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疫後“一帶一路“ 是日暮西山還是一片坦途


疫後“一帶一路“ 是日暮西山還是一片坦途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3:38 0:00

上個月末中共舉行中央政治局會議,將中國下一階段經濟發展模式定調為雙循環,突出國內大循環。在新政策尚缺乏細節的情況下,會議也沒有提及習近平的招牌外向政策“一帶一路” 倡議。分析認為,中國的回撤,是其在遭遇意想不到反彈後的反應,將促其收斂咄咄逼人姿態,調整在國際舞台上的角色;“一帶一路”雖未日暮西山,但這條從歐亞延伸到全球的路遠非坦途。

受全球疫情影響,交通限制,人員和貨物難以流動,“一帶一路“倡議的許多項目處於停滯狀態。

疫情會逐漸好轉,經濟已經呈現起色,而地緣政治的阻力還看不到消減的跡象。

美國繼續對中國出招,國務院8月25日宣布,對參與中國當局在有爭議的南中國海推進領土主張的24家中國國營企業及其管理人員實施制裁。這些公司中就包括為習近平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跨越亞非及更遙遠世界的“一帶一路”倡議承建基礎設施的國有企業中國交建。

幾乎同一時間,澳大利亞也傳出“一帶一路”的不利消息。澳大利亞總理斯科特·莫里森表示將於下周向議會提交一個對外關係法案。該法案將限制州政府和大學和外國簽訂協議。該法案針對的是維多利亞州。莫里森要用立法的手段廢除維多利亞州和中國簽署的“一帶一路“倡議。

而兩週前,白俄羅斯反對派拒絕承認“歐洲最後獨裁者”勝選結果而爆發抗議示威。白俄羅斯因所處位置,被稱作是“一帶一路”倡議的所謂支點國家之一。反對盧卡申科的抗議示威,也是“一帶一路”投資的政治風險。

新冠病毒疫情進入全球大流行後,美中關係惡化,全球經濟陷入衰退,加之交通大幅縮減,“一帶一路”項目也陷入停頓。當各經濟體忙於應對因抗疫突然停滯的經濟活動造成的嚴重衝擊時,低收入國家處境更是雪上加霜,在經濟衰退之際,許多國家還面臨償貸壓力,瀕臨崩潰邊緣。

這些國家中,不少是“一帶一路”成員國。減債成為迫在眉睫的全球要務。呼籲中國減免借貸國債務或利息的聲音也愈來愈大。但是中國突然沉默下來。

中國簽署了20國集團減債計劃,但沒有做出進一步承諾。史汀生中心中國項目主任孫韻說:“現在我們能夠看到的是20國集團他提出的目前的這個減債計劃。這些我認為是實際上大家都是有共識,就是說對這個問題的存在是有共識的。但是對於問題如何解決我覺得這個共識實際上是比較少。”

這些貸款中,有雙邊、多邊和商業銀行等私人貸款機構等形式。低收入國家欠中國的貸款基本上屬於雙邊債務。一些國家呼籲中國做出更慷慨的姿態。而中國的緘默之下,外界了解到中國的貸款都是採用商業貸款形式,這樣的貸款比多邊機構,如世界銀行,發放的貸款利息更高,還貸期限卻更短。

華盛頓智庫全球發展中心的高級研究員斯科特·莫里斯在一份研究報告中揭示了中國以雙邊借貸形式,採用商業貸款條款,更高的利息給債務國造成更大的壓力。

莫里斯說,中國官員曾以各種方式承諾願意對面臨債務壓力的國家減輕債務負擔,包括簽署20國集團暫緩最貧困國家債務償付倡議。

莫里斯說:“習主席發表了講話。他勾勒出中國提供減債的方式。但說實話,很多細節仍不清楚,比如關於債務減免到什麼程度,會給哪些國家減債等。因此,很難判斷中國能夠在這方面有多慷慨。”

國際發展援助沒有一個有效的協調機構。 20國集團是當前唯一的減債架構。巴黎俱樂部這樣的債權國協調組織,因為在西方主導下,中國也沒有加入的意願。

莫里斯說,長期以來,西方一直希望在減債問題上將中國納入協調行動,但是近年來這種想法已經不那麼現實了,一方面的原因也在於美國對中國更具對抗姿態。他說,這樣的情況下,中國單打獨鬥,以雙邊形式放貸,但這令在減債問題上採取協調行動變得更難。

截止2020年1月底,中國已經和138個國家和30個國際機構簽署了200份共建一帶一路合作文件。在各大洲中,非洲加入“一帶一路”的國家最多,有41個國家簽署了合作文件。面臨債務壓力的國家也大多是非洲的低收入國家。

在有19個“一帶一路”簽約國的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區,目前是疫情重災區,這些國家同樣面臨債務負擔,但它們發現,中國看起來只對非洲做出減債承諾。

在一些簽署共建“一帶一路”文件的拉美國家看來,入了夥,就應該能夠得到能源、道路和港口所需要的資金。但是,他們發現這些年來,中國的資金一直在減少。

在一個幫助拉美國家了解中國的新聞網站Dialogo Chino上,一篇分析提出了令“一帶一路”拉美參與國感到困惑的一些問題。在該文中,拉美智庫美洲對話亞洲和拉美項目主任瑪格麗特·邁爾斯對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有自己的看法。她說:”這是中國用來表達自己對特定國家的發展和增長的承諾的工具。如果一個國家簽署了'一帶一路'倡議,中國將其視為一個非常重要的象徵性的姿態,尤其是在美國和其他發達國家對該倡議發起挑戰的情況下。“

中國重視在被視作美國後院的拉美和加勒比海地區加強影響力,其中一方面原因是因為這個地區有著豐饒的物產和礦產資源。在“一帶一路”延伸到拉美之前,中國已經在這裡投入了大量資金。

許多拉美人對這個倡議感到不解。研究機構LSE南半球(LSE Global South Unit)共同創建人阿爾瓦羅·門德斯說:“就連中國也不知道'一帶一路'到底是什麼。許多事在'一帶一路'之前就存在,只是納入這個框架中。”

門德斯說,拉美人試圖理解這個倡議包含的內容,該地區的決策者常把它與其他事混為一談。但拉美人擔心的是“一帶一路”引發的社會和環境風險。

除此之外拉美人看到向中國大量借貸的委內瑞拉和厄瓜多爾,其債務和GDP比已經很高。全球疫情引發的經濟危機,令其無力償還貸款。

中國認為拉美對“一帶一路”的誤解是因為一些國家有合作熱情,但缺乏主動參與。在中國社科院網站刊載的一篇中國對拉美戰略及影響的分析文章中,作者說,中國在“一帶一路”合作中奉行共商、共建和共享的原則,但許多拉美國家認為“一帶一路”倡議是中國提出來的,應該由中國制定合作計劃。此外,該文還指拉美國家履約能力不足。

中國在“一帶一路”倡議初期的撒錢行為引發了許多負面問題。拉美國家感覺中國資金斷流,一方面因為疫情對經濟有負面影響,另一方面也是中國對外放貸更為謹慎。

史汀生中心的中國研究主任孫韻說:“'一帶一路'前3年他們這種白相項目比較多。他們撒錢的範圍比較廣。那麼從2017年實際上中國就已經在往回收。到2019年的第2次'一帶一路'峰會的時候,中國就已經把'一帶一路'從之前的這個他們說的寫意畫改變成了工筆畫。”

拉美是新冠病毒疫情的重災區。中國則適時展示姿態。

中國駐巴巴多斯大使7月23日在推特上發了一張視頻會議的截圖。圖中,居於中心的較大畫面是中國外長王毅,他的四周是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區13國外長。整個畫面看上去頗能表現中國在這一地區投射影響的努力。

在另一則推文中,當時和王毅共同主持這個中國和拉美外長應對新冠肺炎疫情的特別視頻會議的墨西哥外長向中國表示感謝。王毅在那個視頻會議上宣布,中國決定向拉美各國提供10億美元貸款,確保各國能夠獲得中國最終可能研發出的新冠病毒疫苗。

CNN的網站上,一篇分析報導引用了這個截屏圖。作者寫道,如果你相信中國有成為地區和全球強權的野心,那麼這個截圖看上去頗有寓意:中國像是太陽,其他國家則在中央王國的經濟和政治力量牽引下圍繞著它旋轉。

新冠病毒疫情是導致美中關係惡化的一個原因。美國指責中國隱瞞疫情導致其全球蔓延。拉丁美洲也深受全球流行的新冠病毒疫情的嚴重打擊。和世界其他地區一樣,拉美國家也有針對中國的憤怒情緒。

據拉美智庫美洲對話統計,到6月底時,中國的各種實體已經在拉美和加勒比海地區進行了近300項新冠病毒疫情援助交易。參與該智庫這方面數據收集的邁爾斯對CNN說,她認為中國對拉美的援助的動機主要不在於人道援助。她說,其中當然也有人道因素,但顯然中國也需要確保它在這一地區的形象。墨西哥前駐華大使豪爾赫·瓜哈多也認為,中國“口罩外交”帶有歉意色彩。

在新冠病毒全球蔓延期間,中國在這個通常被稱作“美國後院”的地區比以往更為顯著地展現出其經濟和政治影響力。 CNN報導稱,自今年3月底疫情開始席捲拉美之時,中國就在那裡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據報導,中國已經向巴西、秘魯和阿根廷等國贈送了數十萬隻口罩,以及防護服和呼吸機等醫療器具,馬雲的基金會也向墨西哥捐贈了10萬隻口罩、5萬隻測試劑,以及5台呼吸機等。

起初以歐亞基礎設施投資為重心的一帶一路計劃已經擴張到遙遠的拉美地區。 2017年11月,巴拿馬成為首個與北京簽署一帶一路合作文件的拉美國家。兩年後,這個地區加入一帶一路的國家已經有19個。但拉美4個最大經濟體巴西、墨西哥、阿根廷和哥倫比亞都不在其中。

近日,深陷債務的阿根廷政府表露出加入一帶一路計劃的意願,希望以此得到中國的資金援助。阿根廷已經和中國成為“戰略夥伴”,但是要加入中國的基礎設施投資俱樂部,這個南美大國還需要做出政治上的考慮,因為阿根廷希望和它的最大債權國美國維持良好的關係。

儘管中國在努力加大在拉美的影響力,但美國仍是該地區整體上最大的貿易夥伴,也是外國直接投資的主要來源。美國和拉美長期在文化上的密切關係更是中國難以企及的。

中國在內部經濟和外部反推的壓力下,開始回撤。全球發展中心的高級研究員莫里斯說,中國顯然已經調低了通過“一帶一路”而展示的全球抱負。

莫里斯說:“除了全球大流行和經濟方面的影響,還有中國今後在海外放貸將面臨的巨大風險。我想這讓他們感到有必要對通過'一帶一路'放出的貸款的總體水平,以及借貸國表現出更強的警覺,對風險較大的國家要做出更進一步的分析判斷。”

XS
SM
MD
LG