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紓解新冠病毒焦慮觀眾重溫經典疫情片


2020年3月18日加州鳳凰城AMC電影院空無一人的停車場。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4:28 0:00
下載音頻

隨著全球新型冠狀病毒病例日益增加,有關病毒傳播和威脅全球社區的電影正在流媒體服務中迅速走紅,在新冠病毒流行病期間,這些電影為甚麼能挑動廣大觀眾的心弦,為甚麼大眾會重溫許多經典作品?

VOA英语视频: 纾解新冠病毒焦虑 观众重温经典疫情片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3:59 0:00

這不是新冠病毒事件。這是1995年的驚悚片《恐怖地帶》( Outbreak )中的場面。該片由彼得森·沃爾夫岡導演,也是目前在奈飛(Netflix)上播放的十大電影之一。

在流行病期間,新電影的製作猛然叫停,電影院暫時關門謝客的時候,人們轉向流媒體服務和像《恐怖地帶》這樣的電影,這是一部關於病毒通過一隻非洲猴傳播到加利福尼亞州的一個兩千六百人的小鎮,美國陸軍隨後隔離了這個小鎮。

這部電影是許多應付世界末日情境的電影之一,是建立在一個從一人傳染到另一人的隱形敵人,以及為了保護自己和他人而鎖在室內所產生的焦慮。腐敗的軍人向公眾散佈假信息,還計劃從高空炸毀小鎮來消滅病毒。

但是,觀眾為什麼在新冠病毒流行期間看這種類型的電影?成長心理學家卡羅琳·洛倫特將這一點歸因於她所謂的人類的“死亡焦慮”,當人們試圖理解他們自己的死亡時,所產生的一種深刻的焦慮感。她說,結局積極的世界末日電影為觀眾帶來安慰。

洛倫特說:“這是逃避現實,是吧?我們可以在兩小時內忘掉一切,然後通過銀幕進入劇情裡,觀看一些會讓我們心跳加速的驚悚片,令人興奮又刺激,然後呢,據我所知,幾乎總有這種補償作用。”

喬治·梅森大學梅森電影研究副主任電影專家辛西婭·福克斯說,世界末日電影,像史蒂芬·索德伯格2011年的電影《全境擴散》( Contagion ),說的是致命的全球性病毒,為觀看科學家爭分奪秒拯救人類的觀眾,提供了一種團結感。

福克斯說:“必須有一種合作,必須有一種聯繫感,必須有一種戰略規劃感,所有這些我們在現實生活裡不太可能實踐的東西。”

福克斯還說,許多這些電影涉及大流行病的情境,比例遠遠大於我們目前所經歷的,這讓觀眾鬆了一口氣,因為他們沒有陷入電影裡的英雄那麼糟糕的困境。

年的無聲電影《佛羅倫斯瘟疫》( The Plague of Florence ),說的是1348年的黑死病,這部電影揭示了人們早在默片時代就迷上了這個類型的影片。雖然這部電影是針對中世紀的瘟疫,它卻是在1918年西班牙流感期間製作的,當時人們對死亡的焦慮益發嚴重。

成長心理學家洛倫特說:“這裡的一些道理是,儘管我們知道是心理作用,但在大屏幕上看它,比我們面對自己對它的恐懼要容易些。”

她說,看這種電影可以幫助許多人面對真正的大流行病。洛倫特說:“你看的越多,對它的敏感度就越低,這就是暴露療法的道理,這可能是我們看這種電影的一個理由。”

洛倫特說,不過,觀看殭屍末日的電影,像丹尼·博伊爾2002年的《28天之後》( 28 Days Later ),或者電影《全境擴散》裡毀滅性的流行病,並不是每個人都適合。

洛倫特說:“當我的病人選擇像《大流行病》( Pandemic )這樣的節目,我會擔心。”

她說,在無法預料的時期,當人們感到焦慮和無助的時候,他們可能會覺得招架不住而越陷越深。

梅森電影研究副主任福克斯說:“不過它也可能是一個解決焦慮的途徑,像做一場噩夢一樣,你可以從夢中醒來。你看到電影結尾,好的事情就發生了。”

疫苗發現了,是的。人類獲救了,是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