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南海開座談會 習近平究竟要如何轉危為機?


中南海開座談會 習近平究竟要如何轉危為機?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40 0:00

繼7月底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提出中國要以“內循環”為主體的新發展格局後,中共總書記習近平8月24日在中南海主持的一個專家座談會上再度談到中國的外部環境惡化。他說,世界進入動盪變革期,中國今後將面臨“更多逆風逆水的外部環境”。

預計中共將在10月份舉行的十九屆五中全會上討論“十四五規劃”,這對中共能否實現“兩個一百年”目標和習近平本人長期執政的合法性具有重要意義。在習近平所說的“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背景下,他到底打算怎怎樣把中共面臨的“危”轉化為“機”?

南卡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座教授謝田表示, 習近平“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這一表述體現出中共最高領導層對當前中共面臨的多重危機的緊迫感和巨大壓力。他說:“我們看到中共在政治、經濟、外交、軍事、人權,現在又面臨著瘟疫,全方位面臨著中國社會的全面危機。尤其是經濟,經濟的崩潰現在應該是在進行之中。他最近這個研討會請教了一些專家,實際上就是在這種經濟崩潰的時候行為討教一下,尋求一些解決經濟危機的辦法。”

習近平8月24日的專家座談會上承認,中國面臨的外部環境正在變得更加嚴峻並充滿不確定性。他說:“當今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

當前,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使這個大變局加速變化,保護主義、單邊主義上升,世界經濟低迷,全球產業鏈供應鏈因非經濟因素而面臨衝擊,國際經濟、科技、文化、安全、政治等格局都在發生深刻調整,世界進入動盪變革期。”

美國“信息與戰略研究所”經濟學者李恆青也認為,習近平在改變了中國的外交格局後正逐漸意識到中共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危機,他現在不得不採取行動救黨、救他自己。

他說:“所謂百年的變局可能最後會以最大的共產主義國家、或者說社會主義國家最後倒台作為收場。所以我的基本理解是,他現在已經開始意識到了,所以怎麼救黨、怎麼救他自己,現在已經變成了他的一個最重要的急需解決的問題。”

在強調中國外部環境發生深刻變革的同時,習近平也指出,中國的國內狀況也在向更好的方向發生深刻變化。他說:“我國製度優勢顯著,治理效能提升,經濟長期向好,物質基礎雄厚,人力資源豐厚,市場空間廣闊,發展韌性強大,社會大局穩定,繼續發展具有多方面優勢和條件。”

但南卡大學艾肯商學院的謝田不贊同習近平對中國國內經濟社會形勢的判斷。他說:“中國經濟的內部環境不是不斷向好,是內部環境惡化,並且國際社會和國際市場在對中共國在圍剿、在封閉。所以中共實際上是內外交困。這才是他現在面臨的問題。所以他現在在找這些所謂的專家來尋找對策、尋找出路。”

習近平特別談到中國“社會主義制度能夠集中力量辦大事的顯著優勢”。對此,經濟學者李恆青表示,中國的一黨專制體制的確能夠調動很多社會資源,但並不是所有事情都能夠靠集中力量就能辦成的。他說:“比如高科技和高科技領域。你看現在中國的高科技發展的非常的快。但是原創的高科技產品多不多?非常的少。為什麼呢,因為原創的科技產品,它需要的是一個開放的、兼容的、包容的、互聯互通的這樣一個政治體系和社會體系。但是這一點在中國是不可能存在的。因為互聯網你要是真上了以後,你可以去Google,結果就不進是進來高科技的信息,還有一些政治上敏感的信息,中共受不了。”

李恆青也表示,習近平提出的所謂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發展格局將會很難實現。他說:“外循環現在基本上是斷了,除了一帶一路還有一點點火亮,其實那是什麼,那都是飲鴆止渴的,是靠國內的、中國的銷售貸款,把錢貸給人家,然後開始流動起來。實際上是把貨賒給那些國家。那你想,賒賬以後會出現一個大問題就是怎麼去要回這些帳,怎麼去收這些帳,這些問題全都集中在這個地方。所以外循環這塊基本上是停住了,凍住了。內循環這塊,大家的收入那麼低,貧富分化那麼大。人均GDP都達到一萬美元了,可是李(克強)總理爆出來,人均月收入不足1000人民幣的人就過六億。所以這些人拿什麼去買呢?實際上購買力是非常低的。在這樣一個情況下,怎麼能夠形成一個大循環,非常難。”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