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關閉特朗普社媒賬號是否有悖言論自由?


關閉特朗普社媒賬號是否有悖言論自由?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58 0:00

在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支持者上星期暴力衝擊美國國會山的事件後,推特(Twitter)、臉書(Facebook)等美國主流社交媒體平台紛紛關閉了他的賬號,理由是特朗普發布的很多有關美國大選的信息“不實”,並且鼓勵了支持者的暴力行為。

那次事件不僅導致美國國會認證選舉人票的過程一度中斷,還造成五人死亡,包括一名警察。特朗普社交媒體賬號被封在中國的網絡空間上引發了有關言論自由、新聞審查的激烈討論。

美國社交媒體巨頭封殺特朗普賬號算不算是侵犯言論自由?中國官媒把特朗普推文被刪與中國對社交媒體的審查和刪帖能否相提並論?言論自由是否應該被設置界限?

人權組織“公民力量”的創辦人楊建利認為,社交媒體平台封禁特朗普的賬號是正當的做法,而且像Facebook和Twitter這樣的社交媒體公司也是有權力這麼做的。

他說:“第一,侵害言論自由的主體是政府對於公民或私有企業。這次封號不是特朗普封了Twitter的號,這是第一點。第二點,這個事實上大家都明白,一個公司作為資本,非常龐大,成為市場的壟斷,這時候它當然就具有了很大的能量去封別人的言論。這種情況的確存在,這就比較複雜。那麼推特這樣的公司,作為社交媒體平台,它是不是絕對的壟斷?它不是。它有很多的競爭者。它的確佔有很大的市場份額,所以它的封號不封號可能會造成言論的傾斜,造成對某些人的公平,對某些人的不公平的情況。但是我們直到美國有個法律叫《通訊規範法》,它給了發表在它們社交平台上的言論,它們不需要負責(的權利)。但是,它出於對社會的善意(good faith)可以對言論進行審查。”

但紐約執業律師、時評人李進進認為,當社交媒體平台的影響力已經足夠大的時候,它們的做法已經構成了半國家行政行為,因此這些社交媒體平台封禁特朗普的賬號構成了對言論自由的侵犯。

他說:“我認為臉書、推特這種大型社交媒體實際上是一個公共媒體,實際上是以特朗普發的內容,而不是實際上的煽動……來永久關閉特朗普的賬號。這一點是不受法律保護的。從它的社會權力的影響以及它的行為得到了美國國會立法的支持這個角度來看,它是一種叫做quasi-judicial,半國家行政行為。所以說是半政府行為,它實際上帶有政府的行為,所以它實際上是對言論自由的一種迫害。”

李進進解釋說,當社交媒體的權力過大時,並且與政府的立場一致時,它們就在某種程度上成為了政府的延申。

他說:“問題是什麼呢?在一種特殊的場合下,微信或者社交媒體像推特和Facebook它們已經行使著非常大的社會權力。當這些社會權力和黨內一些建制派,包括國家原有的法律權力吻合在一起的時候,它就是國家權力的延伸。在川普事件當中我們認為,已經是達到社會權力的一個部分了,雖然我們跟微信是不一樣的。但如果把特朗普當成一個例外,這個例外可以接受。接受的理由不是因為法理上可以接受,而是從政治立場上接受。”

一些對社交媒體平台封禁特朗普賬號提出批評的人士指出,推特、臉書等公司封號的做法與中國政府封微信號、關閉微博賬號的做法無異,特別是在美國這樣一個提倡言論自由、公民自由的國度。

但“公民力量”的楊建利表示,把Twitter和Facebook封禁特朗普賬號與微信的封號和言論審查相提並論是完全不恰當的。

他說:“有人把微信封號禁言和推特的這次禁言相比完全是錯誤的。原因?微信和它背後的公司騰訊號稱是私人公司。實際上是私人公司嗎?它和政府之間的聯繫我們大家都非常知道。第一,它靠政府的強力干涉在市場上成了一個絕對壟斷。另外它替中國政府一直在實行審查、檢查、盜竊信息、洗腦等等這些功能。你可以把它比作公權力,當一個公權力封了你的號、封了你的言,這就是侵害言論自由,這是沒有什麼問題的。而推特第一,它在市場上所佔有的份額不是靠政府的強力所得到;第二它不扮演任何政府審查功能。所以這種類比是完全錯誤的。如果你認為這種類比是不對的,那我建議大家去告推特。我還是那句話,美國是一個法治的國家,有法律救濟,你去告推特好了。但今天我們正在告微信,告微信的理由恰恰和你告推特的理由是相反的,這種類比是完全是錯誤的。”

也有一些中國官媒利用特朗普社交媒體賬號被封禁大做文章。中共黨報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1月10日發表社評說,“言論自由的政治含義一直被美國和西方的語境掩蓋了,那就是言論自由的確存在政治和道德邊界,對特朗普的噤聲讓這一含義在美國浮上水面。”

楊建利對於這樣的論調予以駁斥。他表示,中國政府恰恰沒有資格去笑話任何民主政府。

他說:“我們最要防範的是什麼呢?就是政府的公權力來侵害人民的言論權。這個是我們最應該防範的,而這一點是中國政府恰恰沒有任何資格去笑話其它任何政府的。因為我們知道微信、新浪等等中國社交媒體平台上禁言不是這些社交媒體的主動行為,而是中國政府控制他們一定要這樣做。它們在扮演一個中國政府的政府角色。所以這些號稱是私人企業的,可以比作公權力進行處理。所以它來封了我的言論,檢查了我的言論,我就可以告它,因為政府沒有資格在社交媒體上禁止我的言論。發生在美國的推特限制特朗普的言論恰恰是相反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