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文革檄文驚天下 誰讓這份“大字報”出籠?


文革檄文驚天下,誰讓這份“大字報”出籠?
文革檄文驚天下,誰讓這份“大字報”出籠?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40 0:00

過去一星期,中共黨政軍喉舌及多家官媒突然同時轉發退休編輯李光滿的一篇文革式的自媒體文章,歡呼當局近期在私企和娛樂領域的一系列整治是一場“深刻的革命”,將“滌蕩一切塵埃”,阻擋這場變革的“將被拋棄”。

文章預示中國將出現“紅色回歸”、“血色回歸”、“英雄回歸”,引發社會各界震動。

《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在微博發文,痛斥這篇文章以特殊的檄文口吻描述中國正在發生的變革,期待運動式的革命即將來臨,“確屬嚴重的誤判和誤導。”

是誰在敏感時期下令官媒刊載這篇文革式的戰鬥檄文?素來維護官方立場的胡錫進為何敢於跳出來唱反調?中共哪股政治勢力出於何種目的竟要訴諸文革方式?

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主席王軍濤認為,李光滿的文章表達了中央最高層希望傳遞的聲音。而民間把它比喻為“炮打司令部”,表達了一種反感和反對的意見。

他說:“我覺得齊刷刷地轉載這件事情肯定一個非常特別的事情,說它不正常因為李光滿沒什麼大背景,他是一名退休編輯。他是在自己的自媒體上發表這篇文章,結果官媒齊刷刷轉載,當然這是個異同尋常的現象。我覺得官媒都轉載,說明它確實傳達了一個重大的政治信號,而且這個政治信息是上面要求傳達的。這個信息之所以把它比喻成'炮打司令部',我覺得第一說明人們有種驚恐;第二就是反感。為什麼呢?因為文化大革命就是從批《海瑞罷官》文化界現像開始,好像是要搞文化的一場革命,最後變成一場全面的政治運動,把整個黨政係都推翻。從歷史上看,最早提出貼大字報的也不是毛澤東那張'炮打司令部'的大字報,是聶元梓在北大貼的大字報。所以我覺得李光滿這篇文章更像是北大的。大家為什麼感到驚恐呢?擔心官媒在轉載的時候是不是習近平也有篇秘密的批示,讓它轉載,這種批示類似於'炮打司令部'。毛澤東'炮打司令部'大字報就是在1966年8月力挺聶元梓的那張大字報,然後搞民間大字報,然後搞起了文化大革命。所以大家比較驚恐,覺得好像一場政治運動就要來了。就像標題山雨欲來風滿樓,這就是風。另一方面,大家反感。對'炮打司令部'這篇大字報共產黨是有定論的。共產黨中對文化大革命有記憶的人,絕大多數甚至是全部都是對文革抱著否定態度,因為不否定文革的都被清除出去了。當初是被三種人,還有四人幫,或者林彪案的審判者,還有審查,都給他們拆除了已經。所以人們用這樣的比喻就是表達對這種現象的一種憤怒。即使背後有最高領導人在操盤,大家把它比喻為炮打司令部也是表達了一種反感和反對的意見。”

中國官媒《環球時報》雖然轉發了李光滿的文章,但該報主編胡錫進出人意料意發博文痛批李光滿的文革思維,誤判形勢,誤導民眾。《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認為,胡錫進反駁李光滿反映了中共黨內明顯出現了不同聲音。

他說:“是的,胡錫進的環球網也轉載了,說明轉載是奉命行事。可是他個人並不認同,所以在個人自媒體上發文反駁。在發表這篇反駁文章前,他就已經在自媒體上發牢騷了。說'想想自己這些年來講述過多少不嚴謹的話。想想每次台上發言,台下舉著手機錄拍。下一個社死的會不會輪到老胡呢?想著想著就瑟瑟發抖起來。'這說明胡錫進不只是對李光滿這篇文章反感,他對近來越來越緊張的政治氣氛都有反感。他拿社死說事,原來說社死指的是趙薇這些人,說明他對近來的社死狀況不滿意。所以不僅是對李光滿的文章不滿意。另外他對李光滿的文章反駁調門兒很高。他說'你這個文章感覺好像這個國家要告別改革開放以及十八大以來的基本路線方針政策,要形成某種秩序顛覆,真的要革命。'他給李光滿上綱上得很高。所以他確實嚴重誤判誤導了。他還說到在體制內接觸到很多人,無論在會上還是私下場合,從沒有聽說過中國正在出現李光滿文章所描述的政治動向。胡錫進的文章當然是體制內的觀點,但是他和李光滿的觀點不算是互補性質的,不是說一個紅臉一個黑臉。是在體制框架內,確實是很嚴肅的不同的聲音。所以不能因為他們都是體制內,就低估這種分歧的重要性。”

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主席王軍濤表示,中國官媒齊聲轉載李光滿這樣一個小人物的文章,很有可能是得到中共某位主管宣傳系統的政治局委員這一層級的高官授意後,拿著放大鏡到中國的公共媒體空間上去捕捉這樣的文章,然後進行轉載。但當這一操作的輿論效果不好時,《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抓住機會發文立功。他也認為,另一種可能性就是中共黨內有人想“黑”習近平。

他說:“所以我覺得也可能李光滿這篇文章當時有人找來就因為跟習的一個什麼講話契合了,人家故意黑他。這個我覺得也是有可能的。因為現在黨內鬥爭跟文革鬥爭又不一樣了,這些人誰也不是老毛帶出來的人。他們肯定要用各種陰招、損招去害習近平。”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認為,從習近平的角度,他仍然希望用所謂“革命”的說法起到一定的震懾作用,從而確保自己在明年的中共二十大上連任。

他說:“所以我覺得現在習近平這種做法頂多是把李光滿的說法,按照《南華早報》透露的,會把它降降溫。但不會像胡錫進說的那樣,基本否定他。說明他還是想造成一個相關的威懾的結果,讓人家不敢發表異議。所以他不一定馬上就是要對黨內高層搞大清洗,不一定是那個信號,主要還是在於威懾。當然他知道如果不強調對黨內高層的威懾,他的位子就坐不住。反過來把這個威懾加太大了,恐怕會激起意想不到的事變,那也很麻煩。”

(美國之音記者尹暄對本文亦有貢獻)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