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北京“剿殺”下香港未來在何方?


4月1日,香港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以及香港支聯會前主席何俊仁抵達法院。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55 0:00

包括黎智英和李柱銘在內的七名香港最知名的民主派活動人士因被控參加未經批准的集會日前被香港法院判刑。該案具有很強的象徵性意義,表明中共意在徹底根除香港的民主運動。

美國、英國和歐盟紛紛表態,對此表示深切關注和強烈譴責。而在此之前,香港度過了“港版國安法”生效後的第一個國家安全教育日,當局藉機給港人灌輸“國家安全”的重要性。

北京對香港一輪又一輪的打壓是否會加速香港的“內地化”?在美國的主導下,西方世界將如何採取進一步行動?香港的未來在哪裡?

前​香港全國政協委員劉夢熊認為,北京去年出台“國安法”,今年又修改香港立法會議員和特首的選舉辦法,再加上“愛國者治港”的規定,這些舉措其實比判決香港民主派人物的負面作用更大,因為這不僅破壞了北京對香港的“一國兩制”承諾,也損害了中國在國際社會上的形象和聲譽。

他說:“香港固然是中國的香港,但是《中英聯合聲明》所規定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五十年不變'這個方針,不僅僅是中國的國策,而且是莊嚴的國際條約、國際承諾。而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是中國寶貴的核心資產。在過去40多年中國的改革開放中,香港是立了頭功的,起了重要作用的。如果違反《基本法》 ,堅持在香港實行社會主義的製度和政策,把香港搞成一個內地的普通城市,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我相信這個做法不光是毀掉香港的'一國兩制',而且也對台灣海峽兩岸的和平發展、和平統一,令台灣同胞的抗拒感就越來越強烈,吸引力越來越減弱。而且對世界上的'一球兩制',整個地球存在社會主義、資本主義兩種制度,我們是否能夠做到和平共處、和平發展呢?人家看你對香港的姿態,一滴水看到太陽的光輝,人家就感覺到你會不會繼續實行埋葬資本主義,實行共產主義紅彤彤的新世界這套思路論調。所以一個香港所引出來的東西,如果我們犯了顛覆性錯誤的話,不光是對中國自己本身的改革開放,社會主義現代化的建設帶來嚴重的衝擊和損害,而且也破壞了台灣的和平統一,破壞在我們在整個世界和平崛起的形象和國際誠信。”

包括美國、歐盟和英國紛紛對九名民主派活動人士被判刑發表聲明,表達關切和譴責。但北京反駁說,這是對香港法治的踐踏。

香港城市大學退休政治學教授鄭宇碩表示,在北京去年在香港強推國安法後,香港的司法獨立和法治已經遭到了致命性的打擊,這會使香港逐漸喪失其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

他說:“香港作為一個國際金融中心,唯一比上海、深圳、廣州優勢的地方就是有結社的自由,就是有法治。你沒有結社的自由,沒有法治,那你怎麼跟上海競爭呢?那你現在就死了。大家覺得司法獨立受到破壞了,這個法治受到破壞了。剛才我們談到黎智英、李柱銘的案子,其實去年5月《國安法》實施以來,法治就受到相當的破壞了。首先很清楚地看,《國安法》實施後就是說現在有兩種法官,一種是審《國安法》的法官。審《國安法》的法官是由行政長官指定的.哪有這回事呢?這樣就有一類的法官去審《國安法》。更加令香港人恐慌的是根據《國安法》,它可以把你引渡到國內去,在國內的法庭審。人要坐牢,要坐國內的牢,大家都是非常害怕。所謂的法治精神,不單單是依法行事,不單單是像北京領導層所說的'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法治的基本精神就是要維護普通市民最基本的權力。現在普通人覺得自己的權力沒有保障,我去遊行你要把我抓起來;我去選舉,我要支持民主派的(候選人),你連候選人提名的程序你都要控制、都要掌握在手上;我要抗議,叫大家一塊去投白票,這也犯法。這樣一般市民最的基本權力、最基本自由都沒有了。這樣的情況下,還有什麼司法獨立可言呢?再進一步看,這對做生意的人其實也是一種很大的打擊,他們也是敢怒不敢言。因為在香港投資主要是因為香港有優勢的地方,現在香港跟國內一樣了,香港還有什麼優勢的地方可言呢?”

前中國全國政協委員劉夢熊認為,北京目前的做法是想把香港改造成一個經濟上資本主義、政治上社會主義的混合體。但他表示,如果套用中共的馬克思主義理論,這種改造香港的嘗試將會失敗。

他說:“改造的目標就是希望在香港塑造一個資本主義的經濟、社會主義的政治,這樣一個烏托邦。但是馬克思的哲學認為,存在決定意識。經濟是基礎,政治是經濟的集中表現。香港的資本主義經濟制度,必然衍生資本主義的政治制度和資本主義的價值觀。這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社會發展的客觀規律。所以這一年多來搞這些好像運動一樣的規模,想把香港的'一國兩制'變成資本主義的經濟、社會主義的政治,這個烏托邦是必然會失敗的。所以我覺得共產黨本質是說,指導我們思想理論的基礎馬克思列寧主義,但是馬克思主義哲學的ABC必然被那些左的人一再違反。所以我看德很清楚,還是一定要撥亂反正、正本清源,回到當年鄧小平提出那個愛國者的標準,以及他的'一國兩制'的構思。回到那個地方才是正軌。”

香港城市大學退休教授鄭宇碩表示,北京的強硬做法雖然在短期內壓制住了反對派的聲音和港人的不滿,但從長遠來看將會付出巨大代價。

他說:“香港雖然在北京控制下無耐不能做很多事情,但是北京要付出龐大的代價。劉夢熊先生剛剛也提到了,本來是讓香港對台灣做出一點示範作用,結果你看韓國瑜的選舉給習近平強推'一國兩制'弄糟糕了。然後北京花了這麼多錢在國際搞大外宣,現在也沒有什麼大外宣可言了。現在每一個國家都在重新評估中共政權的本質,這個代價實在是太大了。”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