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國之大者”蘊藏深意 習近平為突破任期造勢?


兩會前上海街頭的習近平畫像 (2021年3月1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46 0:00

新華社為兩會閉幕發表社評,指出“國之大者是事關全局、事關根本、事關長治久安,決定黨和國家事業興衰成敗的大事。”

去年四月,習近平視察陝西首次提出這個概念,要求各級黨委和乾部對“國之大者”一定要心中有數,要時刻關注黨中央在關心什麼、強調什麼,深刻領會什麼是黨和國家最重要的利益。此後“國之大者”不同尋常地成為中共的最大政治和官場高頻詞。

何為“國之大者”?為什麼它成為中共“決定黨和國家事業興衰成敗的大事”?習近平提出“國之大者”與他在中共20大圖謀長期執政之間有什麼必然聯繫?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表示,中共強調“國之大者”意在強化對習近平的個人崇拜。習近平並沒有說明什麼是“國之大者”的意涵,而這四個字也查不出出處,但正是因為它缺少清晰內涵,就容易讓人做聯想,給溜鬚拍馬、歌功頌德的人留下發揮空間。

他說:“國之大者無非是強調'國'、'大',所謂中國是大國嘛,大國崛起。我們身處在一個大時代,百年未有之大變局。要抓大事,要有大局觀、大胸懷、大格局、大氣魄、大擔當。最後當歸結到一句沒有說明,但是暗含這種意思的,就是需要大領袖、大統帥,就這個意思。這種說法無非就是想激發起國人的民族自豪感、使命感、制度自信,幾個自信,以及加強對領袖的個人崇拜。關於習這種說法,強調什麼國啊、大啊,大國,這種說法在中國已經流行有些年頭了。我記得上海作家王安憶寫過一本書,叫《遍地梟雄》。裡面有一個外號'大王'的年輕人,其實他就是乾些攔路截車的小勾當,底下也就兩個小嘍囉。可是這個大王還口氣很大,喜歡大發弘論。他就談到大國的問題,他說'中國好,好就好在泱泱大國。'我們崇尚的就是一個'大'字。它是指氣象。美國也大,可美國總統是選出來的,這就沒勁了。整天到處談判,到處數選票,哪有君臨天下的氣象呢?所以這個大王最崇拜的就是稱王稱霸,最崇拜的人物就是毛澤東。從這種所謂'大王'這種心理就看得出來,習近平強調國之大者,他要召喚出來的,他要激發的正是這麼一種感覺。就是認為中國了不得,是個大國,中國現在要成了世界老大了。伴隨著這一系列異象之後的一個不言而喻的東西就是我們有一個大統帥,一個大領袖,強化習近平個人的權力地位,強化對他的個人崇拜。我想這就是國之大者它的意涵。”

習近平提出“國之大者”的概念之後,中共官媒和御用智囊文人們便開始了密集的詮注和解讀。有人更從權力結構、國家利益、政治角度、歷史角度、現實角度、發展角度等各方面進行繁瑣考證,圈子越繞越大。

博訊專欄作家張傑表示, 所謂“國之大者”不過是用新詞來包裝文革式的舊口號。

他說:“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話題,因為習時代喜歡創造一些新的名詞,什麼'大國戰疫'、'人類命運共同體'。其實我有一個辦法來剝他的畫皮。也就是把習的一些新的名詞跟文革聯繫起來,其實就一目了然了。什麼叫“國之大者”呢?就是政治掛帥,也就是'兩個維護'。兩個維護裡面有個重心,叫習是黨中央的核心、是全黨的核心。它強調'國之大者'就是告誡官員不要埋頭拉車,要抬頭看路。對他要相信到迷信的程度,對他服從要到盲從的程度。什麼是國之大者,簡單地說就是用這種新詞包裝文革的舊口號。”

《北京之春》的胡平表示,中共高調提“國之大者”其實是為習近平在中共“二十大”上連任總書記造勢。

他說:“現在提出國之大者,確實他就是為二十大連任總書記造輿論,做個鋪墊。習近平的野心還不僅僅是二十大連任,比這個要求還更高。確實擺出一副舍我其誰的感覺。現在講國之大者,等於拋出一個信號,或者拋出一個工具、一種手段。然後下面就接著各路人馬紛紛對這句話去大加闡述。通過對這句話的認同和闡述,側面地表達出對習近平的效忠。所以他這時候放出這句話,也有這麼一種含義。”

博訊專欄作家張傑也認同這種看法,但他指出,習近平更為看重的或許是他能否實現他“紅色帝國”的夢想。

他說:“習近平他可能認為這種終身執政是必然的。他的心態不同於江澤民和胡錦濤,因為他認為自己是中共的少東家,江山就是我父輩打下來的,我們紅二代長期執政、永遠執政這是很自然的。因為我們身上有紅色血脈。其實習近平的國之大者不僅是針對二十大的連任,更重要的他是要實現他的紅色帝國夢想。也就是他有一個龐大的夢想,最終是要稱霸世界。他要超越秦皇漢武、唐宗宋祖、成吉思汗,成為中國的一代梟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