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英關係何去何從?


英國約翰遜首相1月15日發表關於Covid-19 的講話。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03 0:00

英國與中國的關係因為香港、華為5G建設和禁止新疆勞動營產品而持續降溫。英國議會則擬在本週提出中共在新疆對少數民族進行種族滅絕的議案。英國如今在歐洲扮演對抗中國領頭羊的角色,約翰遜政府不怕得罪北京嗎?中英關係將走向何處?

約翰遜首相上週告訴英國國會議員,英國需要警惕國家基礎建設安全,但英國不應存有“中國恐懼症”。約翰遜說,與中國對話和呼籲重視人權“不應妨礙英國與中國發展富有成效的關係。”

約翰遜此刻發出這番話,該如何解讀?英國前外交官、皇家聯合研究所(RUSI)資深副研究員帕頓(Charles Parton)告訴美國之音,約翰遜想表達的是他同意英國外相拉布宣布禁止新疆勞動營產品,但英國也不能忽視中國。他說,與其他許多國家一樣,英國正在重新評估與中國的關係,“我們想要跟中國保持良好關係,但我們不能支持中國無法被接受的行為。”

從香港、華為、新疆到派遣航母南海巡弋,不同於歐盟,英國約翰遜政府都邁出了明確的步伐,與中國抗衡。英國在歐洲率先限制華為5G建設後,中國駐英大使劉曉明警告說:“誰把中國當敵人,就不可能擁有黃金時代”。有27年參與中國事務經驗的帕頓告訴美國之音,中國共產黨的的本能是霸凌,“中英黃金時代早已結束,或者,那是中英誤謬時代,必需重新平衡。”

帕頓說,“中國過去幾年的外交政策,你可以稱它為自信或霸凌,但無論如何,中國想採取的就是強硬的立場”。那麼,中國是否成功了呢?帕頓表示,從澳大利亞的例子看來,北京都沒有達到目的,“我也看不出英國會對中國做出讓步。我認為英國政府正處於製定中國新政策的摸索階段,最近連串發展,是這個過程的一部分。”

英國針對中國已做出正式對300萬持有英國國民海外護照(BNO)的香港公民開放入境英國簽證申請,並有計劃把華為排除在未來英國綱絡建設等重大政策逆轉。若本周國會通過中共在新疆進行種族滅絕動議案,英國對华鹰派議員將據此要求英國政府限制與中國的貿易關係,中英雙邊貿易談判將受影響。面對中國這樣一個全球成長速度最快的大經濟體,脫歐後前景未明和新冠疫情壓力下的英國為什麼甘願承擔風險呢?

英國前貿易大臣、大不列顛─中國中心負責人曼德森(Peter Mandelson)質疑,英國是否正在跳上“反華潮流”,“這不是學生會政治,認為我們可以通過決議以某種方式對付我們不喜歡的國家。我們必須問自己,英國到底要如何與中國交往?”

2020年4月甫成立的保守黨議員中國研究小組則主張對中國採取更嚴格立場。該小組主席圖根哈特說,“儘管外國的干預不是什麼新鮮事,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正在改變我們的學術自由,創新和研究,甚至我們的民主性質, 這是不可接受的。”

對此,帕頓告訴美國之音,英國和中國一樣想要保護自己國家安全和利益,英國有許多人對中國的行為已有警醒,“雖然目前我們在脫歐和病毒壓力下,但我不認為把所有賭注押在中國是必要的長期答案。”

帕頓認為,人們過度誇大了冒犯中國可能受到的貿易投資懲罰和代價。 2012年時因為英國首相會晤西藏流亡領袖達賴喇嘛,中國採取外交冷遇報復英國,但英國對華出口依然成長。

帕頓指出,新疆問題現在更加廣為周知;香港問題尚未結束,中國將在香港進行更多箝制,有太多空間足以讓情況惡化。他預測,“中英關係將會更加緊張”。

儘管英國方面期望中英關係發展不會走向負面,中英雙方不僅貿易,在環保和全球健康等方面,都有許多理由必須合作,但一個巴掌拍不響,對於習近平領導的中共政權,帕頓說: “我不會過度樂觀”。

看待中英關係同時,不可排除美國因素。拜登入主白宮,帕頓認為,華盛頓方面對華態度或許會改變,但政策內容不會變。帕頓告訴美國之音, “英美結盟逾百年,英國不願意在中美間做出選擇,若我們非得選擇,我們必須清楚往那個方向行進。”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