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習近平要求樹立“正確黨史觀” 黨史也得姓黨?


習近平要求樹立“正確黨史觀”,黨史也得姓黨?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13 0:00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日前在北京主持召開中共黨史學習動員教育大會時,要求在全黨展開黨史學習教育。他表示,要用中共的“奮鬥歷程和偉大成就鼓舞鬥志、明確方向,用黨的光榮傳統和優良作風堅定信念、凝聚力量”。但他也強調,要樹立所謂正確的黨史觀,堅持以中共關於歷史問題的兩個決議和有關精神為依據,“正確認識和科學評價中共黨史上的重大事件、重要會議和重要人物” ,並且“要旗幟鮮明反對歷史虛無主義”。

什麼是“正確的黨史觀”?習近平口中的“歷史虛無主義”指的是什麼?為什麼習近平既要黨員學黨史,又對所謂“錯誤的”黨史如此忌憚?

對中共文革歷史有深入研究的加州州立大學圖書館教授宋永毅表示,中共的歷史就是建立在一個又一個的謊言上的,現在習近平要求全黨拒絕“歷史虛無主義”就是擔心這些謊言被不斷揭露出來動搖人們對中共的信心。

他說:“(中共)的建設是在什麼情況下它會大張旗鼓地提呢?也就是說發現問題了。習近平已經講了,以前的中共黨史有什麼歷史虛無主義啦,有什麼不正確的黨史觀啦,等等。實際上說明中共原來的黨史被掩蓋了的那些真相不斷地被揭露出來。他在全國人民也好,全黨也好,心中對他以前製造的那些謊言就產生了懷疑,失去了信心。所以他現在就要利用他這個政權強烈地掩蓋這些已經被揭露的歷史真相,重新用謊言統一起來。講得難聽點就是謊言治黨,然後又達到謊言治國的目的。歷史最重要的就是'真實'兩個字。大到一個國家,一個黨的歷史,小到一個村莊,一個學校的歷史。如果你離開了真實,你一定要統一到一個虛假的歷史中間去。我認為是不能達到成功的。”

前紐約新學院大學訪問學者、中國知名公共知識分字徐友漁表示,中共談黨史其目的是為了當今服務,中共黨史不僅“姓黨”,而且還要姓黨的一把手的姓氏,因此其黨史總是被拿來塗抹和改寫。

他說:“其實中共的黨史不但姓黨,遠遠不止這樣一點,而且它是跟黨的第一把手的姓氏是一樣的。光說中國共產黨好、中國共產黨黨員好,這是完全不夠的。一定要說到黨的第一把手才是唯一正確、唯一英明的,在斗爭中湧現出來的,一定要到這個地步。所以,它實際上是一個很極端的說法。這種說法實際上是不成立的,因為黨的東西,其實我們研究歷史的人都知道,歷史實際上是隨著人們發現新的事實、歷史學家提出新的理論,總對歷史事件提出新的補充和修正的,沒有一個定於一尊、固定不變的東西,自然科學的理論都沒有,何況是歷史,那更是沒有這樣一個東西。要求有一個姓黨的歷史,或者有一個跟黨的第一把手同姓的黨史,這是一個完全說不通的東西。所以中共的黨史它顯示出一個最大的特點就是隨時隨地的塗抹跟改寫。其實從來沒有一個一貫和定論的東西。它隨時都在隨著時代的需要,隨著黨的第一把手的顯示需要來改變。實際上這才是歷史的虛無主義。其實他用這個詞,用在自己身上是最準確的,而不是用在歷史學家的考證上。”

加州州立大學歷史學者宋永毅說,缺乏真相的歷史其實就是“歷史虛無主義”,這反而是習近平想要的。

他說:“習近平說反對歷史虛無主義,就把這個詞顛倒一下,他就是要虛無歷史。也就是說,這個歷史是我要讓你知道的,我就不把它虛無了;我要掩蓋的,不讓你知道的,我就把它虛無掉,就不讓你知道。他的關鍵問題就是要用謊言來治黨,這是一個感覺。第二個感覺就是他的所謂反對歷史虛無主義,實際上是設置了一個嚴格的,那中共一直是有的,但是在目前的情況下,他要把它變成更為嚴格的一個研究歷史寫作或者揭示歷史真相的禁區。就是他不讓你知道的,他一定不讓你知道。哪怕你已經知道的,他也要把他篡改,他也要把它重新閹割掉。我們大家都知道,近年來在研究中共歷史和整個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史方面是有很大進展的。比如研究土改,我們就得出了實際上這個土改是一個暴力土改。而且消滅了很多的中國勤勞致富的中產階級,所謂的地主。我們講到反右,實際上它把中國知識分子做為一個獨立的群體,完全給消滅了。更不用說大饑荒,因為它的浮誇,造成了三千多萬人無辜地死亡。所有這些它都是要把它掩蓋的,要把它虛無掉的。”

在習近平要求中共全黨學習黨史之際,中共最近還高調紀念了前中共領導人華國鋒誕辰100週年。這引發了外界的普遍關注。

前紐約新學院大學訪問學者徐友漁認為,華國鋒誕辰100週年恰逢中共建黨100週年,中共高調紀念他有一定巧合性,但更重要的是中共現在想要突出華國鋒這個人“忠誠”的個性特點。

他說:“但我更強調的是,其實在100週年碰巧是華國鋒,如果是另外一個人也會選另外一個人。因為現在我覺得中共領導人感覺到了有在全黨統一認識、統一意志這麼一個急迫的需要。隨便哪一個人剛好是100年,我覺得是另外一個人,也可以這麼做。因為至於這個人怎麼定性,把他的哪些優點哪些長處突出出來,是隨便怎麼說的。所以我覺得這100週年純粹就是有這種統一認識跟統一意志的需要。當然華國鋒剛巧有個特點特別投合現在的需要,就華國鋒這種特別老實跟本分。而現在中共最高領導人特別希望國級領導幹部、全部黨員最優秀的品質就是要聽話跟本分,剛好華國鋒又符合這個條件。所以這些偶然因素跟必然因素加在一起,華國鋒就要被塑造出來。如果不是華國鋒是另外一個人,也要把他塑造成這麼一個形象,以為黨的需要服務。”

加州州立大學的宋永毅基本認同這種觀點。他表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書記處書記王滬寧在紀念華國鋒誕辰100週年座談會上的講話中僅強調華國鋒“黨性堅定、對黨忠誠的政治品格”,但沒有提到他其他的功績和品格。

他說:“他講過去是為了現在。他就是要全黨像華國鋒忠於毛澤東那樣來忠於習近平。但是他忘了在中共黨內尤其是在歷史學界,華國鋒更值得人們稱讚的還有那麼一些東西。比如第一,華國鋒是中共歷史上最為寬容,比較包容的一個一把手。一般來說他對不同意見不進行打壓,他讓你講話。另外葉劍英當時給了華國鋒一個稱號,叫'英明領袖'。但是他多次提出不要提英明領袖,也就是說華國鋒實際上對個人崇拜還是反對的。更不用說華國鋒在歷史上最偉大的一件事情就是他組織了一個政變。他認為四人幫不行,就動員軍隊把它推翻掉了。這三點你習近平為什麼不講呢?因為這三點對你來說都不合你的胃口。你最不包容,你最要搞個人崇拜,你也怕下面造你的反。所以我講他是非常實用主義的。”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