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國的對華戰略核心 - 習近平?


華盛頓將如何調整對華政策備受關注。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50 0:00

美國總統拜登就任伊始,華盛頓將如何調整對華政策備受關注。從拜登的外交和國安團隊主要成員的公開表態來看,新政府將在很大程度上延續特朗普政府的強硬姿態,儘管他們也表示要在一些領域與北京合作。

與此同時,北京頻繁向華盛頓喊話,呼籲美中兩國展開合作,讓兩國關係“重回正軌”。

拜登政府如何實現與北京既競爭又合作?美國應該出台什麼樣的整體對華戰略?日前,有前美國政府資深官員匿名發表文章,呼籲美國的長遠對華戰略應聚焦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把習近平作為美國對華戰略的核心是否可行?

喬治亞理工大學納恩國際事務學院教授王飛凌認為,前美國政府資深官員模仿冷戰時期美國外交官喬治·凱南的風格,以匿名的形式發表在大西洋理事會(The Atlantic Council)和美國政治新聞網站Politico上的文章大體上是重申了美國現有的對華戰略方針,並沒有太多新的內容。

文章提出把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和中共9100萬黨員區分開來有其合理性,但如果把美國的對華戰略建立在此基礎上,這有些脫離實際,而且也不夠全面。

他說:“我認為這篇文章其實把習近平跟中共領導層分開,認為只要把習近平制裁住、限制住,可以回到所謂的2013年之前的中美關係,或者2013年之前的中國外交政策,就萬事大吉了,就可以休息了、就好了。其實我覺得這個看法有問題。為什麼呢?因為他看不到這些年來的變化,回不到2013年以前了。另外他看不到中國的外交政策雖然可以說是中國共產黨一手包辦,但絕對不是習近平一個人的問題。因為最近中國在海外的一些做法、一些政策,從胡時期,甚至江後期就已經開始了。而在毛澤東時代更是大張旗鼓,只不過鄧時代和江初期有點低潮而已。所以完全歸到習身上可能犯了錯誤,有點認識上的不足。最後一個我想談的這篇文章的問題就是,它認為回到2013年之前是完全取決於美國,這是完全不切實際的。中國已經變得強盛了,而且中共也變得非常有自信心,它的想法絕對不是說美國做一兩件事情就可以改變的。從這一點上,這篇文章其實還是有點老生常談。”

王飛凌認為,美國的對華戰略業已形成。這體現在特朗普政府離任前前提前解密了美國印太戰略框架文件。而拜登政府很可能會繼承並延續特朗普政府留下來的這套戰略,只會在戰術上做出一定調整,包括更緊密結合盟友、加強在人權、新疆和香港等領域給北京施壓,以及在氣候變化等領域尋求與北京合作,也就是構建競爭與合作並存的對華關係。

但美國聖托馬斯大學國際事務副教授葉耀元認為,華盛頓希望與北京建立競爭與合作並存的關係未必能行得通,其原因在於任何競爭都可能會越過中共劃下的所謂“核心利益”紅線。

他說:“任何想要去改變共產黨可以繼續在中國獲得權力或者是坐著自己的寶座的一個策略都是違背中國核心價值的。就是說推動市場化某種程度違背了中國核心價值,打下防火牆也違背共產黨的核心價值。或者是中國現在要去維繫自己共產黨的政權,透過一帶一路,透過大撒幣的策略,想辦法要去創造另一個國際秩序,這個某種程度對美國來講當然是不樂見的。可是從中國的角度來看,只要美國要在這個區塊裡面跟中國競爭,也是違背中國核心價值的。就是說現階段來講,美國各個策略都會違背中國的核心價值。美國原先想要做的其實是把中國拉回美國創建的自由主義的國際秩序,在國際組織,不管是聯合國,不管是世衛組織,不管是各式各樣的國際組織裡面,在這個組織裡面進行競爭。但這種競爭,現階段來講已經為時過晚。因為中國已經要拋棄這些制度,而去創造自己的一個國際社會了。”

葉耀元表示,未來美國制衡中國所面臨的挑戰將更加嚴峻。

他說:“也就是說中國跟美國,從美國國務院的角度看有兩個比較核心上的衝突。衝突點就在於,第一,民主與非民主之爭;第二,市場與非市場經濟之爭。也就是說如果我今天在思考美國的政策應該怎樣去執行的時候,美國想要達到的目標是讓中國進行一個民主化,或中國進行一個市場化的方式而去採取它的外交策略。這個外交策略尤其是搭上了這十來年所謂的中國崛起的現象,而導致中國從過去可以被美國控製或可以跟美國同出一氣加入國際組織,或由美國帶領讓中國進入世界各個不同環節裡面去互動的一個國家變成一個競爭者的態勢。當中國變成美國的競爭者之後,美國現在需要的戰略思維其實完全不一樣。過去它可以去談說,我可以慢慢地等你民主化,我慢慢地等你市場化。現在不是的,現在是用民主化、市場化做為一個口號,想辦法要去製衡你。因為它不希望美國做為世界霸權的角色被中國給取代。這也就是說,過去這些相對來說簡化的一個戰略模式在現今來看反而非常地適用。因為中國現在已經不是吳下阿蒙了,它基本上是美國霸權的一個挑戰者。未來美國制中的一個方式理論上只會更加嚴峻而不會更加鬆懈。”

喬治亞理工大學的王飛凌表示,美中之爭現在已經升級成兩種制度和兩種價值觀的衝突,而美國應該在普世價值方面做好功課,使美國對中國的優勢繼續保持下去。

他說:“中美之間的爭執和競爭很大程度上其實就是關於價值之爭、觀念之爭。就是什麼樣的行為規範、什麼樣的法制、什麼樣的政治制度、什麼樣的世界秩序、什麼樣的人權、什麼樣的民權等等。所以如果美國能夠把這面大旗好好舉上,把自己家裡的事情做得更好,那麼在這個價值上,美國的優勢還會保持下去,或者更強大。很重要的一點就是怎樣去做。美國就應該像當年的里根總統那樣,把中國拆散防火牆做為一個重要要求。你想做生意可以,我們想投資可以,你想來訪問也可以,你把家裡孩子送來美國上學也可以,你到美國來買賣股票都可以,但是你要把防火牆給拆了,讓信息能夠自由流動。讓具有非常創造性的、非常辛苦工作的中國人民也有一樣的權力接觸到最新的信息,能夠做出他們自己的判斷。這樣美國所倡導的普世價值,儘管我們自己並不是十全十美在美國實現了… 這些普世價值,會在中國產生革命性的效果,也是對中國老百姓功莫大焉,益處無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