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習近平高調紀念華國鋒 鄧小平情何以堪?


華國鋒之墓(美國之音)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16 0:00

中共上星期高調紀念毛澤東接班人華國鋒100週年冥誕,引起中國海內外的廣泛解讀和猜疑。中共意識形態的最高掌門人王滬寧給與華國鋒重新定位般的評價,頌揚他“粉碎“四人幫”,挽救了黨,挽救了中國社會主義事業”,但是隻字不提他提出的與四人幫氣味相投的“兩個凡是”,以及為何在與鄧小平為首的改革派的權鬥中失敗後一直默默無聞。

有部分分析人士認為,當局對華國鋒這位充滿爭議的中共前領導人的選擇性歌頌,其實是對鄧小平改革開放路線一個像徵性的否定,是回歸毛時代的重要一步。中共為何此刻打出華國鋒牌?習近平要傳遞什麼政治訊息?中國還會有繼往開來的改革開放嗎?

政治學博士、獨立時評人吳強認為,中共高調紀念華國鋒誕辰100週年與今年恰逢中共建黨100週年有一定關係,華國鋒有點被當作中共“吉祥物”的感覺。

他說:我們看到對他(華國鋒)的紀念談話是2月20日做出,第二天習就親自主持了關於黨史觀、關於黨史教育的動員會。那麼紀念華國鋒實際上是和紀念黨的100週年是密切聯繫在一起的。我們知道華是100年,黨也是100年。所以在這個意義上講,挑選他某種意義上講是把他當作黨建100年的一個吉祥物來看待的。當然在黨的歷史上那麼多總書記可能只能挑他了,其他再也挑不出來。它無法紀念陳獨秀,無法紀念陳邦憲、張聞天、向忠發、王明,當然毛是在七大之後當上了黨的第一把手,紀念他當然是隨時在紀念,這不成問題,但是後來的胡耀邦、趙紫陽也是黨的總書記,以及現在還活著的江、胡等人都沒法紀念。所以選擇他實際上是作為一個黨建100週年、所謂黨史觀教育的一個吉祥物。”

政治學博士、獨立時評人顧為群認為,中共高調紀念華國鋒是發出一個信號,要求黨員幹部學習華國鋒做“老實人”。

他說:“他現在提出用華國鋒作為一個由頭,我覺得一個是他想強調黨內要消滅派系,要做老實人、說老實話。因為現在黨內有很多派系,團派、江派,對他的統治地位構成威脅。另外,華國鋒把'四人幫'抓起來了,所以也可能他想利用這個機會發出一個訊號,就是我們在黨內高層再一次採用華國鋒式的清洗的方法,這是一個正當的方法。也是對有關人士發出的一個警告。”

吳強表示,華國鋒其實並不是一個簡單的“忠誠於黨”的人物,他是徹頭徹尾的毛澤東追隨者,但也是個務實的人,而現在中共只是選擇性地紀念他的這一品質。

他說:“他(華國鋒)是一個識時務者,在軍隊元老發動政變的情況下他參與而且配合了。但是在他執政期間,他把鄧時期開始停下來的國際共運又重新恢復起來。他在國際共運問題上是很曖昧的。柬埔寨的問題很大程度是跟華的個人意誌有極大的關係。在他主政期間,雖然美中關係開始緩和,但是建交還是在鄧小平之後。但是華執政兩年期間,其實黨內很多幹部的平反是很困難的。在文革期間或者一些反毛的人其實是在華主政期間繼續被槍決,這種毛式的鎮壓一直在繼續。特別是在工業化的道路上,華主持的洋躍進是在呼應毛當年的大躍進。洋躍進以失敗告終,然後展開了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某種意義上講,並不是文革把中國拖入到一個崩潰的邊緣,恰恰是華的另類把中國的財政拖到了一個崩潰的邊緣。這個是官方歷史上不願談到的東西。鄧是在這種情況下把已經解放的官僚,把已經等等等等,重新動員起來,等於是在他身上搞了第二次政變,這是個連續的政變。在連續政變的意義上再看改革開放、實事求是等等才可能成為討論。比如人民大學門口的大石頭'實事求是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這種大討論,當時才可能展開。破除華身上'兩個凡是'這種原教旨主義的毛主義,然後黨內一點點的改革開放,黨內一點點的寬鬆才可能展開。”

顧為群表示,值得注意的是,在王滬寧在紀念華國鋒的發言中並沒有提到他的“兩個凡是”,這或許意味習近平還是希望學習西方的現代化治理,但不想走西方的民主化這條路。

他說:“但是對於他的'兩個凡是',他們沒有談,沒有說這方面也是好的。當時黨內對華國鋒的三個方面的批評是搞個人崇拜,經濟上急於求成,壓制真理標準討論,拖延老幹部平反,'兩個凡是'。王滬寧並沒有說這是一些積極的,我們也要向華國鋒學習的。而且就他自己來看,我覺得他現在是想學西方的治理的現代化,政府的規制等一些具體的操作方式。但是他現在不想學西方的民主制度。他實際上骨子裡想延續毛澤東建立的朝代,想做一個仁慈的皇帝,如果沒有足夠的反對的話。但是他未來到底怎麼走,我覺得也看很多因素。一個看他和西方的關係,西方會不會接受他。另外看黨,看中國國內中產階級的資本力量、實力的發展,和老百姓教育水平的提高會不會對他造成壓力。黨內會不會分裂出更加強有力的有實力的要求民主的反對派。這些因素也會影響未來習近平的走向。所以他既有可能成為一個相對仁慈的皇帝,這是一個可能性,還有,未來會不會成為中國民主之父。他的骨子裡,他在背地裡會不會又這個想法?我覺得這是一念之間他可以做的兩種不同的選擇。也看各種各樣的壓力,對他的壓力有多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