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菲律三名青少年死亡觸發對暴力緝毒的反彈

  • 美國之音

德洛斯桑托斯的死觸發了馬尼拉的街頭示威(2017年8月26日)


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可能正在重新思考他所發動的致命性緝毒運動。在此之前,三名青少年被殺導致原本是支持他緝毒的公眾的憤怒。不過,一些分析家表示,菲律賓的法外殺人可能會持續下去。

今年8夜中旬,17歲的高中生德洛斯·桑托斯在首都馬尼拉以北的一個城市被槍殺,有可能是被警察打死。他的死觸發了馬尼拉的街頭示威,菲律賓的天主教教會敲鐘40天表示抗議。

上個星期,一個19歲的男子被發現遭槍殺,一個14歲的男孩的遺體被發現,上面滿是刀傷。調查人員正在就這兩人是否死於警察之手進行調查。

這三起殺人案件有可能削弱公眾對原本是得人心的緝毒運動的支持。海外早就對菲律賓的法外殺人的緝毒運動有強烈批評。說話措辭強硬的72歲的杜特爾特在2016年6月就任以來批准了這一運動,誓言要在6個月內消滅毒品。

新加坡國立大學公共政策學院的副教授埃德瓦多阿拉拉爾說,“在社交媒體,在大眾媒體當中很明顯有普遍的憤怒,人們對那些未成年人被殺的方式感到憤怒,不管他們是否販毒了。我認為,由於發生這種反彈,菲律賓警方這次必須小心,因為他們知道假如他們逾越了警察行動的界限,總統就不一定會支持他們。”

一些菲律賓人更為擔心的是,執政黨佔多數的議會本星期只是像徵性地在2018財政年度撥款19.50美元給人權委員會。這個機構可以質詢警察的做法。

反對黨自由黨的一個分支機構在臉書上發表聲明說,杜特爾特政府的撥款決定“是讓警察可以繼續為所欲為不受追究”。

但是,杜特爾特通過總統辦公室網站發出誓言,要對德洛斯·桑托斯之死進行“徹底和不偏不倚的調查”

他說,“假如調查發現一個人,兩個人,或所有的當事人員有違法行為,就會起訴,假如被判有罪,就必須進監獄。”他在這裡所指的是菲律賓國家警察。他說,“我可以向各位保證這一點。”

專家們說,杜特爾特對警方的抨擊可能是一個跡象,表明他可能會修改暴力緝毒的做法,但不會宣布停止緝毒。

今年2月,杜特爾特一度實行了寬鬆。當時,一個韓國商人在警察的羈押中死亡,杜特爾特說是要集中精力解決菲律賓國家警察的不當執法問題。菲律賓媒體星期三有報導援引他的緝毒部門總管亞綸·阿基諾的話說,他主張給菲律賓一百三十萬向當局自首的癮君子提供解毒治療。

在德洛斯·桑托斯上個月死後,菲律賓明星報網站援引杜特爾特的話說,他不會容忍屠殺“無辜的人”。

阿拉拉爾說,在公眾施加壓力的同時,一些菲律賓人還懷疑販毒集團的上層生產商和掮客沒有受到緝毒運動的打擊。

菲律賓非政府組織政治與選舉改革研究所的執行主任拉蒙·卡西波爾說,“我認為在這三個未成年人被殺的事情發生後,人們對法外殺人的事情高度質疑。任何一個政府推行的政策都必定會受到這種質疑的影響。”

馬尼拉市的研究機構社會輿論調查站的民意測驗顯示,杜特爾特政府在2017年第一季度贏得菲律賓人的75%的支持率。該研究機構表示,66%的受訪者對緝毒運動表示滿意。

民調機構亞洲脈搏在今年3月進行的民調顯示,有79%的人“贊同”政府控制犯罪的努力。

一般的菲律賓人經常表示,他們所在的居民區在杜特爾特總統上任以來感覺比以前安全了。甲基苯丙胺(俗稱“冰毒”)在人口一億二百萬人的島國菲律賓各地街頭是犯罪活動的主因。

分析家們警告說,菲律賓緝毒運動的政策變化將是斷續的,或緩慢的。總部設在紐約的人權組織人權觀察估計,菲律賓的緝毒運動已經導致7000例法外殺人。

設在檀香山的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太平洋論壇的項目部主任卡爾·貝克說,“現在還不清楚杜特爾特總統是否會對他的緝毒運動進行大調整。但是,有一些跡象顯示,他的政府機構已經感受到需要承認並對待人們對踐踏人權的擔心。”

菲律賓大學迪利曼分校的政治科學學者赫爾曼·克拉夫特說,緝毒運動假如發生任何變化,可能也只是意味著警方會在應對未成年人時更為謹慎,尤其是在有閉路電視監控攝影機的情況下。

克拉夫特說,“我想,杜特爾特政府的總體目標和戰略依然將是維持現狀。杜特爾特總統在列出他的緝毒運動基本戰略時已經表明了這一點。在牽涉未成年人的時候,可能會有一些退讓。”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