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TikTok高調起訴美國政府,正當維權還是政治操弄?


TikTok高調起訴美國政府,正當維權還是政治操弄?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20 0:00

TikTok的母公司、中國科技巨頭字節跳動8月24日正式啟動對特朗普政府的司法訴訟程序,挑戰美國總統特朗普8月6日簽署的禁止與TikTok和字節跳動一切交易的行政命令。

這一消息得到了中國官媒的廣泛報導和熱捧,認為這是中國企業維護自身合法權益的正當之舉。

但字節跳動此時採取針對特朗普政府的法律行動的時機和動機耐人尋味。2018年4月中國政府封殺字節跳動旗下熱門應用程序“內涵段子”,以及今年6月印度政府全面下架TikTok時,字節跳動均不作聲。

TikTok對特朗普政府的法律訴訟勝算幾何?其行動背後是否得到了北京的暗中支持或背書?它對特朗普政府對微信的禁令有什麼啟示效應?

據最新媒體報導,TikTok在向加州中區聯邦地區法院提出的訴訟中表示,該公司已經採取大量措施保護TikTok美國用戶的數據隱私和安全,而特朗普總統簽署的行政命令在沒有提供任何實質證據的情況下,違反美國憲法第五修正案的正當程序保護。

前中國人權律師、紐約城市大學亨特學院兼任教授滕彪認為,由於字節跳動並不是一般意義的私營企業,而且美國政府以國家安全為由下達的兩項行政命令有其正當性。

他說:“TikTok包括它的母公司字節跳動表面上看起來是一個私營的公司,但實際上就像華為一樣,它的性質比較複雜,並不是純粹從法律、從註冊這個角度看它的公司性質。它背後是中國政府。在中國並不存在完全獨立於政府的私有的公司,尤其像華為、字節跳動、阿里巴巴這種超大的、科技的、涉及數據的公司,它們跟政府有千絲萬縷的聯繫。中國政府在華為、在字節跳動/TikTok這些公司有麻煩的時候,它所做的表態也能夠看出一二。總之,它並不能夠被完全看做一個私營的公司。”

滕彪說,這個案件涉及到美國的國家安全。特朗普的聲明和行政命令當中提到中國政府可以利用TikTok來跟踪美國聯邦政府僱員的位置,收集他們的信息,並且把這些數據傳回中國。行政命令裡提到,TikTok的發展威脅到了美國的國家安全、外交政策和美國經濟,而且對美國公民或居民的個人隱私都構成了威脅。

法律學者、獨立時評人虞平表示,字節跳動對美國政府發起法律訴訟主要想起到兩個作用。一方面是挑戰特朗普行政命令的正當性,但更重要的目的是起到拖延時間從而給自己爭取到更好的談判地位。

他說:“我認為在進入法律程序以後,字節跳動就為自己爭取了很多時間,從商業上提供解決方案。比如主持人提到,在市場上進行bargaining(討價還價),在位置上不利。那怎麼辦,需要時間。所以現在的起訴我覺得很大程度上是一個戰略性的做法。戰略上我覺得它已經做好(準備)要出美國市場。我個人的看法,它不僅是要準備推退出美國市場,它也應該要準備退出西方國家的市場。因為美國的邏輯跟其他西方國家的邏輯是一樣的。如果中國的企業不能證明它們能夠抵抗中國政府不正當的要求,它在西方國家的司法體系、行政體系裡,就永遠是一個輸家。所以我覺得它重要的一個做法就是爭取時間。”

亨特學院兼任教授滕彪認為,在這種情況下,字節跳動勝訴的可能性非常小,而且在訴訟的過程中會有更多不利於這家中國企業的消息和細節被披露出來。他說:“美國政府這兩個行政命令應該都是有比較充分的法律依據。考慮到目前的中美關係,中國對美國形成的技術威脅,字節跳動是很難取得勝訴。另外一個就是在打官司的過程中,其實對它自己也是不利的,在某種程度上。因為它要讓更多的媒體報導,讓更多人討論。像微信,像字節跳動這樣的公司在什麼層面上,有哪些例證,它對美國的國家安全、外交政策和個人隱私構成的威脅。會有更多的對TikTok不利的信息被媒體披露出來,被更多人討論。 ”

與這次高調起訴美國政府形成鮮明對照的是,字節跳動在2018年4月旗下人氣頗高的應用程序“內涵段子”被中國政府勒令下架和今年6月印度政府全面禁用TikTok時,均默不作聲。在“內涵段子”的案例中,字節跳動不僅沒有採取法律行動,公司創辦人兼CEO張一鳴還深刻“檢討、自責”,並“感恩”中國共產黨。

張一鳴在他的檢討書中寫道,“今日頭條將永久關停'內涵段子'客戶端軟件及公眾號。產品走錯了路,出現了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不符的內容,沒有貫徹好輿論導向,接受處罰,所有責任在我……我們作為一家十八大後快速發展起來的創業公司,深知公司的快速發展,是偉大時代給的機會。我感恩這個時代,感恩改革開放歷史機遇,感恩國家對於科技產業發展的扶持。”

獨立時評人虞平表示,字節跳動的表現恰恰說明,這家公司是受制於中國政府。他說:“但同時我覺得更重要的,就是給美國政府一個非常明確的證據,證明字節跳動是一個受政府完全操控的這樣一個公司。所以在這個意義上講,現在特朗普政府採取的行為是一種先發製人的行為。到目前為止可能美國也沒有什麼特別的證據證明字節跳動就已經在為(中國)政府服務。但是美國中央情報局得出的結論就是它可能而且是一定會,如果說是中國政府要求它為中國政府服務的話,它跟華為陷在一個陷阱裡,就是中國這個一黨體制,整個國家有一個完全強控、集權的體制,任何一家商業公司都不可能避免將來被淪為政府使用的一個工具。 ”​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