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歐對抗一帶一路,阻擊威權整裝待發?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閉幕式的記者會上講話。 (2019年4月27日)
美歐對抗一帶一路,阻擊威權整裝待發?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24 0:00

美國總統拜登結束為期八天的旋風式歐洲之行。拜登總統與七國集團其他領導人宣布的“重建更好世界”計劃(Build Back Better World, B3W),成為受到廣泛關注的倡議之一。

這個計劃將為全球中低收入國家的基礎設施提供融資機制,目的是抗衡中國的“一帶一路”。有分析稱,這是全球最富裕國家首次直接針對中國的“一帶一路”。

那麼,“重建更好世界”計劃究竟是什麼?它是否擊中一帶一路的要害?與“一帶一路”相比,它能實現怎樣的有效性?

美國喬治亞理工大學薩姆納恩國際事務學院教授王飛凌分析,如果“重建更好世界”能夠與“一帶一路”共存,則可以促使“一帶一路”做得更好。競爭環境下的援助,可以保證“一帶一路”援助的質量,抵制腐敗。

王飛凌說:“這個新的計劃其實是所謂'重建更好美國'的延伸,也是美國兩黨相當一致對抗中國在世界上勢力增長的一個反應。因為大家知道,所謂'一帶一路'的方案實施已經好幾年了,北京為其承諾已經花費了估計在一萬億美元左右的巨大資金,通過基建、港口、鐵路等項目,試圖能在歐亞大陸、非洲以及更遠的地方擴展自己的影響力。同時又有著國內經濟的考慮,出口一些多餘的產能,等等。這個項目在2013年提出以後,現在已經是雪球效應,變得非常巨大。西方國家尤其是美國意識到必須要有所應對。所以,從2018、19年開始,美國就已經採取了一些措施,比如說設立新的基建項目的國會法律,也成立了一個新的發展資助公司,國務院也成立了一個核查項目。甚至於提出要聯合西方各國集體融資,對抗'一帶一路'這個基建項目。這些做法其實給予美國一個重大的考慮,就是認為中國的投資雖然給第三世界國家帶了一些基建項目的好處,但在很大程度上破壞了現行的國際秩序的一些標準。所以美國強調要透明化,要用環保、勞工的標準。在這個基礎上,拜登政府提出了所謂的'難點計劃',所謂'難點計劃'就是要評估各種項目,合不合透明化標準,合不合勞工保護、環境保護標準,以此作為對抗。現在這一步G7還要拿出錢來做一些對應措施。我個人理解並不是要求中國不要做這些項目,而是希望中國能做得更好,更符合標準,這樣大家都得利。”

旅法獨立時評人蔡崇國認為,“一帶一路”與“重建更好世界”並不是美中之間、或者歐中之間的對抗,而是兩種援助方式的對抗。希望中國能夠有所改進,在援助過程中遵守國際秩序。

蔡崇國說:“我並不認為是美國或者西方與中國兩個國家的對抗,而是兩種方式的衝突。就是說中國'一帶一路'的許多項目當中,很多報導說不透明、有腐敗、不環保、違背勞工標準。當然,也不是所有的,有些做得還不錯。我到非洲一些國家,前不久去肯尼亞,那條鐵路修得還不錯。但一大問題是,這條鐵路目前和未來的幾年並不盈利,它是一個國家的項目,政治利益、國家介入太深,所以它真正的企業上的計算不足,導致企業的負債、以及銀行貸款是否能夠收回來,是一個問題。就是說這樣一個對外援助的'一帶一路'的方式,國家主導,經濟的理性的算計不是足夠充分,還有環保問題、勞工權利問題,這樣的方式是應該遏制的,應該有另外一種方式和它抗衡,這樣使其他國家有選擇。這個方式,我們希望美國、歐洲推出來,也希望中國有所改進。這個方式就是透明,更理性的計算,尊重環保,還有勞工標準,還有加強受援國的本身的獨立,經濟上的自主。”

蔡崇國分析,歐洲各國對“一帶一路”一直持冷靜的觀望態度,認為中國企圖通過“一帶一路”積累的政治影響,是很虛的東西。

蔡崇國說:“(在歐洲)和中國的'一帶一路'對抗的意願,現在還沒有呈現出來。其實是歐洲各國的預算已經非常緊,沒有國家不是財政赤字的,特別是疫情之後。所以,要指望國家拿出錢來,甚至拿出比較多的錢來,可能性不是很大。關鍵是他們還是要鼓勵私人企業的投資,然後國家在後邊起作用。很重要的一點是,我個人包括歐洲很多人認為,覺得中國通過'一帶一路'擴大政治影響這沒有什麼了不起的。什麼叫'擴大政治影響'?在聯合國或者人權委員會,各個國際組織中,中國要盡可能多的國家支持他們,使他們有更多的選票嗎?事實上早已經這樣了。在聯合國勞工組織,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和其他的組織,中國總是最高的票數,票數高過美國。實際上大多數國家在中西方衝突上總是要表現中立的。什麼是政治影響呢?中國要在世界各地建立軍事基地或者其他的基地嗎?也沒有。所以,所謂政治影響是很虛的東西。”

王飛凌不看好“一帶一路”的前景,他認為這個項目已經部分失敗了。中國政府犧牲國內民眾的利益,在國際上“大撒幣”換來的所謂國際影響力很難說有什麼實際效果。

王飛凌說:“這大量的錢都是老百姓的錢,老百姓沒有一點機會去問一問這個錢到底怎麼花的、為什麼花,修這個東西到底有沒有道理,有沒有回報,這都不管。跟這個相比,西方的方案可能會更少些腐敗,可以控制更好,更加受監督。因為在施工效果、環境保護以及最終的回報上可能更好一些,這個強弱一定是明顯的。我更看好誰呢?我希望兩個方案都進行下去,因為我是比較相信競爭的,有競爭有比較,大家都得好處。和西方比起來,也許'一帶一路'也許最後就偃旗息鼓打道回府了。我個人對'一帶一路'的前景不看好,我覺得這個項目已經部分失敗了,從各種方面來說。唯一一個亮點就是它賺了一些臨時的政治影響力、號召力,就是'吆喝'。這些東西就像浮雲一樣一下就被吹走,沒有什麼實效。最終受援國家會得到些實際的好處,鐵路道路橋樑,但是他們是不是感激中國,很難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