導致政治信仰的廣泛混合。除了郊區的選民之外,拉丁裔的票源也是一個因素。儘管大多數拉丁裔都自認是民主黨,但在某些情況下,德克薩斯的共和黨候選人贏得了拉美裔40%以上的選票。拉美裔選民,尤其是邊境城鎮的選民投票率一直構成了民主黨的挑戰。

金馬倫縣民主黨主席加利德·霍克馬說:“如果墨西哥裔美國人和居住在邊境的人能夠被動員出來投票,那將對選舉結果產生巨大影響。”

但是,參加這次遊行的共和黨人並不認為德克薩斯會成為一個民主黨的藍色州。

選舉團成員 肖恩·奧布里恩說:“我認為它永遠不會變成藍色,但是,也許會成為紫色。”

一項民意測驗顯示,特朗普和拜登在德克薩斯基本上並駕齊驅。亨森教授說,共和黨和民主黨正在竭盡全力動員人們投票,都希望贏得這個有孤星之稱的美國第二大州。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