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俄祭出核武威脅 中國靜觀美日歐反應作為日後可能侵台的參考?


俄羅斯總統普京。

烏俄戰事超過兩週仍未見趨緩。俄羅斯總統普京公開威脅要動用核武,讓全球緊張氣氛再升級。有專家認為,中國在觀察美日歐的反應,作為未來入侵台灣時是否也以核武威脅阻止西方國家介入的參考。

不直接對台動用核武

俄羅斯舉兵侵略烏克蘭已超過2週,戰事未見趨緩。俄羅斯總統普京2月底下令將核武力量調至“高度戰備狀態”,頓時讓全球緊張氣氛再升級。分析人士認為,中國正在緊密關注歐美日等國對烏俄之戰的反應,作為入侵台灣時的參考,其中動用核武威脅可能是選項之一。

台灣國立師範大學東亞學系系主任林賢參認為,中共以核武威脅台灣的可能性趨近於零,因為它的目的是要統一治理擁有高科技產業的台灣。

他對美國之音說:“對中共而言,台灣是個金雞母,對他的國力增強是個大補丸。和平統一無望的情況下,最好是最低限度的武力行使奪取台灣,最低限度的硬件與軟件破壞、最低的人員死傷。對台灣進行核武攻擊,先不論國際社會的輿論反應,單單是一個遭到核武攻擊過後的台灣廢墟,對中共來說,不但沒有價值,反而是個重大負擔,核攻擊過後殘存的台灣人,人人與中共有不共戴天之深仇大恨,不可能乖乖地當順民接受統治。所以,中共對台進行核武威脅、甚至進行核武攻擊,都是假議題。”

林賢參表示,中共只會效法普京以核武威脅美日歐不得介入台海戰爭,透過環球時報等媒體或軍事研究人員釋放出核威脅的訊息,以虛張聲勢的謀略作為迫使美日歐讓步。

日本一橋大學法學部教授秋山信將(Nobumasa Akiyama)也認同這個看法。

他在接受美國之音的採訪時說:“除了國土破壞的因素之外,考慮到戰爭結束後的治理困難,其實基本上使用核武攻擊並不是容易的選項。從這個意義上看來,俄羅斯的核威脅似乎集中在阻止其他國家的干預。另一方面,無核武的烏克蘭對俄羅斯的侵略表現出強烈的抵抗力,並沒有輕易讓步,這種自衛努力和強烈的戰鬥意願,是獲得外國持續支持的重要因素”

秋山信將表示,台灣有多少戰鬥意願會影響美日歐支持台灣的強度,也會是中國衡量是否動用核武威脅的指標。

烏俄之戰美國態度為台海指標

烏俄戰事緊張之際,美國總統拜登指派由美國前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穆倫(Michael Glenn Mullen)率領的資深代表團於3月1日至5日訪台,分析人士認為,此行的重要目的是嚇阻中國。

日本一橋大學法學部教授秋山信將表示,雖然這次美國並未揮軍介入烏俄戰爭,僅是提供軍事援助與經濟制裁,但這也足以讓普京視為對俄宣戰而威脅要使用核武。中國也在關注美國如何行動對應,作為美國在多大程度上支持台灣的參考。

他說:“目前尚不清楚美國是否因為俄羅斯的核武威脅而對支持烏克蘭有所顧忌,不過如果'美國被嚇倒'的觀念傳播開來,或者如果中國這樣解釋,那麼中國當然會效仿俄羅斯的方式,設想在台海問題上單方面提高其核賭注來阻止美國干預。”

秋山信將指出,雖然美國依然秉持“戰略模糊”的政策,但烏俄局勢牽動中國對於美國介入台海問題的臆測,因此拜登政府派出陣容龐大的特使團,目的就是讓中國明確知道,美國在可能的台海戰爭上的態度。

目前為止,中國總共有兩次明確表示,如果美國介入台海衝突,中國將以核武威脅美國。第一次是在1995年時任台灣總統李登輝訪美後,兩岸關係發生變化,中國解放軍副總參謀長熊光楷對前美國助理國務卿傅立民(Charles Freeman)提出,“洛杉磯可能遭到中國核武攻擊”的警告;第二次是2005年7月14日,中國國防大學防務學院院長朱成虎少將回答記者問題時表示:“我認為,我們將必須以核武反擊”。

台灣國立師範大學東亞學系系主任林賢參表示,一旦中國自認為其核武力量已經足以嚇阻美國對其進行核武攻擊,或者是足以穿透美國飛彈防禦系統的高超音速導彈發展成熟,對美日歐進行核訛詐的可能性將升高。一旦美日歐對此做出反應,就可能進入戰爭邊緣。但烏克蘭遭到俄羅斯侵略時,歐美未以武力介入,部分大國因經濟與能源問題而未積極配合經濟制裁,也可以此作為美日歐對台海問題的應對之借鏡。

他說:“如果場景換到無關歐洲安全的台海戰場,西歐主要大國能否願意犧牲與中共經濟往來的利益,大有疑問,更不會敢於出面迎擊中共的核武恫嚇。至於美國面對中共核武威脅,能否甘冒核戰風險而跟中共較量,就端賴於台灣在美國抗中戰略中的重要性,是不是關係到美國的關鍵(vital)或核心利益。中共論者大都主張,台灣問題是中共的核心利益,不是美國的核心利益,美國應該不致於甘冒核戰風險而出兵協防颱灣。”

台日需加強綜合威懾

日本一橋大學法學部教授秋山信將認為,美國此前明確地將注意力移轉至印太地區,以中國為首要對手。如今烏俄戰爭爆發,未來美國將面臨如何在歐洲與印太的戰線上分配有限資源的問題。

他說:“這將取決於烏俄戰爭的結果。如果普京明顯地失敗了,美國會維持將重心放在印太的立場。如果普京政權得以維持現狀,那麼未來俄羅斯依然是威脅,將迫使美國對歐洲做出承諾。在這種情況下,台灣與日本就必須更加強自身的防衛能力與雙方的軍事合作,因為以美國的軍事資源不可能同時打兩條戰線,又不能放棄任何一條戰線,如果不考慮動用核武,就必須依靠其他國家的能力,這就是'綜合威懾'的含義。只是東亞國家的軍力架構仍處於中心輻射狀態,可能會成為有效合作的障礙。”

對於日本在台海衝突上的應對,林賢參認為,雖然日本保守派政要近來不時地公開聲稱“台灣有事,等於日本有事”,但是日本民意與國會在中共核威脅下能否做出相同反應,仍需要再觀察。

他說:“如果台灣遭到中共佔領,日本南下南中國海、連結印度洋的海上交通線(生命線)受制於中共,將迫使日本做出涉及國家命運的重大抉擇,一是選擇繼續追隨美國,但是進一步發展自主防衛力量(核武裝成為選項)以抗衡中共;二是選擇終結日美同盟,改扈從(bandwagon)於中共。”

林賢參指出,中共對台愈發強勢的態勢,再加上俄羅斯的核訛詐,將成為日本徹底改變戰後以來的防衛政策之契機,預估會反應在年底日本國安三文件的修訂中。

對話、合作、民主化並行

日本一橋大學法學部教授秋山信將表示,中國也在密切觀察台美日三方對於台海安全的反應與改變。

他說:“從這個意義上說,台美日之間在防衛合作上的溝通和協調過程,應該隨時意識到中國也在觀察與分析,有必要建立起三方的共同語言,才有可能建立有效的綜合威懾機制,讓中國有所警惕,達到避免台海戰爭的目的。”

台灣國立師範大學東亞學系系主任林賢參認為,以兩岸軍力對比,台灣在無外援情況下是毫無勝算的。因此台灣應該採取守勢,避免戰爭,不過這並非意味著台灣要屈服於中共要求。

他說:“不能戰,要守;不能守,要避。台灣需要儘速重新建構兩岸雙方都能接受的對話基礎與架構,透過對話以降低敵意、避免誤判。另一方面要秘密建立與美日澳等國的國防合作管道,惟應避免發展核武。並且要關切並支持中國內部的人權議題與民主化發展,才能弱化中共在台海議題上的民族主義動員力量。”

林賢參表示,兩岸對立的戰場,台灣應該選擇民主主義(Democracy),而不是民族主義(Nationalism),才能有效地降低台海戰爭的風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