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共操控下 微信一家獨大


中共操控下 微信一家獨大。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5:54 0:00

中國的集通信、社交和移動支付等諸多功能為一體的手機應用微信(英文品牌WeChat)因其受中國共產黨當局的任意操控在中國國內外一直受到廣泛的詬病,並且也成為美國特朗普政府以保護國家安全為理由力圖取締的對象。在美國行政當局和微信在美國的用戶仍在為行政當局在取締微信進行法律鬥爭之際,因得到中共當局支持而獲得壟斷地位的微信給個人自由和社會以及國際社會帶來的巨大風險也持續受到關注。

懸而未決與清晰明瞭

12月23日,特朗普政府要求設在舊金山的北加利福尼亞州地區法院駁回美國的微信用戶對特朗普總統8月宣布的限制美國國內微信應用的行政令的法律挑戰。特朗普總統以中國政府能夠通過微信獲取用戶數據從而威脅美國國家安全為由下令限制微信應用,微信在美國的用戶隨即以總統行政令侵害他們的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所保障的表達自由和宗教自由為理由對該行政令提出法律挑戰。美國法院阻止了該行政令的執行。

該行政令限制並實際上取締微信在美國的應用是否違反美國憲法?在憲法保障的基本自由和國家安全發生衝突的情況下,應當如何權衡利弊從而使美國能夠最大限度地保障基本自由和國家安全?美國總統是否有權以國家安全為理由發布這樣的限制/取締令?這些問題在美國目前都是懸而未決的問題,有待於美國法院進行進一步的聽證、審理和判決。相關的法院已經安排2021年元月就此進行聽證。

同時微信在中國的廣泛應用加上中國缺乏保護公民隱私權的法律法規,使中國公民所面臨的風險和危險也受到愈來愈多的注意。

中國法律人浦志強表示,中國人的個人隱私隨著疫情的流行以空前的規模被暴露,現在出行乘車、進入哪個機關辦事,出入某個居民樓都要出示健康碼,很多地方還要人臉識別,這雖然有公共安全方面的必要性,但是否有必要擴張到這樣的無孔不入的程度,哪些是必要的公民隱私權的侵入,在這方面似乎沒有什麼法律法規可依,似乎任何人都可以來檢查你。

在浦志強看來,微信或中國的互聯網的一個特別突出的問題或風險是中國的法治不健全,因言治罪的事情時常發生。他說:“在微信或網絡上,有很多人說到了某些似乎在某一個時間點上相對比較敏感的話題,或者批評了某個地方政府某些工作人員的某種不得體的措施,他們就有可能面臨刑事指控,或者是最終被判決有罪。這種情況都發生過。”

浦志強接著表示,在一個現代的法治國家,根本就不會有所謂的敏感之說。一個人的言行只要用合法不合法來判斷就夠了;所謂的敏感是一個寬泛模糊、可以被當局任意操控的概念或標準。

中國法律學者、紐約城市大學亨特學院兼任教授滕彪說,現在人們已經看得愈來愈清楚地看出中共當局所推行的那種高科技極權主義超越了英國作家喬治·奧威爾在其名著《1984》中描寫的那種對社會大眾進行無孔不入的控制的集權獨裁。在現行的中共一黨獨裁制度下制度下,公民幾乎沒有隱私可言,這種局面對社會危害極大。

滕彪說:“微信成為高科技監控體系的一個重要一環,因為絕大多數中國網民,或者說幾乎所有的網民都有微信,並且在很大程度上依賴微信,這樣的全面的監控就使民間的自由思想的傳播,尤其是民間的社會運動的組織和聯絡變得愈來愈困難,幾乎不可能。”

微信用戶的經驗談

從它誕生的第一天起就,就有很多人擔心微信可能成為中共當局以超越法律的方式監控和利用用戶個人信息的工具。隨著時間的推移,人們的這種擔心愈來愈強烈。

中國法律人謝燕益的說法是:“一兩句話講就是,你的所有的隱私,包括你的財產,包括你的個人私生活,你的一切行踪,甚至你的一切行為習慣,你的所有個人信息通訊都在所謂的微信監控當中。”

謝燕益就此進一步解釋說,這種全面的個人隱私暴露等於就等於把自己完全不設防地暴露給他人,這些個人隱私信息也暴露出你的個性弱點,這種局面意味著重大的風險,意味著從財產到安全,到你的個人尊嚴都暴露於風險、危險,意味著你的命運,你的一切都被他人掌握。那些掌控你個人信息的人,用這種信息會幹什麼,誰也不清楚,後果不堪設想,也無法想像。

美國《華爾街日報》12月22日發表報導,標題是,“微信在中國成為無所不在的強大監視工具”。該報導指出,中共當局可以利用微信來監控用戶的行踪和言論,對用戶實施懲罰,懲罰措施包括任意銷號,導致用於聲譽受損,因為被銷號的用戶的朋友圈的人會以為該用戶是一個有麻煩的人。

但在謝燕益看來,微信動輒就對用戶實施銷號處罰的做法所造成的損害遠遠不止這些。他說,“無論是從個體還是從社會來說,它的危害是遠遠超過我們的想像的。我們可以簡單地說。從個人來講,在信息化的社會環境中你在微信中的存在就相當於你的生命,是你的電子生命,虛擬生命。你的幾乎一切所謂社會生活,你個工作,你的家庭,包括家庭生活,你與個人和群體的互動關係都在這上面。這也包括我們剛才講的,你的財產,你的金融,你的消費,你的旅行,你的言論,你的呼救,你的安全都在上面。這當然也包括你的信譽。”

謝燕益接著以他的個人經歷就此做出了進一步的說明。他說,“比如我本人的微信就被違法地封號、禁言、刪除不止一次兩次十次,甚至幾百次。我微信號從(推出微信的公司騰訊的另一款即時通信軟件)QQ開始就不知道多少個了。這無異於它對你判處死刑。你一個現代人,你在信息條件下,剛才我們說了微信有這麼功能,這無異於對你的一種摧毀,一種毀滅。”

從信息自由流通對社會發展和社會大眾的福祉的角度來看,謝燕益認為在中國一家獨大、在可見的將來還難以看到替代品的微信肆意封殺用戶和社會大眾的發言權,封堵他們的信息獲取對整個社會還有更大的危害。

謝燕益說:“言論自由和獲取信息權利這可以說是第一權利,第一自由。如果在這方面做得好,尤其是在公共領域的公開和透明度,在避免天災人禍,在促進社會的良性循環和發展方面,它是裨益無窮的。反之,如果獲取信息的權利被任意侵奪、閹割,那對社會的傷害就是災難性的,可以說是萬劫不復的災難。這種災難永遠會超乎你的想像。”

謝燕益在這裡所說的信息自由流通對避免天災人禍至關重要的說法顯然是跟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印度裔經濟學家阿馬蒂亞·森的觀點遙相呼應。

阿馬蒂亞·森說:“人類饑荒史的一個重要事實是,沒有一次大饑荒是發生在有民主政府和出版自由的國家。饑荒發生在古代的王國,發生在當代的專制社會,發生在原始部落,發生在現代技術官僚獨裁的國家,發生在帝國主義統治的殖民地經濟,發生在專制統治或一黨專制的新興獨立國家。但是,在那些獨立的,實行定期選舉的,有反對黨發出批評聲音的,允許報紙自由報導的和能夠對政府決策的正確性提出質疑的,沒有實行書報出版檢查的國家,從來沒有一個發生過饑荒。”

中國國內也有許多學者指出,中國在1950年代末和1960年代初餓死數數以百萬計、千萬計的人造大饑荒之所以能發生,一個必要的條件就是言論出版自由的闕如和信息獲取通道的被封鎖,媒體被中共當局全面掌控使以毛澤東為首的中共政權可以不受批評,可以有權任性,為所欲為,一意孤行,餓死的人只是無聲無息地死去。

中共信息操控禍及全世界

中共政權對國內輿論和民眾信息交流的控制通常被其他國家認為是中國特色,中國內政,雖然令人遺憾,但與國際社會沒有直接的利害關係。然而,隨著經濟全球化的進展,中共實行的輿論和信息操控做法對國際社會的直接影響以至今難以看到的盡頭的全球性大災難即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大流行的方式凸顯出來。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如今傳遍包括南極洲在內的世界各大洲。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發布的每日全球疫情動態報告說,截至12月27日,全世界確診感染病例接近八千零八四一萬,死於疫情的人接近一百七十七萬。

疫情發生以來,世界各國分別採取的應對措施的公平性和有效性引起種種爭議,但國際社會沒有爭議的是中共的信息封鎖導致本應當是中國的一個地方性公共衛生危機發展為世界性大災難。包括中國的盟國伊朗在內的許多國家公開指責中共當局在疫情發生之初封鎖消息,導致成千上萬的中國人不知情並因此而中招;在疫情掩蓋不住之後,中共當局又竭力淡化疫情,甚至為此激烈抨擊美國限制跟中國的民航交通。伊朗衛生部發言人數次公開抱怨說,中國當局的這種做法是跟全世界玩了一個令人痛苦的惡作劇。

在掩蓋疫情從而導致新型冠狀疫情爆炸性增長並使之由武漢一地擴散到全中國和全世界的過程中,微信及其無孔不入的私人信息監控扮演了一個突出的角色。去年12月,武漢醫生李文亮在自己的私人微信朋友圈中與另外7個醫生朋友分享了有關正在迅速發展的疫情的信息並提請他們注意自己和家人的安全。

中共控制下的中國中央電視台在2020年元旦反複播發8人傳播疫情謠言被傳喚的所謂新聞。中共的信息封鎖、輿論導向輔以公安部門的大棒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中國醫務人員在中國央視大張旗鼓地反複播發8人傳播疫情謠言被傳喚的所謂新聞之後無人再敢談疫情。

中國的疫情藉著中共的信息封鎖、輿論導向和武力威脅獲得大發展,最終大爆發,最終導致中共當局不得不祭出人類歷史上規模空前的封城措施。隨後李文亮死於疫情即中國官方所說的謠言,中國的疫情與此同時擴散到世界各國。

微信與美國政治的糾葛

今年8月,美國總統特朗普以保障國家安全為理由下行政令,力圖在美國大大限制乃至禁止微信應用。微信由此跟美國政治正式有了糾葛。目前還在持續中的糾葛有待於美國法院做出裁決。

同時隨著美國的總統大選的來臨、結束和結束之後有關大選是否有大規模舞弊的爭議的展開和持續,微信跟美國政治的糾葛又有了新的表現,其主要表現是微信上形形色色的有關大選的陰謀論大量流行,關於大選出現大規模舞弊的傳聞大量流行,儘管美國各級法院和美國司法部長巴爾否認大規模選舉舞弊之說。

截至目前,特朗普及其團隊向包括美國最高法院在內的各級法院提出的有關總統大選大規模舞弊的幾十件訴訟都被駁回。法院駁回那些訴訟的主要是理由是,訴訟原告未能出示令人信服的證據。

在這種情況下,微信上傳出一種似乎是諷刺的說法:“所謂的大選舞弊沒有一個得到法院的認可。究其原因,在於川普(特朗普)及其律師團隊不懂中文,微信上堆積如山的大選舞弊的證據,他們竟然一個也沒看到。想想政權就這麼被顛覆,真是可惜啊。”

紐約城市大學亨特學院兼任教授滕彪對中國當局控制下的微信大量傳播有關美國大選陰謀論的評論是:“那些(有關美國大選的)陰謀論、假信息、謠言也在微信上大行其道。中國政府在技術上完全可以控制、刪除這些假信息和謠言,就像它可以控制批評政府的言論一樣。但是,(微信上的)謠言可以達到如此之大的規模,產生如此之大的影響,這也說明中共是在故意的放任這些謠言的流行和蔓延。”

滕彪接著說,不少中國國內的一些著名學者現在還相信1月20日之後,特朗普還會繼續是總統,,這種局面非常可笑也可悲。

微信的壟斷地位的未來

儘管微信的種種弊端乃至劣跡早已經十分明顯,但滕彪認為微信在中共一黨獨裁體制下獲取的壟斷地位在可見的將來不會明顯的變化。他說,微信應用廣泛,既是信息發布平台,也在線支付平台,現在還加上了健康碼應用;即使用戶的通信可以轉用其他平台,微信的在線支付之類的功能還是無法轉移到別家;就在美國的華人用戶而言,他們可以放棄微信,但國內的親人,老人無法放棄,因為他們不會用別的。

中國法律人謝燕益則表示,作惡多端的微信在短期內難以取代,但長遠來看它會因為其壟斷地位和肆無忌憚的作惡而衰亡,就跟獨裁政權一樣。謝燕益補充說,他說這話不是特指哪個政權或國家,而是指人類的歷史普遍規律。他舉例說,在這方面百度也是一個好例子,它雖然起步跟谷歌相比不算太晚,也一度很風光,但它利用其壟斷地位作惡多端,賣假藥,賣假廣告,名聲掃地,現在成了成了一個很爛的企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