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專訪眾議院外委會共和黨領袖:中共真正懼怕的是中國人民而非美國


专访众议院外委会共和党领袖:中共真正惧怕的是中国人民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8:52 0:00

專訪眾院外委會共和黨領袖:中共真正懼怕的是中國人民而非美國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9:56 0:00


眾議院外委會首席共和黨成員、來自德克薩斯州的眾議員麥考爾(Rep. Michael McCaul, R-TX)說,共產主義必將失敗,如同蘇聯和其他國家一樣。麥考爾7月7日從德克薩斯州接受美國之音視頻連線專訪時說,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國共產黨對人民的壓迫和控制愈來愈嚴厲,中共最害怕的其實不是美國,而是本國人民。

麥考爾重申,必須要追究中國共產黨對新冠病毒大流行病的責任。他領導的外委會共和黨人上個月公佈了一份有關中共及世衛組織疫情責任的報告。他說,新冠疫情敲響警鐘,讓美國和全世界看到中共的種種惡行。麥考爾在採訪中還談到美中關係以及香港和台灣等問題。他強調,美國絕對不會讓發生在香港的事情複製在台灣身上。他說,對北京最嚴厲的懲罰就是承認台灣獨立的合法性。

以下是專訪全文內容:

“中國共產黨從未將這種病毒通知世衛組織​”

記者:我想先從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共和黨人最近公佈的有關新冠病毒大流行病起源的報告開始談起。您認為報告中最重要的看點是什麼?為什麼美國對於追究大流行病起源的問題很重要?

麥考爾眾議員:我認為重要的是要查明發生了什麼事,以及我們如何才能阻止情況再次發生。整件事情的時間線非常令人不安。從去年12月開始,中國共產黨,---當武漢的第一批醫生開始談論與薩斯相似的新病毒時,根據國際法規,應該向世界衛生組織通報,但他們的反應是逮捕和拘留這些醫生,基本上是要他們收回說法並封住他們的嘴,不讓他們說出真相。後來,中國共產黨還進入實驗室,有系統地銷毀了實驗室的樣本,以掩蓋證據,還有最後,逸華,發生人傳人的這個階段非常關鍵,如果早一點在全球範圍內報告這些事情,我們可能已經控制住了這場大流行病。相反的是,即使世衛組織專家告訴世衛組織出現了人傳人,但譚德塞,---他有些像是中國共產黨的人選,他帶著世衛組織決定接受這一切謊言,說沒有人傳人。在這期間,中國正要過春節,人們正要過新年春節,500萬人從武漢離開,在中國各地和世界各國旅行。逸華,正是那時候原本只是一場中國的當地流行病發展成全球大流行病。可悲的是,這一切本來可以避免,卻因為謊言和掩蓋行為而未能避免。

記者:在你們的報告公佈之後,世衛組織將新冠病毒大流行病的時間線進行了修改,說明中國共產黨其實從未在2019年12月31日向世衛組織通報大流行病。世衛組織改變說法的重要性何在?

麥考爾眾議員:這很重要,因為他們在我們報告公佈之後改變了說法。我認為,他們知道他們不能再繼續撒謊下去而沒有後果。事實是,正如你剛剛所指出的,中國共產黨從未將這種病毒通知世衛組織,他們(世衛組織)是從其它期刊等公開渠道得知的,這是件悲哀的事。所有這些都違反了《國際衛生條例》有關要在24小時之內通報的規定,但他們沒有通報。我擔心的是,譚德塞似乎將與中國共產黨搞好關係置於保護全球健康的首要任務之上。

記者:最新的新聞是,白宮已經正式退出世界衛生組織。有些人擔心這項決定可能將破壞全球應對大流行病的努力,中國也有可能將填補美國退出所留下的空缺。您對此有何反應和想法?

麥考爾眾議員:我認為我們需要參與世界衛生組織。我認為,根據條約,總統可以給一年的通知。所以在我們看來,世界衛生組織就像在試用期一樣,直到他們進行改革,重回正軌,而這必須從高層開始。我自己就曾呼籲總幹事譚德塞辭職。鑑於他與中共同謀,配合掩蓋事實和撒謊。在私營企業裡作為首席執行官,如果連首要任務都失敗了,---他的首要任務就是保護全世界人民的健康,他失敗了。如果在私營部門,他一個星期不到就得走人。所以我認為需要改革。我認為譚德塞需要下台。世衛組織需要加強。

“美國和世界現在對這種惡意行為都已經覺醒了”

記者:您同時也是最新成立的眾議院中國工作組主席。我認為了解您對中國政策的想法對我們在中國和各地的觀眾來說很重要。您能不能和我們分享您如何看待中國在世界的意圖和角色?

麥考爾眾議員:我認為中國人民是本國政府、也就是中國共產黨的最大受害者。他們壓迫自己人民,審查自己人民的言論。他們花了很多錢,實際上是監控人們在中國做的每一件事。這真的是由國家展開的運動,把自己人民當作目標。我希望他們了解到中華人民共和國在香港以及他們和英國簽署的條約問題上的咄咄逼人行為。他們基本上違反了那項條約,實質上就是侵略香港。在國家安全法下,他們剝奪香港人民的自由和民主。他們現在對台灣也非常咄咄逼人。還有對印度和藏區,他們還迫害維吾爾穆斯林,迫害西藏僧侶,他們的人權紀錄糟糕透頂。他們在東中國海和南中國海等地區構成威脅。因此,我認為,因為新冠疫情,美國和世界現在對這種惡意行為都已經覺醒了。

“他有點回到了王朝時代,周圍簇擁著他們所謂的鷹派”

記者:美國對中國採取強硬立場的時機剛好和一種觀點出現很吻合,美國和世界其他地方許多人都認為習近平正將改革路線開倒車,並重新集中政治和經濟的控制力。在習近平的政策當中,哪些政策最令您感到擔憂?

麥考爾眾議員:我認為,他有點回到了王朝時代,周圍簇擁著他們所謂的鷹派。你看,他們真的在對侵略行為、撒謊和迫害自己的人民進行宣傳。這是共產主義獨裁,而中國人民每天都生活在那樣的壓迫之下。他們沒有自由,或人權,或宗教自由的權利,像我們在憲法中所享有的一樣。因此,我希望這有點像是敲響警鐘,指出習近平主席領導中國走上錯誤的方向。

我們曾試圖花了很多年的時間想和中國交朋友,讓他們在全球舞台上成為一個合作夥伴,但他們卻是那樣地對待鄰國,在新冠病毒疫情上有那些所作所為,我們還必須要開始關注供應鏈的問題。我們不能再讓國家安全相關的產業,包括醫療和科技等領域,繼續依賴中國共產黨。我們必須轉到鄰國、盟國,也帶回美國。

記者:我們也注意到,眾議院中國工作小組中只有共和黨成員。在美國國會中,在如何應對中國議題上是否有跨越黨派界線的一致的急切性?

麥考爾眾議員:我真的認為,他們在最後一刻撤出是令人遺憾的。他們一年前曾承諾支持這個想法,我認為可能出於政治原因他們更願意攻擊總統。我認為,從源頭看,並且看到現在的中國共產黨,好好審視我們的外交政策是至關重要的。

我們許多立法建議都是跨黨派合作的。事實上,我們在《香港自治法》上就具有非常高度的兩黨共識,那將會制裁中國共產黨官員和與他們同謀的銀行。我們也兩黨一致譴責中國迫害維吾爾穆斯林。我認為,我們也將在供應鏈、經濟等問題上兩黨合作,在中國問題上,很多美國人現在大開眼界,敲響了警鐘。我認為我們歐洲的盟友也開始意識到這一點。因為我和我們許多海外大使都有過交談。最終,我希望看到的是政策行為,而不是政治行為。

“我們都在看,我們都在關注,我們是認真的”

記者:您剛剛也提到了一些香港的問題,接下來我想談談香港現在的情況。美國國會通過了《香港自治法》,將製裁威脅香港自治狀態的中國官員,作為對北京強推香港國家安全法的回應。您認為北京強行通過新的香港國安法向世界傳遞了什麼樣的信息?

麥考爾眾議員:他們正推動要接管香港。他們非常希望控制9月的選舉,決定香港人未來的命運,意味著香港將不再自治。別忘了那個“一國兩制”,這已經完全違反了當時所同意實行的“一國兩制”的條約。現在,這將是“一國一制”,一切都將在中國共產黨的政權之下,他們將剝奪香港人一直以來所享有的自由。

現在香港幾乎就像是個警察國家,他們逮捕民眾,單純因為他們說話,因為他們起身抗議,行使他們的言論自由。因此,這是非常嚴重的背道而馳,打著國家安全法的幌子,實際上是進入香港,要接管香港,違反了當初的條約。然而,全世界似乎對此袖手旁觀。我們國會兩黨一致通過了法案,向中國共產黨釋放了強烈的信號,那就是我們都在看,我們都在關注,我們是認真的。我們不想施加製裁,因為這反過來也可能會傷害到人民,但他們讓我們別無選擇。國務卿無法再認證香港是自治的,因為他們不是了。

記者:美國如何與國際社會合作,阻止中國的咄咄逼人?或者這就是個不可能的任務?

麥考爾眾議員:我認為,新冠病毒疾病也讓人看到一線希望。這是敲響世界的警鐘,我要再說一次,我和我們的歐洲盟友、北約盟友和世界各地的伙伴有過交談,像是和日本、韓國和台灣,還有印度的領導人交談,我日前剛剛跟印度大使有過交談,他們想從中國共產黨撤出他們的供應鏈,因為他們知道最終,這一切即使有短期獲益,但帶來的是長期苦痛,而且他們可能最後還會偷走一切。

我們必須在技術相關議題,還有5G與華為等問題上更具備與中國抗衡的競爭力。我們必須處理“一帶一路”,我們必須和發展中國家合作,協助掉入債務陷阱的他們處理債務,中國讓他們掉下這些陷阱,然後要奪取他們的港口。這都不是他們長期最佳利益。因此,我們現在製定了很多政策,它們將幫助美國的利益和企業,支持熱愛自由的人們,幫助人們在非洲大陸和拉丁美洲這些發展中國家競爭。

“最嚴厲的懲罰措施就是承認台灣作為一個獨立國家的合法性”

記者:有些人說香港國家安全法可能是中國處理台灣問題的藍圖。美國國會一直以來非常支持台灣,但當談到台灣和海峽兩岸安全議題時,我們還應該採取什麼行動?

麥考爾眾議員:我們有。我同意了外國武器銷售,向台灣出售F16,協助他們自衛,我們知道(中國)這個長期計劃是非常清楚的,在這場百年馬拉松裡,他們的長遠計劃就是要奪回台灣,就像他們奪回香港那樣。他們也非常希望進入藏人的空間,他們同時還威脅到南太平洋的島嶼。他們對於他們想要的非常坦白和公開。

我認為,我們會明確表示,我們站在台灣這一邊,我們不會允許這種事情在台灣發生。我認為最嚴厲的懲罰措施就是承認台灣作為一個獨立國家的合法性。那將是朝著正確方向所邁出的根本性的一步。如果人們在談論我們如何才能讓中國對他們的所作所為負責?那樣做肯定會引起他們的注意,這將是一個非常重大的外交政策決定。

記者:您認為現在是時候重新檢視或審視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嗎?

麥考爾眾議員:我的意思是,台灣被踢出世界衛生組織觀察員的身份,譚德塞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台灣踢出去,我認為是時候可以看看那項政策及其影響了。我認為台灣至少應該是世衛組織的觀察員。他們是警告世衛組織可能有人傳人現象、從而向全世界發出警告的那個國家,但譚德塞和世衛組織忽視這項信息,他們還忽視了自己在武漢的專家的信息,令這一切更加令人髮指。

“我相信最終共產主義會失敗,就像蘇聯和其他國家一樣”

記者:我想再回到美中關係更廣泛的一些討論。美中在軍事、技術、外交等各領域出現所有這些對抗,美國最終的目標是什麼?

麥考爾眾議員:我不認為我們想和中國開戰。我不認為美國人民想與中國發生戰爭,但我們必須與中國競爭。我們必須為中國長期存在的侵犯人權的行為仗義執言,我們必須為熱愛自由的民主國家挺身而出。這應該是我們的外交政策。

我們的長遠目標是防止百年馬拉松式的主宰世界。我認為,任何制度下的任何鄰國都不希望生活在中國共產黨的壓迫性的獨裁統治之下。事實上,我敦促中國人民也能看清這一點。這也不符合你們的最佳利益,中國共產黨的那種壓迫性的本質,也在傷害中國人民、美好的中國人民,他們如此豐富的歷史文化真的是正在被這個共產獨裁政權摧毀。我相信最終共產主義會失敗,就像蘇聯和其他國家一樣,這只是個時間問題。我們越加快該黨的滅亡,恢復中國人民的民主,那我們就勝利了。

記者:如果您能就如何穩定美中兩國關係給予中國領導層一些建議的話,您的建議是什麼?

麥考爾眾議員:我認為,請更加透明,當你有與薩斯相似的病毒這樣的事情發生時,你需要根據國際衛生條例的要求進行報告。他們為什麼不報告呢?他們等了將近兩個月的時間,他們根本從未報告,是世界衛生組織從不同的公開信息中發現的。那將全世界都置於危險之中。在我選區所在的德克薩斯州,我們的醫院現在幾乎到了能力極限了,那些失去的生命,還有破壞、對全球經濟的破壞是無法被低估的,也不會被遺忘的。這敲響了一記警鐘,如果你想和美國做朋友,那就要表現得像是一個好鄰居,不要在本地區有不良行為和影響。

“中國共產黨最害怕的不是美國,而是中國人民”

記者:中國近來加強了信息戰,攻擊美國的信譽,甚至提出美國正試圖阻止中國崛起這樣的論述。對於目前美中關係的狀態,您對我們的觀眾想說什麼?

麥考爾眾議員:當中國外交首長在我們美國的社交媒體平台上宣稱是美國軍方製造了新冠病毒,美國應該必須要為此負責,尤其當他們知道這是個徹頭徹尾的謊言時,這在外交上對美國人民造成了很大的損害,他們製造出這種捏造出來的這種感覺。

對中國人民,我想說的是,他們也騙了你們,他們真的是在進行宣傳,那是他們控制你們的方式。我認為中國共產黨最害怕的不是美國,而是他們自己人民、中國人民,他們箝制人民並壓迫他們的自由能有多久?這能持續多久?這取決於中國人民。我們與爭取民主和自由、反抗共產獨裁政權壓迫的你們站在一起。我希望中國人民能聽到這個信息,不要相信他們的謊言,那些都只是宣傳,他們審查自己人民的言論,他們每天都在監視你們,他們剝奪了你們的人權和公民權。

記者:那也為我們的訪談做下結尾。麥考爾眾議員,非常感謝您抽空接受美國之音採訪,和我們分享您在中國議題上的深入看法。我們誠摯感謝。

麥考爾眾議員:謝謝你,逸華。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