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再度大幅增軍費,北京的砲口對準誰?


北京人大會堂舉行的全國人大年度會議大屏幕上顯示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出席會議。 (2021年3月8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17 0:00

中國政府在上週開幕的全國政協、人大“兩會”期間公佈了總額1.35萬億元人民幣(約合2090億美元)的2021年度中國國防預算,增幅為6.8%,略高於去年的6.6%,也高於外界此前預計的6%,是2019年以來的最大漲幅。

中國再度大幅增加軍費開支正值新冠疫情在全球持續蔓延、美中關係日益趨緊、台海緊張局勢持續升溫、以及中國與周邊鄰國因領土主權糾紛而頻繁發生摩擦之際。儘管中國全國人大發言人張業遂表示,“中國奉行防禦性的國防政策,其國防建設不針對、不威脅任何國家”。但中國軍費持續以每年近7%的速度猛增仍將給印太地區與中國存在爭端的國家構成巨大威脅和挑戰。

有美國政界人士和軍事分析人士建議,拜登政府應提高國防預算規模,以保持對中國的軍事領先優勢。如何看待中國連年的軍費開支猛增?在中國經濟增速放緩、國內債台高築的情況下,中國繼續大幅增加國防預算劍指何方?以美國為首的印太地區各國應如何應對?

美國國防大學(National Defense University)中國航空航天研究所(China Aerospace Studies Institute)所長馬偉寧(Brendan Mulvaney)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雖然中國軍費連年增長,但大體上與中國GDP的增長吻合,仍與美國有不少差距。

他說:“如果我們比較的話,可以說美國比中國(的國防開支)還是很大,但中國一直在增長。美國的軍費支出總額為7000億美元,是全球最大的,也是全球的38%,中國約佔10%。去年(軍費開支)最大的五個國家是美國、中國、印度、俄羅斯和沙特阿拉伯,這是全球52%的軍事費用。這是第一次有兩個亞洲國家在內。儘管我們還有COVID(新冠)的問題,但是2020年中國的GDP增加了2.3%,全球GDP整個來說增長了4.9%。所以我們可以看到中國的GDP,雖然有新冠疫情的影響,還是增加了。所以有人說明年大概GDP會繼續增加6.8%。所以我們看國防預算增加6.8%似乎與GDP的預測實相符的。”

對於中國軍費開支的繼續增長,國際社會有一種觀點認為,在新冠疫情肆虐、各國經濟深度衰退之際,中國近7%的增幅是一個比較高的增長水平。對此,中國國防部發言人吳謙解釋說,“天下並不太平,(中國)國防必須強大”。

他說:“當前,國際安全面臨的不穩定性不確定性更加突出,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肆虐,霸權主義、強權政治、單邊主義時有抬頭,地區衝突和局部戰爭持續不斷,國際安全體系和秩序受到衝擊。我國國土安全面臨的風險挑戰不容忽視,陸地邊界爭議尚未徹底解決,島嶼領土問題和海洋劃界爭端依然存在;民進黨當局頑固堅持'台獨'分裂立場,是台海和平穩定的最大現實威脅。針對當前的複雜形勢,可以說,天下並不太平,國防必須強大。”

具有極強民族主義色彩的中國官媒《環球時報》的主編胡錫進說,如果考慮到美國的戰略重心已經轉至亞太地區、再加上日本、澳大利亞和台灣的軍費,以及印度的牽扯,中國的軍費應對中國的戰略風險只是處於一種“緊平衡的狀態”。

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資深研究員陳剛認為,中國國防部發言人吳謙的表態有一些新的內容,體現出中方所認為的它所面臨的安全挑戰。

他說:“他(吳謙)把台灣海峽問題放在了一個非常嚴重的安全威脅來看待,說明台海局勢現在來看確實是一個比較危險的狀態。另外他有一些新的表態,包括對中國陸上邊境的一些問題並沒有得到解決。如果仔細看地圖會發現它很可能講的是中國和印度之間的邊境衝突。因為中國基本上和周邊其它國家的在陸地上的領土衝突基本上都解決了。包括和俄羅斯、越南之間一些複雜的領土問題都已經解決。所以如果他講到是因為這樣一個原因中國需要增加軍費開支的話,很有可能表明中國和印度之間的領土衝突並沒有得到一個全面圓滿和徹底的解決。這是一個很新的。另一方面,他還講到島嶼和領海的劃界問題也沒有得到解決。我認為他是暗指南中國海問題,還有可能包括東海的問題。所以他其實是非常明確地指出了中國現在面臨的一些安全問題。就像剛才講的,其實都是跟中國周邊的環境是有密切關係的。而且中國現在把這些問題視作對自己的安全有很大威脅的問題。”

但陳剛認為,儘管台海局勢升溫,但他不認為北京打算“以武促統”,而且中國也尚未做好在台海與美國發生軍事衝突的準備。

他說:“我感覺總的來講還是一個警告的姿態。因為如果真的要武統的話,軍費開支的增長應該不是6.8%而應該是60%甚至更多的狀態。我們知道中國跟美國之間軍費預算方面的差距應該有兩到三倍,所以要想武統的話必須要克服美國軍事上的威懾,起碼預算上應該達到跟美國幾乎相當的一個狀態。所以我感覺武統應該不在中共的短期時間表上。同時我們知道武統的代價是非常大的,不僅整個中國現在的經濟建設可能陷入停頓,甚至受到戰爭的破壞,而且整個國際環境各方面其實對中國是相當不利的。所以中國的武統選項其實是在為台灣的所謂法理台獨所做的最後一張牌。也就是說除非台灣領導人突然進行一個法理台獨的程序,否則大陸應該是不會主動去選擇武統這樣一個選項的。”

儘管如此,中國軍費的持續增長仍然令人擔憂。有美國的專家和一些國會議員提出,美國應該追加國防預算,從而保持對中國的軍事優勢。

美國國會眾議院軍事委員會共和黨成員3月4日給拜登總統的聯名信中說:“在我們對國防的投資萎縮的同時,對手的投資卻在增長。例如,中共在過去10年中,國防開支增加了75%以上。其結果是,中國軍隊從一支勉強能夠保衛邊境的陳舊力量,變成了一支能夠贏得地區衝突的現代軍隊。如果我們什麼都不做,在未來十年,中國將全面實現軍事現代化,有可能使其與我們自己的軍隊平起平坐。”

美國國防大學中國航空航天研究所所長馬偉寧認為,美中兩國很可能已經加入到一場軍備競賽,但這並不像美蘇冷戰時期的軍備競賽,而且除了硬件以外,美國在很多其它領域仍然保持對中國的強大優勢。

他說:“這次的軍備競賽暫不會關注核武器,而是會關注太空、網絡、人工智能,以及我們剛才所說的所有的武器。所以問題不是我們是否參與了(軍備)比賽,而是我們如何提出新的想法和新的管理方式,避免衝突和緊張以及戰爭。如何保證沒有人使用這些的方法和武器以及能力。對美國的軍事優勢來說,那就是我們的人員,美國在全新技術和工業的領域仍然還保持全世界領先地位。當然中國在最近20年中取得了很多進步,進步的確不少。但美國在這些領域還是第一的地位。對美國的主人來說,美國擁有最靈活的領導人,而且在軍隊來說,我們最大優勢是我們的應徵士兵,他們負責任、培訓以及領導能力等等都比解放軍好得多。解放據認識到這一點,所以他們15年和16年的改革的目標之一就是解決這個問題。所以將來這個可能會改變,但不是在我們可以看得見的未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