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代表都齊了 習近平的野心只差一個橡皮圖章


中國上海街頭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4:41 0:00

數千名來自中國各地的代表齊聚北京,準備出席一年一度批准立法、共商國是的人大、政協“兩會”。

儘管批評者認為,“兩會”不過是當局的橡皮圖章,但是習近平仍然需要這枚圖章,為幾項重大修憲建議和立法蓋章,為將他的權威提升到和毛澤東平起平坐提供法理依據。

今年的政協和人大會議將分別於3月3日和5日在北京開幕,為期兩週。

“這次'兩會'應該是'六四'後最緊張的,矛盾幾乎公開化,”旅美學者胡平說。

和許多關注中國政局的觀察人士一樣,胡平認為, 本屆會議最大的看點無疑是國家主席任期限制問題,“這個議題是權力鬥爭兼路線鬥爭的集中體現。”

本週日(2月25日),官方通訊社新華社報導,中共中央委員會建議修憲,取消國家主席、副主席任期不超過兩屆的規定。

取消這一限制,習近平就可以無限期地留任國家主席。

路透社這個星期的一篇報導援引接近中共高層的消息來源說,習近平在推動修憲時沒有立足於黨內共識,而是使用了極端強硬的方式。

胡平說,習近平“霸王硬上弓”勢必冒犯很多人。他在最新撰寫的一篇評論文章中分析說:“圍繞著取消任期限制,中共上層爆發了一場激烈的權力鬥爭,並且為下一場也許更激烈的權力鬥爭埋下了伏筆。”

在中國民間,這則消息也引發了前所未有的反對聲浪。不過,普遍預料這些建議會在大會上通過。

“ 但接下來恐怕會有清洗,那些先前表示過反對的某些人難逃一劫,”胡平說。

紐約大學法學院教授孔杰榮(Jerome Cohen)說:“我確信習近平會得到他想要的。問題是,習近平願意花多大代價來獲得壓倒性支持。”

在中國,修改憲法需要全國人大全體代表三分之二以上通過。上一次修憲是在2004年,在2890名代表中,只有10票反對、17票棄權。

孔杰榮對美國之音說,一個值得關注的有趣問題是, 這一次當局會允許多少反對票。

“他們會願意展示3000張選票中有3、4張反對票,還是會允許1、200張反對票?”他說,“如果有很多反對票,他們會如實公佈嗎?”

在今年“兩會”上,比取消國家主席、副主席任期更讓孔杰榮憂心,在他看來或許也更具爭議的是,設立國家監察委員會和施行《國家監察法》。

這個習近平大力推動的新機構不僅對8900萬黨員有管轄權,還將所有政府出資的企事業單位中多達6200萬員工涵蓋進來。國家監察委員會將掌握一系列偵查權力,包括以一種叫“留置”的新制度將嫌疑人拘押達六個月之久。

“他們不用'拘留'這個詞,也不用'逮捕'這個詞,可是'留置'就等同於拘留和逮捕!” 孔杰榮說。

這位有著中國法律問題泰斗之稱的學者說,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37條規定,只有公安機關才有權逮捕,檢察院才有批准逮捕的權力,但是新設立的國家監察委員會卻擁有同等的權力。這違反了《憲法》第37條, 除非中國修改這條憲法,允許“留置”。

“應該有人出面挑戰這個問題,”他說,“這關乎這個新機構的合法性和合理性。”

孔杰榮說,人們無法期待現任政府能讓中國在未來幾年內走上言論自由、法治、保護政治和公民權利的道路,但是這並不意味著中國的前路就是一片晦暗,因為習近平的強勢和壓迫性政策必將引發更大的反彈,不僅在當下,而且在未來很多年裡都會產生影響。

“要知道,就連毛主席也沒萬壽無疆,”他說,“我相信習近平也不會永遠掌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