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塞班島再爆中國工人抗議


塞班島中國工人抗議承包商侵犯勞工權益(Emmanuel Erediano of Mariana Variety 提供)

繼92名塞班島中國工人抗議後獲賠償回中國後,在塞班島同一工地上的20多名中國工人星期四舉行抗議,要求僱主按照美國最低工資標準支付或補償他們的薪水。

跟92名工人一樣,他們也是承包商通過中介公司利用旅遊簽證將他們帶到塞班島的這個賭場工地打黑工。

補償薪資

抗議工人之一的張桂林告訴美國之音,他們每星期工作106小時,雇主每天付他們大約450元人民幣,即使一周七天都不休息,每天也要工作超過15小時。

按照塞班島最低工資標準,他們每小時的工資應為6.55美元,一天工作8小時,加班費為正常的一點五倍。按照92名已回中國工人提供的數字,每人可獲補償1萬多到2萬多美金不等。

星期四,20多名中國工人在博華太平洋賭場工地正門和東門舉行了一個多小時的抗議活動,當地媒體對他們進行了報導。

抗議者在一份中英文聲明中說,“我們要求承包商:1,按照美國最低工資標準支付或補償我們工資;2,立即返還我們的中介費;3,賠償受傷工人;4,解決我們目前吃住問題;5,補償我們因為被開除但需要等工資問題的兩個月的工資。”

中國工人張桂林(張桂林提供)
中國工人張桂林(張桂林提供)

張桂林說,吃住問題已經解決。“10天前我們通過美國勞工部聯絡員給我們解決了吃住問題。我們都沒錢花了。他跟我們聯繫了美國塞班島的一個養老院,讓我們住在裡面。昨天晚上我們商量了,今天早上遊行。結果賭場今早6點就給我們打電話,安排我們到賭場的宿捨去住了。”

勞工權利

張桂林腳被砸受傷(張桂林提供)
張桂林腳被砸受傷(張桂林提供)
張桂林表示,他在中國支付了35,000元人民幣中介費,到塞班島博華太平洋賭場由MCC承包的土建項目打工。工作結束後,又支付了1500美金到金螳螂裝飾公司承包的項目打工;最後來到MCC承包的電器裝修項目工作。MCC是中國冶金科工集團有限公司在當地的分公司MCC國際塞班。

張桂林說,他在給MCC幹活時兩次受工傷,“2016年11月,在土建幹的時候腳被3.6直徑粗的鋼精砸了一下,鼓了一個大包,髁關節都活動不開了;今年1月,左背拉8、9頓電纜,我們三個人往上拉,拉十幾天,把背部肌肉拉傷了。現在我的三個手指發麻。”

工人趙保金在土建幹活時被滑下的鋼管砸傷手臂,至今鼓著包。張桂林說,美國勞工部表示會帶他們去做檢查,“我早就提出來了,現在還在等著。”

張桂林表示,已經獲得賠償後回國的有兩批工人,第一批190人,第二批92人,現在他們是第三批。他說,所有打黑工的人都是不同承包商雇來為博華太平洋賭場工地打工的。這些承包商包括金螳螂裝飾公司、MCC國際塞班,倍立達公司,還有MCM澳門公司。

抗議工人的信說,有工人在MCM澳門工作了一個多月沒拿到一分錢工資。

濫用簽證

今年3月30日在賭場工地發生一名工人摔死事件後,美國聯邦調查局對工地進行了突擊檢查,在倍立達辦公室查出一份以旅遊簽證來當地打黑工的150個中國人名單;在MCC辦公室查出400本護照,其中181本中國護照,這些中國人都是以旅遊簽證進入美國的。賭場工程於4月初被叫停。

紐約時報報導,建造博華太平洋賭場酒店的博華太平洋國際控股有限公司的董事長馬克·布朗,曾是川普從他大西洋城賭場提攜起來的小兄弟,後來升為川普酒店和賭場度假村的首席執行官。

事發後,中介公司紛紛逃匿,工人被棄無人問津。美國北馬里亞納群島區的聯邦檢察官通過多起訴訟案起訴了承包商MCC國際塞班和倍立達兩家公司的6名相關人員。

承包商試圖把責任推給已經無影無踪的中介公司。但中國勞工觀察執行主任李強認為,這些承包商“他們明明知道中介用這些工人是沒有合法身份的,實質上是夥同中介去欺騙這些工人,並且也欺騙美國政府。”

紐約大學法學院亞美法律研究中心研究員何宜倫表示,案發後,承包商立即解雇了所有黑工,有的被公司勸說回國,滯留的工人多數通過抗爭在美國勞工部幫助下獲得補償回國,現在至少還有數十名黑工在當地。

幫助討薪

何宜倫表示,美國勞工部協同當地勞工部門官員正一個一個公司地解決這些問題,“比方說,第一批是MCC的190名工人,MCC支付了200萬美元解決他們的問題;第二批,金螳螂,90多人,解決了他們的問題,包括了所有美國勞工部掌握的為金螳螂工作過的,已經回國的工人,總共有幾百人。現在他們的重點是MCC和倍立達。倍立達還沒有跟美國勞工部解決被雇用黑工的問題,案子還在進行中。”

何宜倫表示,美國勞工部在微信上建立了一個帳號,“不管你在塞班還是已經回國,可以上去備案,告訴勞工部你的名字,我工作的公司,我的工資是多少,勞工部利用這些信息來計算,與公司談判。已經有幾百人在上面備案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