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被困塞班島中國工人獲賠薪資後回國


中國工人在塞班島機場侯機準備回國

92名以旅遊簽證在塞班島打黑工的中國工人,除個別先期回國外,星期一在得到僱主蘇州金螳螂裝飾有限公司拖欠的一個多月工資加賠償後,於當地時間星期二早晨4點(美東時間星期一下午4點)搭機返國。

消息來源告訴美國之音,工人們搭乘的是金螳螂公司的包機,從塞班島機場直接飛回廣州。金螳螂原定5月9日將這批工人送回中國,但工人堅持要看到拖欠工資打入銀行卡才離開。

消息來源告訴美國之音,工人們搭乘的是金螳螂公司的包機,從塞班島機場直接飛回廣州。金螳螂原定5月9日將這批工人送回中國,但工人堅持要看到拖欠工資打入銀行卡才離開。

92名工人從今年2月開始在金螳螂包工的塞班島博華太平洋賭場工地工作。3月30日工地發生一名工人摔死事件後聯邦調查局進行了突擊檢查,查出非法打工的中國工人名單,工程於4月被迫停下。

92名工人說,他們被困在那裡無人過問,金螳螂拖欠了他們一個多月工資未發,5月1日他們開始上街抗議,包括《紐約時報》在內的美國媒體對此進行了報導。在深圳上市的金螳螂公司為此備受壓力。

中國工人塞班島舉行抗議活動

工人:金螳螂給我們設圈套

上週,一位王姓被困工人發了一些視頻給美國之音,其中兩段顯示4月18日晚,金螳螂公司的代表袁偉(音)到工人住處,雙方發生激烈爭執。王姓工人說金螳螂設圈套讓他們鑽,“他們說來給我們開工資,簽完字兩天后給拿錢,然後我們就沒有同意,不見到錢我們就不簽字,是那樣發生的爭議。 ”

消息來源說,當時,金螳螂公司仍試圖以他們定下的一天工作9小時、300人民幣的標準,約合40多美元一天,要工人先簽字,想把他們先哄回國再說。但遭到工人的拒絕。塞班島最低工資標準為6.55美元一小時。

兩者之間的差別很大。美國之音得到了全部工人應付賠工資的信息,金額從1萬多美金到2萬多美金不等。王姓工人說,每個人的錢數是美國勞工部根據美國勞工法評判和算出來的。他們對這些數字表示很滿意。

美國勞工部為工人算出應得工資與賠償

總部在紐約的勞工權利組織中國勞工觀察執行主任李強告訴美國之音,他接獲工人求援信息後立即與美國勞工部和中國駐紐約總領事館聯繫。勞工部工資司的官員前往塞班島與工人接觸,幫助每個工人算出了根據美國最低工資標准他們贏得的數額,並一直與金螳螂公司進行談判。

在被困工人離開塞班島15個小時之前,南方都市報就發出了新聞《92名滯留塞班島工人拿回大部分欠薪16日回國》。報導引用金螳螂的一名負責人的話說,“金螳螂本來已經派遣了公司正式工人到塞班島,但項目工期突然加緊了,人手不夠。於是金螳螂方面緊急在塞班島當地找了一家中介公司,與該公司簽訂了勞務分包合同,委託其從國內僱傭外包團隊,並負責這批工人的現場管理和工資發放。”

塞班島臨時工人簽證早已用完

熟悉內情的消息來源說, 92名工人是2月開始到金螳螂承包的工地打工的,如果因為“工期突然加緊”,臨時“從國內僱傭外包團隊”,那麼金螳螂從一開始就知道是非法打工。

根據美國移民局的數據,塞班島2016至2017財政年度的外國臨時工人簽證(CW-1)名額總共只有12,998名。而且2016年10月14日移民局就已經接獲超過這一數字的申請,也就是用完了這個限額。移民局當時就廣而告之,“任何在2016年10日15日或之後的申請都會被拒絕。”

熟悉案情的法律專家說,金螳螂公司不可能“派遣公司的正式工人到塞班島”。相反,金螳螂正是利用了塞班島享有美國給予中國遊客免簽證的特殊待遇,才得以僱中國工人進入美國非法打工的。“為了避免自己直接違反美國法律,才雇了一家中介公司,然後把責任都推到中介公司身上。”

中國勞工觀察執行主任李強告訴美國之音,“他們明明知道中介用這些工人是沒有合法身份的,他實質上是夥同中介去欺騙這些工人,並且也欺騙美國政府。”

塞班島上無證中國工人很普遍

實際上,這位專家說,在塞班島的其它中國包工公司,如大型國營承包商中國冶金科工集團有限公司在當地的分公司MCC國際塞班、倍立達,都僱用數百名無證工人為他們的項目打工,“難以讓人相信金螳螂會不知道這一情況。”

金螳螂通過非法途徑僱用中國工人在美國打工,不為他們購買工傷保險。結果在金螳螂包工的博華太平洋賭場工地打工的中國工人,受傷後也得不到及時治療。工人們提供的照片顯示,他們受的工傷很嚴重。

另外,中國勞工觀察執行主任李強說,3月30日從腳手架上摔下死亡的中國工人,也是一名非法打工者,“因為他是非法打工,也不知道他的名字,很可能就不了了之,公司願意賠多少就賠多少。如果家屬能夠聯繫到中國勞工觀察,我們很願意提供援助,協助他們討回合理的賠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