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誇大習時代粉飾文革十年 新版黨史何以服眾?


資料照:中共領導人習近平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31 0:00

配合習近平親自推動的建黨百年黨史學習教育運動,中共官方推出2021年新版《中國共產黨簡史》,作為指定的黨史學習教材。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習近平執政的“新時代”佔據百年黨史的四分之一篇幅,突出宣揚習近平倡導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方方面面。

另一方面,文革十年動亂不再列為單獨一章,而是併入“社會主義建設的探索和曲折發展”,刻意淡化文革駭人聽聞的罪行以及毛澤東的發動文革的錯誤動機,同時著重介紹文革期間在經濟、國防科技、外交等方面取得的成果。

新版中共黨史是政治宣傳文件還是一部信史?如此黨史能否經得起歷史的推敲和檢驗?隱惡揚善的春秋筆法如何能堵眾人的悠悠之口?

前紐約新學院大學訪問學者徐友漁指出,2021年新版《中國共產黨簡史》實際上是統一黨內思想的宣傳培訓教材,經不起歷史的推敲和檢驗。

徐友漁說:“仔細研究這本新編黨史的話,可以看出來,它既不是簡明的政治讀物,更不是一部信史,實際上從它的內容形式看,它實際上是一部宣傳材料,是一個培訓教材。為什麼會自這種時候出,我的理解是實際上現在黨內思想並不統一。做了多年巨大努力的'定於一尊'實際上完全沒有達到目的。不但沒有形成'定於一尊'的局面,而且是有相當多的混亂和不一致的東西。出這個東西是要統一思想、統一認識,起到這麼一個作用。要規定一套新的教育問答和標準答案,用這種方法使思想跟認識高度統一。”

美國律師及時評人高光俊也認為,2021年新版《中國共產黨簡史》談不上是歷史。他認為,習近平代表的是黨內所謂“原教旨主義”一派,這部新版簡史就是他的宣傳材料。

高光俊說:“其實從中共建黨以來,關於黨史的修改從來就沒有停止過。從毛澤東的延安整風開始,對黨的一些問題的理解都是為了當時政治鬥爭的需要。鄧小平改革開放的時候我們也看到他做出了《關於若干歷史問題的一些決定》,實際上也是為了當時政治鬥爭的需要。今天習近平修改黨史,規定黨的基本問題的一些說法,仍然還是為了今天的政治鬥爭的需要。自從鄧小平提倡改革以來,其實面對黨內的鬥爭,不僅僅只是華國鋒那一派,仍然還包括共產黨內部一些保守派、反對改革的這一派,也就是陳雲,李先念為代表的這一派。實際上關於共產黨走向的派系鬥爭從來就沒有停止過。我們可以看到從86年的'反精神污染'到89年的'六四'運動,一直到江澤民執政以後有好長一段時間,他也不願意改革開放,直到鄧小平南巡以後逼迫他,他又來採取改革開放。所以今天習近平實際上是繼承了共產黨內部一批不希望改革、要堅持所謂的共產黨的原教旨主義這樣一個路線的代表人物。所以所謂的黨史實際上就是一個宣傳資料,談不上是一個歷史,更談不上是一部共產黨的歷史。”

高光俊分析,中共歷史中對文革和毛澤東的評價屢次反覆,而且中共不願意暴露自我的醜惡,這些都是新編黨史淡化文革罪行的原因。但還有個重要原因是為了迎合習近平的現實鬥爭。

高光俊說:“所以後來我們不斷地有反覆,對文革期間一些問題的反覆。薄熙來在重慶'唱紅打黑'的時候,就是要搞文革的這一套。習近平當時作為黨的副書記還到重慶支持過薄熙來。所以對文革的評價實際上一直在共產黨裡面存在反反覆覆,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共產黨不願意把它的醜惡、骯髒的事情暴露太多,所以它在黨史裡也明確地說出來,不能夠把共產黨罪惡的東西說太多,這也是第二個目的。第三個原因就是為了現實的政治鬥爭的需要。因為習近平是站在保守派這邊,我們現在越來越明顯地看得出來,而在在黨內仍然存在著要求改革、在經濟上要求市場化、要與國際接軌的這樣一個改革派的人物,所以在這個關鍵的時候,他推出對文革、對黨史的評價,實際上是為了服務他現實鬥爭的需要。”

徐友漁分析,新版黨史中突出習近平成就、淡化毛澤東的錯誤,體現了習近平對毛澤東的頑固崇拜,追求與毛澤東相提並論的歷史地位。但實際上,中共對文革或毛澤東的評價,今後都會出現反覆,因為這並非基於歷史,而是取決於中共黨內的派系鬥爭中,哪一個派系佔據上風。

徐友漁說:“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人的心中,他們有個很頑固的想法,他們覺得毛澤東是最偉大的,鄧江胡比起來都不行。所以他當然就應該跨越鄧江胡的時代和毛澤東相提。如果一個人的歷史地位可以和毛相提並論,這才是偉大的標準;如果只是繼承鄧小平,那還談不上這麼偉大。可能習近平還是追求個人在歷史上的地位的做法。但是實際上,有一種很頑強的動力和趨勢,總是要回到毛澤東那裡,只不過他們的抵制聲音大了一點的話,(反對的一方)又退後一點,這種反反覆覆還會不斷地存在。所以以後還會出現這種情況,對文革肯定多一點或者少一點、對毛澤東肯定多一點還是少一點,這種情況還會不斷地出現。”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