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學者誇耀中國抗疫GDP收益嘲笑美國 被指漠視生命及幫官方卸責


中國湖北武漢居民在清明節祭奠已故的親人。(2020年4月4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2:26 0:00

嚴重危害人類健康的流行性新冠肺炎在武漢爆發一週​年之際,有中國體制內學者稱中國抗疫產生的巨額GDP收益為中國人帶來信心、幸福感和安全感。還有親共人士把中國和美國的染疫死亡人數作比較,笑稱中國等於一個人沒死。這類言論在中國一些疫情受害者和中國網民當中激起強烈反彈,並被質疑是蓄意扭曲事實,幫有關當局“帶節奏”誤導輿論,為應該對疫情失控危及公共健康承擔責任的政府和官員“甩鍋”卸責。

突顯中國抗疫成果專家演講遭反彈

不久前,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教授、中國健康發展研究中心主任李玲在上海一個論壇上語出驚人地表示:“通過控制疫情,減少生命損失,維持社會運轉,降低的損失至少達到67萬億,這些隱形GDP的社會效益為中國人帶來信心、幸福感、安全感。”

11月21日,這位北大學者也曾在廣州的一個論壇上發表報告要點指出,中國2020年抗疫對本國產生了價值約人民幣67萬億元的收益,約佔當年該國GDP總量的三分之二,其中有56萬億元是避免死亡、傷殘帶來的健康收疫,有11萬億元為實際上的經濟收益。

一個多月前,一名自稱“旅美社會學家”的網絡評論人士嘲笑美國極為嚴重的疫災後果並炫耀中共專制體制的抗疫優勢,在比較美國染疫死亡人數時笑稱中國疫情“死了4千人等於一個沒死。”不過,這番言論遭到中共北京市委宣傳部主辦的新京報發表文章批駁,稱“完全看不到任何對生命的尊重。”此人就是高調宣揚“武統”、曾在台灣遭驅逐出境的網絡大V、美國綠卡持有人李毅。

李玲和李毅的上述言論相繼被上傳網絡後,招致了許多中國民眾的強烈不滿和批評,一些在疫災中有親人不幸罹難或深受其害的武漢民眾感到尤為氣憤,無法接受。

武漢受害人:有關言論對逝者大不敬

在深圳工作的武漢人張海今年1月中旬疫情開始擴散期間不幸失去了父親,他正在努力通過法律途徑追究武漢和湖北地方政府“瞞報”疫情真相的責任。

針對李毅的“中國等於沒死人”說法,張海對美國之音表示,李毅發表這種傷害中國和美國兩國人民的嘲笑言論,沒有人性,也不配擁有美國永久居住權。

“不管是中國或者美國,”張海說,“美國始終認為,每條生命都是很珍貴的。但是他(李毅)這種觀念,就是美國死了多少人,一種很幸災樂禍的態度。他還是拿著美國的綠卡。這種人就應該把他的綠卡剝奪掉。”

疫情中由於當局管理失當而遭受次生災害的武漢市民姚青對美國之音表示,她對李毅的說法感到不齒,同時對於中國官方今年4月大幅修訂的武漢疫情病亡數據仍然存疑。

姚青舉例指出自己的一名身患尿毒症的同事就是在當時得不到應有的透析治療,五天后死亡,但是沒有計入疫情死亡數字。“這是對生命的一種不尊重。他(李毅)去跟其他國家比,這是沒有意義的。武漢到底死了多少人,我自己是並不清楚的。所有的數據都是官方的數據。”

學者:疫情推動中國進入世界舞台中央

新近引發輿論強烈批評的李玲教授長期從事公共健康問題研究,北大中國經濟中心官網資料顯示,她1982年在武漢大學獲得物理學學士,後於1990年代在美國匹茨堡大學獲得經濟學碩士和博士,是位海歸學者。

8月14日,李玲在“中信大講堂·中國道路系列講座”發表的一篇宣揚中國應對疫情成果的演講中承認:“一開始我們其實也非常手忙腳亂,甚至倉促應對,還犯下了很多錯誤,”但她隨即指出,“我們能夠很快就調整過來。所以,此次疫情真正推動中國走到了世界歷史舞台的中央,我國的四個“自信”: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都得到了極大的加強。”

李玲稱“生命高於天,中國的成功抗疫,確確實實證明我國走出了一條正確的道路。”她強調,只有在追求人均GDP的同時,堅持“人民至上”,“讓每一個人生活得健康幸福,讓生命有價值,這才是硬道理。”

時隔3個多月,李玲先後在廣州和上海推出了前述隱形GDP收益和人民有信心、幸福感和安全感的理論。

獨立時評人士提出質疑

在北京的歷史學者章立凡發推文問道:“按李玲教授的說法,因為這所謂的67萬億元收入,新冠疫情造成的全球經濟整體放緩,國內出口退單,停工停產,企業倒閉,員工失業,所影響的餐飲、航運交通、房地產等等行業的損失,是否都可以忽略不計了?”

這位歷史學者兼時評人將李玲的收益算法稱為“屍骨上的GDP。”

網名為“情緒穩定”的推特用戶跟帖說:“她(李玲)這些冷血的言論裡只會透露出一個信息,這個僵化的社會已經無法發揮出任何創造力了,這些憋屈著的力量干點別的沒機會,只能被動的為應對疫情而創造出帶血的雞地屁。”

北京被指錯失控疫良機

據澎湃新聞報導, 今年1月18日,也就是農曆小年第二天,武漢市百步亭社區居委會不顧社區工作人員提出的取消活動建議,按慣例舉行了第二十屆“萬家宴” ,四萬多家庭參加。

“不排除有限人傳人”的說法是1月15日武漢市衛健委在官網發布的疫情知識問答中首次提到的。此前,中國當局和世界衛生組織的說辭一直是沒有發現人傳人的明顯證據。而元旦當天八名武漢醫生因傳播不明肺炎的“不實信息”被公安依法處理的重要新聞報導現在被視為有關當局掩蓋疫情的口實和鐵證。眾多國家和受害者嚴重質疑並批評中國錯失了控制疫情的黃金時機。

推特用戶Pennsylvania表示,政府造成病毒蔓延,還把人民關起來,說是隔離,然後教壞,變成粉紅戰狼。給世界共同災難的命運體,還賺了災難的錢來炫耀。到時候打起仗來,這些不夠賠的。

還有網友認為中國當局需要對新冠肺炎瘟疫失控爆發承擔責任,“應該拿出60萬億來補償在這次瘟疫中遭受損失的家庭和個人!”

何人有幸福感和安全感?

正在為疫情中受到的傷害而向有關當局索賠的武漢市民姚青表示,她家的住房因武漢修建地鐵而出現裂縫不能居住,她在維權過程中被地方官員拉傷了手臂,她患憂鬱症而年初疫情嚴重期間藥品中斷,導致病情加重,同時不能工作失去收入,儘管她呼救求援,當地社區工作人員卻沒有提供幫助。她自稱曾經覺得在中國生活還是挺好的,但是跟政府工作人員打過交道後,特別在疫情爆發後,讓她看清了地方官們為了自保而不顧蒼生草菅人命的行為方式。她說,武漢城內的居民連取暖都大部分時間不得不用高價電,李玲教授所說的幸福感和安全感並未在她這個普通武漢市民身上得到體現。

姚青說:“當然對他們來說,把武漢人封在城市裡,可能對李玲教授來說,對她就是一個很好的保護,她覺得很幸福,有可能。也許幸福感、安全感是在沒有跟政府打過交道、是在國企生活或者是作公務員的事業單位,他們是有保障的。我們就隔壁就住著一個公務員,(封城後)整個70多天,他就沒有出去買過菜。因為有人把菜給他送過來,而且還有各種水果吃。我們都聽到別人給他送東西。而我去找社區打電話求助,卻沒有人理睬我。”

從李玲教授以往發表的文章來看,她反對一味追求GDP的經濟建設,主張發展公益性的醫療體制,甚至在今年五月曾呼籲抓住此次疫情帶來的機遇發展全民免費醫療。但是從中國傳出的一些地方民眾接種新冠疫苗需要繳費的消息來看,李玲教授呼籲和期待全民免費醫療目前仍未實現。

美國之音日前撥打李玲教授的辦公室電話,聽到她的錄音留言是:“我已外出無法接聽電話。”截至發稿,李玲教授尚未回复記者發去的採訪提問電郵。

維權者:弊端源於體制

張海狀告武漢地方政府追究瞞報責任幾個月來在地方法院屢遭挫折,目前已經告上最高法院,但仍未獲得積極進展,近期多次遭受了武漢警方和他工作所在地深圳公安的騷擾傳喚,施加壓力。

他表示,李玲關於隱形GDP收益帶來幸福感安全感的言論是對逝者和遇難者家屬的不尊重,讓他們再次受到傷害,並且是對輿論的誤導,觀念的扭曲和生命的漠視。“因為一個社會需要公平公正,還有正常的人性。但是她這個話特別冷漠,漠視生命。生命在這些人眼裡,往往沒有一點敬畏之心。”

張海表示,中國官方公佈的新冠疫情的死亡數字的真實性不能肯定,同時他把體制內學者李玲和另一位引起公憤的專家李毅斥為“小丑”,認為他們關於疫情后果和所謂經濟成果以及社會效益的言論是“愚弄人的”,之所以能在中國內地大行其道,是因為有官方為其開綠燈。

曾任職高級管理人員的姚青指出,當初李文亮等人“被造謠”的事顯然是有主導性的,但是人們至今看不到官員有人為此擔責。她擔憂將來中國可能重蹈覆轍,還會發生類似當年非典和這次新冠的災禍,因為沒有認真反思吸取教訓。

中國一位維權者把疫情一周年之際中國輿論場出現李玲、李毅借人類災難美化共產集權制度、淡化政府被追究瀆職行為的言論歸結於黨性高於人性、政權高於人權的專制體制。這位維權人士說,這些體制內的所謂專家教授已經淪為這種邪惡體制的幫兇,喪盡天良,毫無人性。她說:“糞坑不除,蒼蠅亂舞,世界將永無寧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