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分析:北京是否繼續履行知識產權保護承諾有待觀察


美國總統特朗普以及副總統彭斯2020年1月15日出席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定簽署儀式(路透社)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43 0:00

白宮發布了最新美國年度知識產權報告,稱特朗普政府與中國政府簽訂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是應對北京侵犯知識產權行為的可執行性文件。分析人士說,北京未來幾年如何以及是否繼續兌現承諾還有待觀察。

白宮星期一(1月4日)公佈了由美國知識產權執法協調員向國會提交的年度知識產權報告。報告指出,作為持續應對中國竊取美國知識產權和強迫轉讓美國技術行為措施的一部分,美國政府按照特朗普總統的指令,對來自中國的商品徵收了幾輪關稅。

特朗普總統在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晤時,討論了美中兩國貿易的長期不平衡現象,以及兩國如何共同採取具體步驟來解決大規模貿易扭曲問題;其中包括解決中國的市場准入限制和技術轉讓要求。華盛頓認為,北京的這些市場准入限制使得美國公司無法在中國境內公平競爭。

報告認為,美中兩國在2020年1月15日簽署的第一階段貿易協定,是

一項歷史性且可執行的貿易協議。該協議要求在知識產權、技術轉讓、農業、金融服務、貨幣和外匯等領域,北京必須對其經濟和貿易體制進行結構性改革。

北京是否在兌現承諾

特朗普總統執政四年來,針對美中貿易不平衡問題和中國侵犯美國知識產權問題打響了美中貿易戰。除了向來自中國的商品徵收高額關稅之外,美中達成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可以視作是特朗普政府的一項重要遺產。

特朗普強調,美中第一階段協議是一項有意義和完全具有可執行性的貿易協議。在美國政府新舊交替之際,美國各界十分關注北京在過去一年來是否在積極兌現了協議中對知識產權保護的承諾。經貿分析人士對美國之音表示,北京的確已經採取措施兌現承諾,但是未來如何發展還有待觀察。

美國弗吉尼亞大學(University of Virginia)商學院教授陳朝暉認為,到目前為止中國政府一直在履行協議,特別是在知識產權保護和開放金融市場方面。

不過,陳朝暉說:“未來情況如何,將取決於拜登政府如何執行。如果他繼續向中國施壓,我想北京會繼續履行承諾。”

公共政策博客RealityChek 創辦人艾倫·托納爾森(Alan Tonelson)對美國之音說,需要回顧的是,美中第一階段協議是在去年2月中旬才生效的,北京有兩年時間去實現協議中規定的目標。

托納爾森說,至於北京對於減少或消除各種貿易和其它掠奪性經濟行為的承諾,包括強行轉讓技術換取市場准入和知識產權盜竊行為。如果特朗普連任成功的話,相信他會繼續關稅威脅的政策,並且可能對中國施加關稅,強迫北京履行承諾。

“但拜登不太可能使用此類措施。我懷疑拜登會在這方面做更多的工作,可能只會試圖重啟一些談判,希望能夠說服中國在沒有關稅壓力的情況下,能夠進一步徹底地遵守協議。這個希望恐怕是徒勞的,” 托納爾森說。

美中“第一階段協議”是否能持續執行?

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的經貿專家認為,美中貿易第一階段協議是否能夠持續執行下去,完全取決於拜登上任後以後的政治意願和決心。

資深經貿分析師托納爾森認為,展望未來幾年,北京執行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記錄,幾乎完全取決於拜登是否願意採取高度向美國傾斜的執法體係來懲罰北京的違規行為。

“我目前還沒有看到拜登當選總統願意這樣做的任何跡象,” 托納爾森說。

弗吉尼亞大學教授陳朝暉也表示,北京如何或是否會繼續執行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完全取決於當選總統拜登的中國政策;而目前還不清楚拜登到底會採取怎樣的中國政策。

“我的猜測是, 拜登至少最初不會像特朗普那樣咄咄逼人。但如果中國不堅持執行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我認為美中衝突可能會升級,”陳朝暉說。

分析人士普遍認為,華盛頓兩黨議員日益強烈和一致地認為,美國必須正視中國對經濟和貿易政策的濫用;這意味著華盛頓有強烈的政治意願去製止中國的知識產權盜竊行為。

不過,托納爾森對此並不表示樂觀。他認為,拜登甚至可能會對更多美國工業門類給予關稅豁免;當然對這些工業門類的豁免即使是特朗普繼續執政也願意批准。

“因此,中國可能會減緩在第一階段增加美國產品進口的承諾,並且進一步拖延實現既定目標的期限。不過有一個例外,在可預見的未來,由於需要引進外資,以滿足其不斷膨脹的債務需求,預計北京將繼續開放美國和其它外國進入其本土金融市場,”他說。

拜登任內美中脫鉤是否會繼續

在特朗普總統開啟對中國的貿易戰之後,輿論界便有美中“脫鉤”的呼聲和議論;經貿界一些分析人士甚至認為,其實美中在經貿領域的脫鉤已經開始了。

儘管分析人士多數認為,拜登上台後受到國會兩黨一致的壓力,不會立刻取消特朗普時期的強硬關稅政策。但是,美中經貿領域的脫鉤是否會繼續走下去?

公共政策博客RealityChek 創辦人托納爾森對美國之音表示,預期“脫鉤”會走得越來越遠;只是速度可能會比較緩慢。這主要是因為中國的監管制度仍然非常不可信任,而且北京好戰的外交政策會繼續帶來地緣政治風險。

“但以上所述,金融業將是一個重要的例外;因為中國在這方面一直在採取自由化措施,而且美國和其它金融公司在中國看到的是如此巨大的機遇,” 托納爾森說。

弗吉尼亞大學教授陳朝暉也認為,美中是否會繼續脫鉤,完全取決於拜登的中國政策。

“我認為,目前大多數脫鉤現像是兩國之間廣泛對抗的結果。如果將來美中關係沒有改善,那麼脫鉤將會繼續下去,”他說。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